笔趣阁 > 我只是难过不能陪你一起老 > 第1章

第1章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et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的哥哥很凶而我脾气很好。

    我深深地期盼有一天老天能给我机会让我将他踢翻在地狂踩他十八脚后再用最恶毒的话羞辱他二十四个小时。

    我七岁的那一年,父母离异。

    开始我被判给妈妈,一年以后妈妈结婚,我又被送回了爸爸身边。后来爸爸也结婚了,再后来我的继母怀孕了。最后,我就被送到了叔叔家。

    我的叔叔梁建晖是个极聪明的人,据说他年轻的时候是远近闻名的败家子,最擅长的事就是结交狐朋狗友和吃喝玩乐。他与当时已经在城建局工作的我的爸爸并列我县两大教材,他是反面,我爸爸是正面。据说爷爷的高血压就是被他气出来的。

    后来他不知从哪儿借钱弄来了几辆货车做起了运输生意,靠着吃喝玩乐时打下的人脉,生意越做越大,逐渐涉足各个领域,几年之后,俨然我县首富。

    我爸爸结婚那年,他去了省城。在那个年代,能发财的人都是想法多胆子大的人。据说仅仅高中毕业的他在省城成立了一个科技公司,手底下全是那个年代比较稀有的大学生甚至研究生。

    我周岁的那天,他开着一辆黑色小轿车回来,往我怀里塞了一块成色极好的玉佛,给了妈妈厚厚的一封红包,红包里有整整三百张大钞,惊动了我们那个小县城,从此,他成为我们县所有年轻人的偶像。

    没过多久他结了婚,据说女方家在省城极有权势,但带过来一个儿子,比我还要大五岁。他和婶婶回来的时候并没有将他传说中的继子带回来,但是爷爷闭门不见。

    奶奶只是叹气,私下里我还看见她抹了泪,可是最后她还是给了婶婶一个金戒指。这表明,他们终于承认了叔叔婶婶的婚姻。婶婶明艳动人的脸,客气而疏离,我想象不到这么年轻漂亮的人,竟然有一个比我还大的儿子。

    那天晚上他们住在我们县最好的宾馆,第二天一早便驱车离去。

    大人们的看法我不懂也不在意,可是对美好事物向往的心让我单纯地喜欢这个婶婶,她送了我一件好漂亮的裙子,我没有见过这样与众不同的女人,也没有见过这样漂亮的裙子。

    此后的几年他们很少回来,就连过年也仅仅是回来吃一顿饭,当天来当天回。

    我十岁的时候,继母怀孕了。

    她对我爷爷说:“小孩子要从小就为她打算,省城的教育好,她叔叔又有本事,将来圆圆就算上不了清华北大也能上省大啊!”

    她对我爸爸说:“他跟那女人结婚这么多年都没要孩子,别人的孩子能养,自己哥哥的孩子就不能养?”

    我躲在门后,看着她的脸,生平第一次从内心里深深地恨一个人。那时候我不明白,我对她甜甜地笑,我尽量乖巧听话,我努力讨好她,为什么她还要赶我走?

    不仅仅是她,爸爸妈妈甚至爷爷奶奶,每个人都假装我是他们最爱的小孩,可是他们每个人都不愿意留下我。

    我去找我妈妈,开门的时候她手里抱着熟睡的婴儿,看着我满是眼泪的脸她顿时紧张起来,轻手轻脚地将手中的小孩放进摇篮,将我带进里屋,为我抹去泪水,轻声询问:“是不是你后妈欺负你了?”

    我哭诉,她却听得有些心不在焉,不住提醒我要小声一点。

    “别把你妹妹吵醒了。”她说。

    那一瞬间我停止了哭泣,泪眼朦胧地看着她,心中只觉得眼前这个女人是那么的陌生,胸腔里有一种特别的感觉,让年幼的我难以形容。很多年以后我终于长大,经历了种种的喜怒哀乐后,回忆起这天心中的感受,恍然明白,原来,那是心痛。

    妈妈没有站在我这边,最后她只说:“去你叔叔家也好,妈妈现在不能照顾你,与其让你在家跟你后妈一起过,还不如让你去你叔叔家。他是你亲叔叔,总不会亏待你的。”

    我去找刘萌萌,我最好的朋友,抱着她哭得声嘶力竭。她不明所以,手忙脚乱地安慰我。

    她说:“没关系,圆圆,你放假的时候还可以回来,我们一起玩,我们永远是好朋友。”

    她不懂,我不是为了离开而哭泣,我只是哭泣,为什么没有人要我。

    对一个小孩子来说,被放弃是一件天塌下来的事。

    叔叔来接我走的时候我没有哭,因为所有的眼泪已经在他来之前流干。现在想来,我很小的时候便已懂得,当你无力反抗的时候,便只能承受。

    哭得最凶的是奶奶,她拉着我的手不停地抹泪。爷爷这么多年后终于同叔叔说话,他说圆圆是我们梁家的希望,你要好好待她。

    叔叔笑,说,那当然。

    奶奶跟我说,圆圆你要乖,听叔叔的话,放假了就回来,奶奶给你做好吃的。

    那一瞬间我特别想扑到奶奶怀里,求她不要让我走,求她让我留下来,我会乖乖地听话,我会好好学习,我可以帮她做饭,帮她洗衣服只要她让我留下来,我可以做任何事。

    可是下一秒,叔叔牵起了我的手,他的手宽大而温和,他说,圆圆,跟爷爷奶奶说再见,咱们走了。

    其实我天生就是个胆小懦弱的姑娘,所以我说,爷爷再见,奶奶再见。

    叔叔没有看爸爸和继母一眼,我也没有看。

    车开了很远以后我才回头,后面的路满是尘土,可我固执地看了很久很久。叔叔转头看我,叹了口气,摸摸我的头,说好孩子。

    路上我迟疑了很久才怯怯地开口请求:“叔叔,你能不能别再不要我了?”

    叔叔看着我,皱着眉头笑了,那笑容有点怪,让人看了特别想流眼泪,他说:“小孩子别瞎想,以后你就是叔叔的姑娘了。”

    说完他又摸摸我的头。

    我的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

    那一刻,我觉得这世界上最好最好的人,就是我的叔叔。

    那天在车上,我哭着哭着就睡着了,叔叔叫醒我的时候我们已经来到他家。他家是一栋特别漂亮的大房子,这样的漂亮房子周围还有很多栋。女孩子总是有些虚荣的,想到我以后会住在这样漂亮的房子里,我终于忍不住有些向往。

    婶婶开的门,记忆中那个已经有些模糊的面容重新出现在眼前。看着我她微微笑,不是特别的热情,却也不冷漠,非常的平静柔和,她说:“累了吧,咱们马上就吃饭。”

    小孩子也是有判断力的,我判断她不讨厌我,所以偷偷松了口气。

    门口有一双崭新的粉红色小号拖鞋,我轻轻地换上,将自己的鞋整整齐齐地摆在鞋架上。婶婶牵着我的手一边说话一边走进客厅,然后对着楼上扬声喊道:“成蹊,妹妹都来了你还不下来?”

    “下来了下来了!”楼上有少年心不甘情不愿的声音,然后门开,裹着毛巾被穿着大短裤的男孩从里面出来,睡眼惺忪的模样。

    那一天已经是傍晚,他开门的瞬间却仿佛有光从身后溢出,明明还是一副睡眼惺忪的模样,却已经是那时的我见过的最好看的男孩。我连忙摆出自己最甜的笑容,有些讨好地叫了一声:“哥哥。”

    眉眼像极了婶婶的男孩居高临下地扫了我一眼,不耐烦地嘟囔了一句:“土包子。”

    我的笑容骤然僵在了脸上。

    这就是我的哥哥刘成蹊,背地里我叫他宇宙超级无敌狂躁症患者。

    小孩子其实很不容易适应新的生活,可是我不同。

    我努力地学习适应新的环境,努力地讨好叔叔婶婶,亦步亦趋循规蹈矩。

    我害怕他们不要我,午夜梦回的时候我甚至会被噩梦惊醒,梦里叔叔婶婶将我送回老家,但是没有人要我,最后我只能被送去福利院。惊醒以后我在被子里低声哭泣,我发誓,我再也不要让任何人将我推开。

    从此以后生活得更是小心翼翼。

    事实上叔叔婶婶待我极好。

    叔叔在省城的生意还在起步阶段,在家里能见到他的时候很少,但每次只要他回来,都会喊我一起看电视,同我讲许多话。他对我并不客气,就像对自己一起生活了很久的亲人一样,会叫我帮他倒水,给他拿拖鞋,吃完饭会叫我帮忙收拾碗筷,这样反而让我自在了些。

    到叔叔家的第二天,婶婶就带我去商场为我买了许多衣服。她笑说,一直都想有个小女儿,那样就可以把她打扮得漂漂亮亮,像个小公主一般,然后带她上街,享受路人羡慕的眼光。哥哥是从来不肯陪她上街任由她帮他打扮的,现在我来了,她终于能得偿所愿。

    她这样说,我虽然隐隐有些不太相信,但被人看得这样重要,不由得开心起来。没有小孩子不喜欢新衣服,没有小孩子不喜欢漂亮大方的女子对自己温柔亲切。

    当然除了刘成蹊,我叫哥哥的那个人。

    婶婶对我这样好,我就不禁想要亲近她的小孩,尤其是那样好看的男孩子,他甚至比我一个小女孩还要来得唇红齿白,可是这样好看的脸上,却很少露出笑容,大部分时候他都是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叔叔婶婶同他讲话,他都是用“嗯”“啊”“知道了”来回答。他们也不生气,有时候我甚至觉得,他们有些讨好他。

    这个家里,哥哥的地位最高,我的地位最低。因为我满心要讨好叔叔婶婶,而叔叔婶婶满心要讨好哥哥。

    所以我每每见到他都会摆出甜甜的笑容,吃饭的时候会自告奋勇地上去叫他,有时候我甚至讷讷地开口想要同他讲话,但总是被他的眼神吓退。

    他让我发觉,我真的不是一个讨喜的女孩子。

    幸好他虽然对我嗤之以鼻,从来对我爱理不理,却也从不为难我。

    婶婶说他现在是叛逆期,叫我不用理他。

    “都是被他姥姥惯坏了,弄得现在无法无天的,谁都管不了他。”她说。

    婶婶带我去她家,他们一家是北方人,所以她的父亲,我也跟着哥哥一起叫姥爷。小的时候单纯,以为姥爷是大官,所以他家绝对要比叔叔家还要豪华,去之前做好了十足的心理准备,结果却让我有些惊讶。只是普通的大院,环境很好,绿树成荫。唯一特别的是大院门口有人站岗,这让我觉得很威风。

    姥爷家是一座小楼,院子里种满了花花草草,爬山虎沿着墙沿一直爬到三楼,绿盈盈的十分喜人。

    姥爷有些严肃,不过同我说话时很温和,姥姥很热情,一个劲地招呼我吃水果吃糖,笑眯眯地看着我,不是拉拉我的手,就是摸摸我的头发。我惴惴不安的心终于放了下来,那时的我,多担心他们会不喜欢我!

    中午的时候哥哥才过来,在姥姥和姥爷面前他还是比较老实的,姥爷同他说话也认真回答。难得他这样正常,我不禁多看了他几眼,却不小心被他抓到,凶巴巴地瞪了我一眼。我不敢再看,专心偎在姥姥旁边,听她和姥爷同我讲话,询问我一些家中的情况,乖乖地作答。

    姥姥和姥爷让我想起爷爷和奶奶,所以在他们面前,我竟然还能分外放松地撒娇,逗得他们十分开心。我假装没捕捉到哥哥不屑的眼神。

    吃饭的时候他走过我身边,用只有我们两个听到的声音,说了一句:“小哈巴狗。”

    我脸涨得通红,却还是假装没听到,脚步浮浮地走开。

    我插班进了区小学的六年级读书。

    那个时候,小学里普通话并没有现在这样通用,每到课间、课堂里满是方言,我听不懂,也插不上嘴。家里面婶婶和哥哥都是北方人,日常大家都用普通话对话,我更无从学起。

    我不敢跟他们讲话,每个同学在我眼中,都有着大城市小孩特有的骄傲,虽然他们并不知道我来自哪里,可我就是没来由地感到自卑。

    更让人头疼的是我的学习,小时候被送来送去,没人管,我乐得开心,放学以后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同刘萌萌他们在外面玩,现在来到这个班上,我才知道,差距有多大!

    我不敢告诉叔叔婶婶,只有自己拼命追赶,幸好我还不算笨,上课渐渐能跟上老师讲的课程。但是总有遇到难题的时候,任由我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解答的方法。

    我只有去敲哥哥的房门。

    “进来。”他说。

    我开门进去,他正全神贯注地玩游戏机,眼睛扫也不扫我一眼。

    我只有自己开口:“哥哥我我有道题不会做,你能不能教教我。”

    他终于看了我一眼,也不开口,又转过头玩了一会,才有些扫兴地暂停了游戏,接过了我的练习册和笔。

    “这么简单都不会,你傻的啊!”他皱皱眉头,大笔一挥写下什么递还过来。

    我一看,只有个答案在上面,想再开口,他已经继续开玩了。我只好悄悄地关上门离开。

    站在门口我咬了咬牙,心中觉得后悔万分,以后就是有再难的题目,我也不会找他了!

    第二天我早早地来到教室,已经有几个同学坐到了教室里,正聚在其中一个女孩旁讨论动画片。那个女孩是我唯一叫得出名字的人,因为她是班长,平日里活泼可爱,老师和同学都很喜欢她。

    我有些犹豫,但终于走了过去。

    “吴嘉馨,我有道题不会做,你能不能帮我讲一讲?”

    女孩回头,有阳光照在她白皙的脸上,她笑吟吟地说:“好啊。”

    我有了来到这个城市的第一个朋友。

    吴嘉馨真的很可爱,为人又热情,她说她早就想跟我讲话了,但是看我没有穿校服,衣服又那么漂亮,总是一个人独来独往,又有些不敢接近。

    我惊讶,我还以为我在他们眼中就是一个土包子形象。

    小孩子熟起来其实非常快,她下课后会过来帮我补习,我有不懂的题目问她,她总是很耐心很详细地帮我讲解。她还教我讲方言,把我介绍给其他同学,带我一起玩,放学时我们很多人一起回家,大家的嘻嘻哈哈让我仿佛找回了从前的日子。渐渐地,我终于走进那个我认为难以企及的世界,终于开始期待每一个上学的日子。

    很多年以后我都在庆幸当时我迈出了那一步,否则,我不知会错过多少美好的时光,错过那个可爱的女孩。

    虽然我的小学毕业成绩并不是特别好,但最终还是上了市里最好的外国语学校的初中部。

    开始我根本不懂什么是区重点、市重点和省重点,还是嘉馨激动地跟我解释以后才知道。成绩平平的我竟然还能上这么好的中学,这当然是叔叔的力量,但他也没有多说,只是说让我跟哥哥一个学校,他也好照应我。

    叔叔对我和哥哥的学习要求一向不严,因为他一向主张小孩子要多玩,要轻轻松松地成长,会玩的小孩才更聪明,懂事以后自然会努力上进。哥哥别的不怎么听他的,这方面倒是坚持身体力行,天天在外面玩得天昏地暗。我只有咋舌的份。

    他当然有资本,数学成绩好到人神共愤,连遥远的我们初中部都不时有人提起他的大名,神往得不得了的样子。

    刚刚进外校的时候,婶婶不放心我一个人坐公车还要求哥哥天天带我回家,所以我放学后还要眼巴巴地等他一节课的时间,结果他跟一群大男生走出教室,直接甩给我一张钞票要我自己打车回去,第二天我就自动同嘉馨一起回家了。

    嘉馨是自己考上的,拿到成绩单她就激动地打电话给我:“梁满月,你猜我考上没?”

    我只有假装痴呆:“不晓得”

    “我考上啦我考上啦!我们又可以在一个学校啦!我就说我们天生姐妹命啦!”

    我笑,天生姐妹命,听起来真舒服。

    曾经我百般不情愿地来到叔叔家,曾经我幻想寄人篱下的生活会有多么阴郁痛苦,但后来时间告诉我,我所害怕的生活原来是最好的生活。

    可以想象,如果我继续生活在那个家里,爸爸和继母虽然不会太过于亏待我,却绝对不会重视我。据说继母生了个儿子,让原本因为我离开而对继母有些许不满的爷爷奶奶都喜出望外,全家人的重心一下子全放在了新出生的弟弟身上。

    可是,即使生活远比想象中美好,我还会思念那个小县城,思念我既不宽敞也不富丽的家,幻想着明天爸爸就会出现将我接回家去。

    我想,那才是属于我的地方。可是爸爸来电话的周期由开始的一个星期逐渐变成半个月,后来甚至延长到一个月。妈妈的电话要比爸爸密集一些,但时间一长,也少了。

    他们都有自己的生活,新的家庭新的爱人新的小孩,于是旧的小孩,就只好被渐渐遗忘。

    心中不是不悲凉,不是不愤恨,但时间永远是最好的良药,时间久了,也终于放下了。

    因为我懦弱胆怯,所以我无力抗争,如今事情已成定局,别无他法,我只能努力过好现在的生活。

    优渥的生活环境,良好的教育,疼爱我的叔叔,关心我的婶婶,慈爱的姥姥和姥爷,可爱的朋友,还有脾气虽然坏却渐渐熟悉的哥哥。这一切我都好珍惜好珍惜,这是真实的,不是虚幻的。

    我悄悄地告诉自己,我要好好生活,我不要再被送走,也不要再做没人要的可怜虫。

我只是难过不能陪你一起老最新章节地址:https://www.biqugetw.com/book_10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