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只是难过不能陪你一起老 > 第4章

第4章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et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除夕的早上,叔叔的司机把我们送到机场,一个小时不到的飞机,下飞机后爸爸在机场接我们。

    前一天晚上我已经幻想过无数次再次见到爸爸的场景,我想我要坚强一点,淡然一点,冷漠一点,用疏离的态度来报复他。然而机场人来人往,我还是一眼就看见了他。他的样子没什么变化,只是有些发福,看到我们后快步走了过来,脸上带了笑容。

    那一刹那,眼眶突然泛红,泪水几乎忍不住要掉下,身体动都动不了。

    “没出息。”哥哥从我身边走过,轻飘飘地飞来一句。

    我吸吸气忍住了眼泪,跟在哥哥后面走了过去。叔叔婶婶正在同爸爸交谈,我轻轻地叫了一声“爸爸”。

    爸爸眼神复杂地看着我,摸了摸我的头:“圆圆长大了,漂亮了啊。”

    愧疚的神情在他脸上一闪而过,我忍住想扑到他怀里的冲动,低下了头,眼泪滴落到鞋上,化成一个水印。

    “这就是成蹊吧,大小伙啊,个子真高啊。”我听见爸爸对哥哥说。

    哥哥只是礼貌地叫了声“伯伯”。

    “咱们别在这儿站着了,快上车回家吧,我找同事借的车,正好还能赶回去吃中饭。”爸爸张罗着,将叔叔手上的行李拿过,带着他们向外走。

    突然有人扯了扯我的头发:“都走了,还不跟上?”

    是哥哥。我擦了擦眼泪,慢慢地跟在他后面。

    “成蹊,圆圆,走快一点。”婶婶在前面叫。

    哥哥突然牵过我的手,快步往前走:“磨磨蹭蹭的,小心走丢了再被人贩子拐去。”

    我一愣,小声反驳:“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人贩子专拐你这种傻姑娘,两千块一个,卖到山里给人做媳妇,等被救出来都生十个八个小孩了。”他吓唬我。

    我撇撇嘴,还是笑了出来,抬头看哥哥的侧脸,他努力让自己面无表情,但嘴角还是忍不住微微上扬。

    哥哥的手温暖而有力,让我觉得仿佛有勇气一点点从心底升了上来,支撑我去面对接下来要面对的一切。

    家里新买的房子在县城的黄金地带,相比从前爸爸单位分的房子的确大了很多,装修得也很漂亮,爸爸同继母大大的结婚照就挂在电视上方。

    我们刚走到家门口,就见奶奶已经等在那里了,我一下扑到了她怀里:“奶奶!”

    奶奶抱着我,抹着眼泪:“好圆圆,好圆圆,奶奶想死你了。”

    “我也想您,奶奶。”我哭着说,祖孙两人几乎当场就要上演一场亲情伦理剧。

    “快进来快进来,老二啊,你们也快进来。”奶奶拉着我的手进屋,“快给奶奶看看,圆圆长大了没有。”

    继母过来接过了东西:“都饿了吧,咱们马上开饭。妈,一会儿有的是时间看圆圆呢,先过来吃饭吧。”

    我停止哭泣,看着她,叫了一声:“刘阿姨。”

    爷爷也站了起来:“先过来吃饭,吃完饭再说。”

    有个小孩跌跌撞撞地走了过来,好奇地看着我,继母看见忙喊:“鹏鹏过来,叫叔叔婶婶。”

    小孩子听话地转过头,奶声奶气地叫了一声“叔叔婶婶”,婶婶笑着拿出一个红包塞到他怀里,他观察了一下红包又看着我。

    奶奶笑着抱起他:“这是姐姐,这是哥哥。”她指指我,又指指哥哥。

    小孩又听话地叫了一声。我看着他,白白胖胖的脸蛋,清澈的双眼,看起来极受宠爱。这就是我的弟弟,我爸爸和另外一个女人的孩子。心情突然有些复杂,我没有应,也不再看他:“奶奶,我饿了。”

    一顿饭我几乎都吃撑到了,爷爷奶奶不住地给我夹菜,仿佛要把这几年的量都补过来。继母抱着小弟弟,一边喂他一边同婶婶话家常。

    我不想看,却又忍不住偷偷观察那小孩,看到他在看我,马上转过头,却碰上了哥哥不屑的眼神,忍不住脸一红,马上低头苦吃。

    “猪。”他又用只有我们两个听得到的声音说道。

    “成蹊同圆圆说什么呢?”奶奶笑眯眯地看着他,“你们感情还不错嘛。”

    “哦,我是让她慢点吃,吃快了对胃不好。”他回答得彬彬有礼。

    我瞪大了眼睛看他,这就是传说中的睁着眼说瞎话啊。

    “小伙子真懂事,一表人才的!”继母夸他,“读大学了吧?”

    “高三。”

    “那学习一定挺不错吧,小伙子看着就比一般人聪明。”

    “他还行吧,就是不努力,没有圆圆听话,不过他们两个学习都没让我操过心。”婶婶接过话。

    “那我可得让鹏鹏跟哥哥姐姐学着点,将来圆圆回来,他也得到省城读书去啊。”

    我停了一下,听出了继母的话中有话,抿起了嘴唇。用得着这么快就为着自己的小孩打算吗?看我在叔叔家过得不差,又盘算着将我接回来,让她的小孩过去。

    “那也不难,我们学校也有从其他县市考上来的,只要他努力学习,总能考上的。”哥哥一本正经地说。

    婶婶也笑着说:“圆圆学习也挺不错的,将来最起码能考省大,她愿意自己找工作愿意去她叔叔的公司都行。”

    继母有些不愉,但马上笑着掩饰过去了:“你们为圆圆考虑得真多啊。”

    正同爷爷、爸爸喝酒的叔叔注意到继母的话:“圆圆又乖又听话,我跟慧如都喜欢得不得了,当然得为她多考虑。”

    爷爷满意地点点头:“你是她叔叔,这是应该的。”

    “是是是,我们孝顺您也是应该的,您和妈什么时候到我们家住段时间啊?”

    “我们老了,不愿意走动了,再说省城那么大,我们不适应。”

    “待久了就能适应的,建辉一直想好好孝敬你们,您得给他一个机会啊!”婶婶也劝道。

    爷爷又说了些什么,我没有再听。

    我当然不会觉得叔叔婶婶对我好是应该的,但他们还有哥哥这样维护我,让我忍不住觉得温暖而又安心。如果继母真的开口要将我接回来将弟弟送过去,我想我真的承受不了。

    曾经我百般不想离开,她却提出要将我送走,现在我喜欢上了在叔叔家的生活,终于能安稳健康地成长,她却打算让我回来让弟弟去叔叔家。

    继母并没有错,她只是自私而已,我却忍不住不怪她。

    但我知道,叔叔不可能不要我,这个我最尊敬也最相信的人曾经答应我,就不会再抛弃我。想到这里,我心中对这个家怪异的排斥感突然少了一些,这是爸爸和继母不属于我的家,可是,我也有自己的家,叔叔婶婶哥哥和我的家。

    我挺了挺脊背,有了坚强的后盾,底气自然会足一些。

    我们这次回来,爷爷对叔叔和婶婶的态度好了许多。时间能让我们接受很多我们从前不能接受的事。

    我们家是土生土长的南方人,过年一直没有吃饺子的习俗。这一回,婶婶张罗着要给大家包饺子吃,大人们都很感兴趣。继母和奶奶虽然不会包饺子,但是和面是会的,叔叔也在一旁帮忙和馅。

    我帮不上忙,只坐在一旁看电视。哥哥是不耐烦看晚会的,又觉得无聊,打了个招呼就自己出去逛了。

    弟弟可能是被这气氛感染,显得十分兴奋,在爸爸膝上咿咿呀呀地说着颠三倒四的话,爸爸虽然听不懂,却配合着他哈哈大笑,他更加开心,手舞足蹈起来。这样看来,他跟爸爸还真是像。

    他注意到我,对我伸出了双手:“姐姐,抱抱,抱抱。”

    我一时紧张了起来,有些犹豫,心里并不是很想抱他。但看着爸爸鼓励又期待的眼神,终于还是伸出了手,接过他。

    我力气不大,两岁的胖乎乎的小男孩抱起来对我来说还是有些吃力的。他笑嘻嘻的,兴奋地在我怀里动来动去,让我几乎稳不住他。小孩子虽然有些重,但是身子暖暖的软软的,还隐隐透露着奶香,看着他不谙世事的笑容,我终于忍不住也对他微笑起来。好奇地摸了摸他的小脸,呵,好软。

    真是不可思议。我离开家的时候,他还在他妈妈的肚子里,可能看不见也听不见。可是一眨眼,就变成了活生生的小孩。那时候我其实很讨厌他,讨厌他取代我的位置,讨厌他分走爸爸的爱。可是当他真正在我怀抱中的时候,我却讨厌不起来了,他还这么小,他什么都不懂,也没有任何错,他喜欢我。我着实,没有任何理由怪到他头上来。

    弟弟的手在我身上抓来抓去,不注意扯到了我脖子上的红绳,将红绳上拴的玉佛也扯了出来。那是我满月时叔叔送我的翡翠玉佛,从小就戴在我脖子上。

    他抓着观察了一下,突然往嘴里送了去,我连忙拉住他的手:“不能吃。”

    他不解地看着我,我又解释:“这个硬,不能吃。”

    “要要,要要。”他努力地想要将玉佛扯下来。

    我一时吃痛,忙又稳住他的小手,有些语塞。我当然不能将这个送给他,可又不知道要怎样拒绝。

    “哟,鹏鹏找姐姐要东西呢。”旁边的继母注意到,笑眯眯地说,“圆圆,你这个做姐姐的,也得给弟弟个见面礼啊。”

    我脸涨得有些红,小孩子不懂事,我当然不会同他计较,可是继母这样说,明显就是让我将玉佛摘下送给弟弟。无论这东西是贵是贱,它对我来说总是一件极有意义的事物,我平时连摘都很少摘下,又怎会轻易送出去。

    还是爷爷开了口:“圆圆也是小孩子,哪有什么见面礼不见面礼一说。鹏鹏,过来爷爷抱。”

    “是我们疏忽了,鹏鹏,下次你到婶婶家来过年,婶婶一定给你准备礼物。”婶婶笑着对他说。不过弟弟的注意力已经被别的东西吸引过去了。

    继母有些不是滋味地叹口气:“唉,我家鹏鹏还是不及他姐姐宝贝啊,圆圆可算是梁家的长房长女呢。”

    爸爸皱眉:“都什么年代了,还长房长女,不会说话就少说两句。”

    继母有些讪讪,干笑了下,不再开口。我看见叔叔和婶婶交换了下眼色,颇有些不以为然。

    我顿时觉得气氛有些沉闷,电视也看不进去,正好有人敲门,我马上站起来去开门。

    是哥哥。

    “快去穿衣服,带你出去。”他没进来,说话冒着白气。

    “做什么?”

    “废话那么多干吗,快去。”他又对里面打了个招呼,“爷爷奶奶,妈,我带圆圆下去玩会儿。”

    “去哪儿啊?外面那么冷。可别走远了啊。”婶婶说道。

    “就下面,不冷。”

    我速速套上了羽绒服,婶婶不放心,擦了擦手拿了围巾过来:“把围巾围上,你又怕冷,回头再感冒了。”

    婶婶边说边将我羽绒服的帽子戴上,又用围巾围了好几圈,我几乎就只露了一双眼睛在外面,这才放我出去。

    “就你娇气。”哥哥拍了我一下,“跟着。”

    下了楼我才知道哥哥要带我干什么。他买了好几大筒烟花放在下面,旁边还有一个大袋子,里面装着各种小烟花。

    我欢呼一声跑了过去,哥哥的表情有些得意。

    他点燃了几根拿在手上的小烟花给我,又将大烟花放到了院子中间:“看着!”

    哥哥点燃了烟花,跑回我身边。

    刹那之间,一道火花飞上了高空,然后炸开,绚烂无比,五光十色,接二连三的爆破声响起,烟花漫天飞舞,不断绽放出各种花色,绮丽多彩。楼上的窗户纷纷打开,有小孩子在尖叫欢呼,大人在赞叹。

    我的头一直仰望着高空,脸上带着大大的笑容,所有的不愉快都在此刻消失。

    哥哥对着我说了什么,我没听清,大声问道:“什么?”

    “我说,好——看——吧?”他低头用更大的声音问我。

    我连连点头:“好看!”

    我想我的样子肯定很傻,否则他不会笑得那么开心。哥哥的笑容在灿烂的烟花的映衬之下,忽明忽暗,让我觉得好看得有些不真实。我不由得由衷地羡慕,要是我有哥哥这么好看就好了。

    不过这羡慕马上就被他打破了。

    “你——是——个——傻——子!”他又对我大声喊。

    我睁大了眼睛,不服气地大声回道:“我——才——不——傻!”

    他又哈哈地笑了起来,这个晚上,他真是爱笑。

    我心不甘情不愿地撇了撇嘴,小声嘟囔:“你是个暴躁狂。”

    “什么?”他大声问。

    我仰起脸,笑得灿烂无比:“我说,哥——哥——最——聪——明——了!”

    他笑得得意:“那是当然。”

    我看着他的笑脸,突然觉得,原来刘成蹊也没那么可恶。

    后来我同许多人,看过许多次烟花,却再没有哪一次,让我觉得比那一次的烟花还要美,还要让我开心。

    很多很多年后,我在屏幕上看着北京奥运会开幕式那些盛大而又绚烂的烟花,神奇的大脚印,周围的人不住啧啧赞叹着,我心底却有莫名的骄傲,因为我相信,他们没有一个人,看到过我曾经看过的烟花。

    那已经是我生命中看到过的,最美的烟花。虽然转瞬即逝,却刻骨铭心。

    我们一共在家待了三天。过来拜年和要去拜年的亲戚实在太多,叔叔干脆在县里最好的酒店摆了几桌,共聚一堂。那天我没有去,我向来不是善于言辞的小孩,面对那么多亲戚,除了微笑,倒做不了什么事情。他们的目光,他们的言语,无论是可怜的还是羡慕的,我想我都不会有心去面对。当然,这还要感谢妈妈,那天一早她将我接了出去。

    我惊讶地发现她同我记忆中的样子有了很大的出入。曾经的妈妈,虽然不及婶婶气质优雅,却也美丽大方,头发永远是稳妥的,衣服永远是时髦的,高跟鞋踩得叮叮作响,还没有走到家门就知道是她回来了。可是她出现在我面前时,同一般的家庭主妇并无二致,面容还是美丽的,眼角的细纹却隐约可见。

    母女相见,竟然相看无言。

    最终还是妈妈先开口:“圆圆长大了啊。”

    她同爸爸一样,没有说想我,没有问我好不好,只是说一句,圆圆长大了。或许,他们都没有时间来想我,心中的空间那么小,既然有新的人填入,旧的人自然要被排除。或许,他们理所当然地认为,我在叔叔婶婶家一定过得很好。

    我当然过得很好,可是,难道他们都以为,这样就可以不用承担自己应该承担的责任,将我完全抛在脑后,同新的家庭幸福快乐地过下去吗?

    “我自然是会长大的,你几年没见我,当然不会知道。”

    话一出口我突然有些后悔。这样不忿是为了什么呢?她是妈妈啊。

    妈妈尴尬了一会儿,我咬住嘴唇,脸别向另一方,不想让她看见我泛红的双眼。

    她忽然叹了一口气:“是妈妈对不起你。”

    我不作声。她牵过我的手,语声轻柔:“跟妈妈去走走好不好?”

    我心中一软,点了点头,任由她牵住我。

    她同我讲了很多,她的为难,她的处境,她的家庭,她和爸爸无可挽回的过去。

    我不知道要说什么。可能真的是我太不懂事太不够善解人意,不能理解她的苦。但她是我的妈妈啊!我见过的所有妈妈,同学的妈妈、婶婶,甚至继母,他们都那样深爱着自己的孩子,生怕他们受到一点委屈,不愿他们有任何的不开心。

    其实她也是这样的妈妈,只是她有两个小孩,而她的爱,给的不是我。

    然而我终究爱她,然而我终究愿意相信,她不是不爱我,只是她的爱,要给那个她认为最需要的小孩。

    我终于忍不住,轻轻回握住了她的手。

    妈妈猛然停住,看着我,潸然泪下,再次说了一遍:“是妈妈对不起你啊。”

    我看着她的眼,最终伸出手,缓缓抹去了她眼角的泪。如果可以,我还想抚平那上面的皱纹。

    她身子一抖,抓住了我的手,细细地摩挲着:“圆圆,圆圆”

    “你不用内疚叔叔婶婶对我很好很好,我现在,过得很快乐。”

    “可是”

    我努力地笑了一下:“没有什么可是了,说不定,我还要谢谢你们,让我拥有现在这样好的生活。”

    母女相见的最后,反倒变成我在安慰妈妈。

    送我回去爸爸家的时候,妈妈掏出了五百块钱要给我。我听她诉说了那么多家庭的难处,当然死活不会要这个钱。我们纠缠了半天她也不能将钱塞给我,最后都有些生气了:“圆圆,你是不是还怪妈妈,不肯让妈妈安心?”

    看她眼睛重新泛红,我悄悄在心底叹了一口气,最终收下了。人们无法付出感情的时候,往往将金钱视为最好的补偿,如果金钱能让她觉得心安,我又有什么理由不成全她呢?

    进屋的时候大人们都还没回来,大概在酒桌上喝得正酣,只有哥哥一个人在,正抱着自己的游戏机打游戏。

    “又哭了吧?”他头都没抬。

    “才没有。”我不肯承认。

    他抽空扫了我一眼,又低下头:“你就不能出息点,当自己是林黛玉哪,哭得又不好看。”

    “我哭我的,不用你管。”我小声说道。

    他突然停住看着我:“梁满月你翅膀硬了还是怎么了?回趟家你胆子变大了啊!你看我以后再让你回来。”

    我不服气:“回不回家又不是你做主。”

    “你看我做不做得了主。”他胸有成竹地说了一句,又继续玩起了游戏,不再理我。

    玩玩玩,就知道玩,哪里是待考生的样子。除夕那天我到底是中了什么邪觉得他好看的,那样子明明可恶至极!

    回去的那天还是爸爸送我们去机场。

    路上叔叔问他:“哥,你什么时候考的驾照啊?”

    “去年,去年单位好几个人报名,我就也跟着考了一个。”

    “打算什么时候买车啊?”

    “呵,早着呢,买个房子把所有积蓄都花光了,哪儿还有钱买车。”

    “我那儿有辆雅阁没开了,回头我让司机给你开过来吧。”

    “那哪儿行。”爸爸连连拒绝,“小地方,用不着,你自己留着。”

    “说给你就给你了,自家兄弟客气个什么。”

    爸爸还要拒绝,却被叔叔拦着了,婶婶也开口相劝,他最终还是收下了。

    我忽然觉得脸有些红,默默地低下了头。

    “看见没,过个年,赚辆车。”哥哥突然低声在我耳边嘲笑道。

    我对他怒目而视,他却不再看我,只是嘴角挂着一丝笑容。

    我做了一件从前想都不敢想的事,用力地对着他的手挠了一下。

    “啊!”他一时不防,叫了出来。

    “怎么了?”婶婶问。

    我面无惧色地看着他,说吧说吧,反正我不怕。

    “没事,腿突然抽筋了。”

    “无缘无故的抽什么筋?”婶婶奇道。

    “长个子,长个子呢。”

    “对,我听说小孩子长个子的时候腿都会抽筋。”叔叔也接道。

    婶婶笑:“我们成蹊原来还是小孩子啊。”

    哥哥赔笑了几声,看婶婶转过去了,才凑到我耳边:“梁满月,你现在真不得了啊,你给我等着。”

    我目不斜视,装没听见。

    结果,我果然被摆了一道。

    上飞机之前,爸爸犹豫再三,还是说出了口:“圆圆,今年暑假回家来吧。”

    我还没开口,哥哥就抢先道:“她暑假还要补习呢,马上要中考了,不能不抓紧。”

    “谁给她补习?”婶婶奇道。

    “我啊!”他说得理直气壮,“之前她求了我好半天我才答应的。”

    说完威胁地看了我一眼,大有我不配合就要我好看的意思。

    我只好点头称是,打落了牙齿往肚里吞啊。梁满月,你抽筋啊,得罪他干吗,被打击报复了吧!亏我之前还傻乎乎地觉得他变好了,没有,一点也没有,刘成蹊还是那么可恶!

我只是难过不能陪你一起老最新章节地址:https://www.biqugetw.com/book_10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