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只是难过不能陪你一起老 > 第5章

第5章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et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一年的七月,哥哥高考。

    想到哥哥这高考一完,暑假一过就要去念大学,家里再没人会压迫我,再没人对我冷嘲热讽了,我的心情就好得不得了,走路都要跳起来。对他也比从前热情了三分,端茶倒水无比殷勤。反正就几个月了,还是给他留个好印象吧。

    “梁满月,最近你怎么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哥哥斜眼看着我。

    正哼着小歌的我马上正襟危坐:“没有啊。”

    “那我怎么看你天天一副得意扬扬的鬼样子?”他狐疑,“不会是想到我要走了你高兴吧?”

    我立马瞪大了双眼,摆出一副无辜的表情:“没有啊,怎么可能。”

    看他还是一副不相信的表情,我马上解释:“我这是为你高兴,高兴!马上就可以放假了,哥哥你就轻松了。”

    “你别高兴得太早,我上学又不是不回来了。”

    等你回来我就上大学咯。我在心里默念,表面上还是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哪有,我其实特别舍不得你。”

    “那我就读省大吧,还可以回家住,免得你想我。”

    “那怎么行!”我连忙说,“哥哥你成绩这么好,肯定是要去北京上学的,再说,姥爷不是让你去读军校嘛,你不能不听姥爷的话啊。”

    他笑笑,一副鬼才信你的样子,不过也没再说话。

    我松了一口气,暗自嘱咐自己,梁满月,低调,要低调!沉住气!

    哥哥最终没听姥爷的话去读军校,志愿填的q大计算机系。姥爷固然生气,叔叔也不是很满意,他更希望哥哥去读工商管理,但也无可奈何,因为哥哥坚定得很,谁劝也不听,他那么大了,向来又是很有主意的人,大人们也勉强不了他。何况q大是多少学子削尖了脑袋想要进的学校,纵然有些不满,却还是替他高兴的。

    录取通知书下来,叔叔婶婶喜笑颜开,陈阿姨也不住地感叹:“成蹊这孩子就是聪明,有出息啊。”

    我也开心,开心的是叔叔宣布要带我们全家去英国玩一趟。我很惊喜,虽然婶婶单位组织旅游的时候有时候会带着我,叔叔也带我们去过不少地方,但出国还是头一次。我表面上还算镇定,可脑中已经开始思考要带哪些衣服去了。

    没想到哥哥会不去。

    “我不去。”他说。

    “你这孩子,一起出去玩,干吗不去?”

    “你们去就好,我不想去,没意思。”

    婶婶劝他:“你梁叔特地为了庆祝你考上大学,咱们全家好好玩玩多好。”

    他还是不答应:“你们好好出去玩,我在家放松放松,也算奖励我了。”

    我有些着急,如果哥哥不去的话,我怎么好意思去?

    没想到哥哥突然看了我一眼,话锋一转:“圆圆也不去,她要在家补习。”

    我大惊失色:“我没说不去”

    “是谁求我暑假给她补习的?成绩那么差,脑子又笨,高中还想继续买着上啊?”他打断我,说得跟真的似的。

    “那怎么行,就你们两个孩子在家我哪里放心。”婶婶不同意,“补习回来再补也行,你不去,圆圆也想好好玩玩呢。”

    我猛点头,婶婶你真好。

    “陈阿姨不还在吗?饿不着。”他站起来搂住婶婶的肩膀,“再说圆圆昨天还跟我说她也不想去呢,你跟我梁叔难得有假期过个二人世界,我们就不打扰你们了。”

    “但是”婶婶沉吟。

    “但是什么啊,她小孩一个,去了也玩不了什么,以后自己去。”

    “圆圆,你真的不想去?”婶婶征求我的意见。

    “我”我大脑混乱,去吧,怕像哥哥说的打扰了叔叔和婶婶,不去吧,我不甘心啊

    “你问她她都不好意思说。”他威胁地看着我,“圆圆,你昨天不是说不想去的吗?”

    我们对视良久,我终于败下阵来,咽了一口口水,点了点头。

    “那就这么定了,你跟我梁叔准备准备去过二人世界吧。”哥哥拍板。

    “一把年纪了还什么二人不二人的,你这孩子就会说。”婶婶笑着拍了他一下。

    一阵寒风吹过,神色喜悦的人是婶婶,得意扬扬的人是哥哥,欲哭无泪的人是我是我还是我。

    叔叔听说我们都不去很奇怪:“成蹊不想去还能理解,圆圆怎么也不去?”

    已经被哥哥强行洗脑的我怏怏地回答:“我要在家补习”

    “呵——”叔叔笑,“我们圆圆什么时候这么爱学习了?”

    我强笑:“马上要初三了,不学习不行啊。”

    “没事,你叔学习也不好,还不是过来了。”

    “她跟成蹊说是怕影响我们二人世界,俩小孩都不肯去。”婶婶笑着接过话,“我说都老夫老妻的了,还二人世界呢。”

    叔叔哈哈大笑,拍拍我的头:“行,他们还挺体贴的,那就咱们俩去。”

    我可怜兮兮地低下头,叔叔啊,干吗不坚持点就让我去了

    叔叔婶婶不在家,陈阿姨中午回去了还没来,哥哥在家里晃来晃去,我坐在沙发上,不管他晃到哪里都用一副幽怨的表情盯着他。这是无声的抗议。

    “我说你有没有出息,不就去个英国吗,这要是去火星你得把眼珠子挖下来。”哥哥终于出声鄙视我。

    “我不去火星我要去英国”我幽幽地说,“我没要你给我补习你也不会给我补习”

    他呵呵地笑,得意地看着我:“反正你是去不成了,签证都没办你的。”

    我垮着脸不说话,只继续用更加幽怨的眼神看着他。

    他受不了:“梁满月你孝顺点行不行?俩大人去玩你凑个什么热闹?当电灯泡有什么意思?”

    “你也去不就行了?”

    “我不去。”

    “哥哥”

    “叫什么都没用。”他眉毛向上挑挑,狠心地说。

    “哥哥你真好看。”我讨好他。

    他不理。

    “哥哥我没见过比你还聪明的人。”继续讨好。

    还是不理。

    “哥哥你人最好了。”加油讨好。

    他干脆往楼上去了。

    我无力地倒在沙发上。他突然停住,我以为希望来了,立马坐了起来,对着他不停地眨眼睛。

    “大不了以后我带你去,行了啊!”他思考了半天,终于象征性地安慰了这么一句。

    我绝望地又倒在了沙发上。谁要你带我去?谁相信你会带我去?

    事实已经发生,不去的话也说出口了,我也只能接受了。况且哥哥的想法也没错,来到叔叔家前,我一直也像大人那样认为,他们的结合是为了利益,但是朝夕相处这些年,我懂得,两人在我们面前的亲昵并不是作假。叔叔是真心爱着婶婶,否则他不会对哥哥也视如己出,待他格外用心。而婶婶如果不爱叔叔,也不会对我这样好。这次难得有机会,虽然不甘心得很,但既然叔叔婶婶能开心,我马马虎虎,还是认了吧。

    婶婶对我们嘱咐了好长时间,但大多是对哥哥说的,不能彻夜不归不能喝酒不能随便把人带家里玩要好好照顾妹妹

    哥哥不耐烦:“行了行了,你们就放心地去玩吧!”

    “圆圆你好好监督你哥哥,他不听话我打电话回来的时候你就告诉我,要不就告诉你姥爷。”

    我点头,心里却想,我敢吗我

    终于,叔叔婶婶上了去北京的飞机,他们要从北京转机去英国。

    我羡慕地站在机场外看了半天,直到哥哥叫我,才默默地跟在他后边离开了。

    暑假的生活其实很悠闲惬意,每天睡到自然醒,吃饭,帮陈阿姨做做家务,做一会儿作业,然后就是看电视。

    我喜欢看樱桃小丸子。小丸子总是同姐姐闹别扭,小小孩子的心里总觉得妈妈偏心,姐姐不爱她。可是当她在操场上被野狗追,没有人敢去救她的时候,只有姐姐一个人勇敢地冲了上去。我没有姐姐,却有一个哥哥。看到这时我在想,哥哥会不会冲上来救我呢?应该是会的,只不过他会先悠闲地任由我被野狗追到筋疲力竭,好好地在旁边看了热闹嘲笑一番后再过来

    哥哥在家的时间很少,成天见不到人影,我同嘉馨偶尔会出去逛街,都是嘉馨带着我。后来有一天,我居然在街上碰到罗维了。

    在放假的日子里,逛街遇见同学还是蛮惊喜的。远远地就听见有人在喊我的名字,我回头,却没有找到,还以为是自己听错,还是嘉馨眼尖,看到了远处跑来的罗维。

    他看起来十分高兴,嘴角弯弯:“刚才车过去我就看见你了,傻乎乎地吃冰淇淋呢,叫也听不着,害我追了半天。”

    我惊喜全无,皱皱眉头:“谁傻啦,果然是汪汪嘴里吐不出象牙。”

    嘉馨在旁边扑哧一笑,他微微有些不好意思:“好不容易大街上遇见一回,你也不对我热情点,一放假就音信全无,影子都见不着了。”

    我站直身子,同他对视了三秒:“嗯,现在见到了吧,好了,再见。”我拉起嘉馨作势欲走。

    “喂喂喂,你也太无情了吧!”他拦住我,“一起吃饭去吧,宋奇峰和王凯他们都在车上呢,我特意过来喊你的。”

    “下次吧,我们出来一下午了,得回去了。”我想起了上次同他们出去玩回家后不愉快的经历,连忙推托,本来只是想同他开开玩笑,现在却一定要走了。

    “给个面子吧,我爸请客,特地叫我带些同学过去,我还叫了薛莹和陈梦雪呢,你又不是不认识。”

    他又笑眯眯地看着嘉馨:“吴嘉馨你也一起吧,快劝劝她。”

    嘉馨被他说动,连连点头,摆出星星眼看着我,虽然没说话,但一副很想去的样子。

    “看吧,吴嘉馨也想去,你别扫了别人的兴。放假这么久不见,就聚个餐嘛,到时候我送你回去。”

    他这样诚恳,再犹豫推却就显得有些矫情了,我只得答应。反正哥哥天天那么晚回来,我只要早点回去应该没事。

    如果我知道今天这一顿饭会带来后来的许多麻烦,就算是吃满汉全席我也不会去的。可惜,当我开始后悔的时候,为时已晚。

    罗维的爸爸果然很疼他,他在酒店请人吃饭,罗维觉得无聊,要喊同学一起,他便给他在隔壁开了个房间,还专门派车帮他接人,中途还特地过来同我们打招呼,果然,只有这样的爸爸才养得出罗维那样的儿子。

    大家并不是很拘谨,嘻嘻哈哈地讨论着暑假生活。我同往常一样,话并不多,大多数时候都是微笑地在听,嘉馨本来就开朗,不一会儿就同大家混熟了,反而比我更像是大家的同班同学。

    宋奇峰体贴地为薛莹布菜,我看见薛莹脸上有甜蜜温柔的笑意,两人眼波流转,自有一种独特的亲昵,仿佛视众人为无物,一时倒让我看傻了眼。

    罗维撞了我一下:“你不会那么迟钝吧?两人在一起好长时间啦,班上还有谁不知道?”

    “我。”我老老实实地回答,“还有杨云开。”

    他翻了个白眼:“活死人不算人,也就是你了。少大惊小怪的,薛莹该不好意思了。我兄弟可是把她宝贝到天上去了的。”

    我收回眼光。

    我确实不应该那么大惊小怪,年少懵懂的时期,我们周围总是会冒出一对对这样的小情侣,但学校和家长对早恋从来都不会手软,所以大家不得不遮遮掩掩。我消息向来不灵通,在这方面开窍得也晚,虽然依稀听同学讨论过,却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这样大方承认关系的一对。

    我光顾着好奇宋奇峰和薛莹,嘉馨出去了一趟又回来也没注意到。不经意地转头,却见她的脸已经红到了耳根下,眼神也有些慌乱。

    “你怎么了?脸怎么这么红?”我吓了一跳,第一反应是她不会对海鲜过敏吧。婶婶某次带我出去吃饭,席上有个小孩子海鲜过敏以后也是满脸通红,大家开始没注意,直到他开始四处乱抓叫痒的时候才反应过来,好一个手忙脚乱。

    她连忙用手捂了捂脸:“是吗?房间里太热了吧。”

    “你刚才出去啦?”

    她眼神突然又晃了一下,马上镇定下来:“我去了一趟洗手间。”

    我正准备同她讲我刚才的发现,却看她已经怔怔出神了。

    有些奇怪,我转过去,不再打搅她。

    虽然我跟嘉馨一再推托,罗维却坚守承诺,一定要送我们回去,不过车是他爸爸的司机开的。嘉馨家同我家很近,本想同她一起下车,罗维却不干,非要司机开进了我家小区。他同我一起下车,我同他道别后就要进门,他却突然叫住我。

    “梁满月。”

    我回头:“还有什么事?”

    他却一下子结巴起来,“没没什么。”

    “那我进去啦,今天谢谢你的款待。”

    “等一下。”他又喊住了我,犹豫了一下,“你以后经常出来跟我们玩啊。”

    “行啊。”

    “那你家电话多少,我好找你。”

    我扑哧笑了出来,报了家里的电话号码:“你今天怎么有点傻啊?”

    他被我一笑,挠了挠脑袋:“好像是啊。”

    “好了,我进去了,你快点回去吧,再见。”

    “啊,再见。”

    进门之前我又回头看了一眼,那一晚的月色很好,虎头虎脑的罗维站在月光下,双眼一直注视着我。

    其实我隐隐地能感觉到罗维似乎要对我说什么,但我不敢听也不敢想,只能装傻。

    我朋友很少,话不多,性格也不算开朗,在班上如果不是罗维,大概很少有人会注意到我,更不用说喊我一起出去玩。虽然总是同他斗嘴,但我心里已经将他当成比较好的朋友。我珍惜自己的每一个朋友,所以,不想让自己一不小心就失去。

    可是,我一边洗脸一边这样想着,不经意抬起头,镜子里的女孩竟然不由自主地微笑着。我连忙拍了拍自己的脸,梁满月,笑什么笑,闭嘴!

    哥哥还没回来,陈阿姨已经回家了。我独自一人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才上楼。

    刚刚躺到床上,听见楼下似乎有响动,紧接着就是陌生的人声。我心中一惊,首先想到的是那种入室行窃的新闻,连忙跳下床,却不敢下楼,翻出了手机紧紧握在手里,打算一有不对劲就报警。

    我躲在门后,一颗心几乎提到了嗓子眼,抓不准是不是要报警。忽然听见有人说:“刘成蹊,刘成蹊,醒醒,到家啦。”

    虚惊一场,我松了一口气,放下手机走出去,却见客厅的灯已经打开,哥哥闭着眼睛倒在沙发上,旁边两个男生正在叫他。

    他们看见我出来也吓了一跳,还是其中一个穿着衬衫的男生先反应过来:“你是刘成蹊的妹妹吧?你哥喝醉了,我们给他送回来。”

    我连忙下楼,另一个男生抱怨:“靠,太恶心了,下次谁灌他酒我就跟谁拼命。”

    “谁知道他喝醉了这个模样,见人就亲,我不恶心啊?”穿着衬衫的男生见我下来,自我介绍,“我叫陈放,他是陆怀翎,我们都是你哥的同学,今天一时冲动,把他给灌醉了。不好意思啊。”

    “没事没事,谢谢你们送他回来。”我冲他点点头,忍住笑,原来哥哥喝醉了这么奔放。

    两人又帮我将哥哥抬上了楼,放到床上。

    “今天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本来还想看看刘成蹊喝醉了什么样子,结果硬被亲了两三口,我回去得好好吐吐。”陆怀翎恨恨地说,又猛擦了擦脸。

    “行了行了,你下次再报仇吧,咱们先走吧。”陈放笑着拉他。

    我将两人送到门口,再次感谢了一番,他们摆摆手:“不用了,你快回去吧。”

    我小心将门锁好,关了灯,上楼。

    本想就这样回房,但一想,哥哥好歹也是个醉酒的人,就那样放着不管也不好,于是又进去帮他脱了鞋,开了空调。我难得能光明正大地观察哥哥,他的双眼一直闭着,眉头微微皱着,又浓又长的睫毛在眼下打出阴影,脸在灯光下显得格外白皙。

    我撇撇嘴:“长那么白干什么,又不是要去做小白脸。”

    哥哥并没有反应,我忽然心中一动,快快快,趁他睡着了,有仇报仇。

    我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戳了戳他的脸,没反应,再戳一戳,还是没反应。

    “狂躁症,小心眼,又喜欢使坏又喜欢欺负人,又不让我回家又不让我去英国,晚上回家晚了还骂我,还老支使我做东做西,满肚子坏水。谁笨啊,谁是白痴,谁是傻子,就是你!”我一口气说出来,只觉得畅快淋漓,虽然不是什么实质性报复,也已经够让我心满意足了。

    我冲他吐了吐舌头,又拍拍他的肚子:“哼哼,听不见吧,睡着了吧,现在不仅满肚子坏水,还有满肚子酒水。喝醉了就抱着人亲,还是男的,真恶心。”

    “谁说我睡着了?”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我差点灵魂出窍,只见哥哥已经睁开了双眼,目光灼灼地看着我。我一抖,来不及细想,飞快地向门外奔去。

    他却比我更快,一下子抓住了我的手腕,我砰的一下倒在他身上,想要挣扎,他却翻了个身,牢牢地把我按在身下。我惊慌:“你你不是喝醉了吗?”

    “不装醉他们怎么会放过我,我又怎么听得到你的心里话。”

    我内心暗骂他阴险,脸上却不得不堆出谄媚的笑容:“哥哥你真聪明。”

    他一笑,灿若春晖,我却感觉有阵阵寒气扑面而来:“我哪里聪明,我狂躁心眼又小。”

    “怎么会怎么会?”我努力让笑容显得更加甜美,“没人比你更好了。”

    “你少来,刚才那些话不是你说的?”

    “哪有哪有,你听错了,听错了。”我连连干笑。

    他突然伸手,对着我的脑门,狠狠地弹了一下。

    “啊!”我吃痛,眼泪差点都要被弹出来了,却不敢发怒,只能委屈地看着他。

    哥哥挑衅地看着我:“我就是满肚子坏水,你能拿我怎么样?”

    我忍住内心想要骂人的冲动,努力让自己可怜一些:“哥哥,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他就这样看着我,眼神太过于深邃,幽深得让我看不出他在想什么。热热的呼吸喷在我脸上,让我的脸没来由地红了起来。我身上只穿了一条小碎花睡裙,两人贴得这样紧,他的身体很热,鼻尖也微微冒汗,让我觉得很是不对劲。

    “哥哥,哥哥?”我挣扎,努力地想要挣脱开来。

    “别动。”他身体突然绷直,僵硬了起来。

    我不敢动,不明所以地看着他。

    他突然伸出手,蒙住了我的眼睛,凶巴巴地说了一句:“睡觉。”

    说完头一下子压在了我的肩胛骨上。我被他突然放松了重量这么一压,差点连气都喘不过来。

    那时我虽然懵懂,却也知道,这样的姿势如果是亲兄妹还好,可对没有血缘关系的我们来说,还是太超过了。我想,肯定是酒精的原因,让哥哥的脑子变成了糨糊,来不及思考。

    我一直睁大眼睛,半晌,哥哥的身子已经倒在了一边,耳边传来均匀的呼吸声,握着我的手也稍稍松开。我屏住呼吸,轻手轻脚地将他的手拿开,小心翼翼地挪出了身体,飞也似的逃了出去。回到房间后才开始大口大口地喘气。

    我果然不适合做坏事,一做就被抓住。可惜我没学过催眠术,要不现在马上就去给哥哥催个眠,让他忘记今晚的一切。

    第二天我起来,哥哥竟然破天荒地没有出去,坐在沙发上看报纸。我暗自心惊,惴惴不安地下楼,讷讷地喊了他一声。

    他将视线从报纸上移开,不屑地瞥了我一眼:“猪。”

    还是一样的臭脾气,还是一样的毒舌。

    我忐忑的心却突然放松了下来,不再紧张,也不生气,自顾自地吃早饭去了。

    果然,昨天晚上他其实还是有些醉了,连发生什么事情都忘了。幸好忘了,否则还不知道要怎么整我呢。

    阿弥陀佛。

我只是难过不能陪你一起老最新章节地址:https://www.biqugetw.com/book_10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