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只是难过不能陪你一起老 > 第8章

第8章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et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嘉馨在一夜之间变了很多。

    我不知道苏冽跟她说了什么,是坦诚相劝还是恶言相向,但这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嘉馨终于放弃了他。大家都猜到了些什么,却很有默契地什么都没问,待她如往常。看着她异常沉静的面容,我并不担心,时间永远是最好的良药,我们受过的伤、流过的泪,终究会随着时间的流逝消失不见。

    自从那次被我挂了电话之后,我和哥哥仿佛进入了冷战阶段,他一直没再打过来,我当然也不会打过去。往家里打电话的时候婶婶让他跟我说两句,结果等我过去接的时候那边电话已经挂了。刘成蹊有的时候就是这么小心眼。

    虽然有些不习惯,但想一想我们本来就不好,这样只是恢复到从前,也就释然。

    一个月以后哥哥放暑假,却没有回家,说是跟同学一起接了一个项目,要留在北京。我安慰自己,应该不是因为我,他一向不把我放在眼里,我对他也没那么大的影响力,这次不回来,应该是真的有事。

    姥姥一边数落哥哥不孝顺,一边对婶婶感叹:“成蹊现在真的是长大了,从前只会花钱的小孩子现在也能自己工作赚钱了。”

    暑假放到一半时哥哥还没回家,婶婶和姥姥放心不下他,尤其是姥姥,总是念叨着哥哥,干脆决定一起去北京看他。作为家中女性的一员,我也被两人带着一起去了。

    虽然我不确定哥哥是不是想见我,可是婶婶和姥姥都开了口,我留在家里也没什么事做,索性就当去北京旅行了。

    婶婶和姥姥对北京都十分熟悉,之前婶婶到北京出差的时候也去过哥哥的公寓,所以就没通知哥哥,想给他个惊喜。

    哥哥的公寓就在他大学旁边,我们在酒店放好了东西径直过去。门铃按了半天,婶婶几乎要放弃给他惊喜打电话给他的时候,门终于开了。

    眼前的人睡眼惺忪,头发比鸟窝还乱,胡子更是不知道多少天没刮了,看起来邋遢又颓废。开门的人打了个哈欠,看到是我们,顿时呆了。不仅是他,姥姥、婶婶和我,全部目瞪口呆。眼前这人分明是哥哥,可又邋遢得完全不像哥哥。

    “姥姥,妈,你们怎么来了?”他又看了我一眼,“还有你?”

    婶婶和姥姥马上进入了战斗状态,拖着他就冲进去收拾了。公寓里是可想而知的乱,沙发上丢的衣服也不知道是穿过还是没穿过的。姥姥一边叹息一边开始大面积清理,我跟在后面,帮忙清捡着衣服,浴室里传来哥哥的喊叫:“妈你轻点,轻点!泡沫进眼睛里去啦。”

    “少废话,别动。”

    一个小时以后,我们才把哥哥的公寓收拾干净,哥哥已经清洗干净穿戴整齐站在一旁了,他插不上手,只能在一旁嘟囔:“你们收拾个什么啊,到时候钟点工来了自然会收拾的。”

    “还钟点工呢,乱成这样,我可丢不起那个人。”姥姥冷哼,“早知道这样,当初就应该让你姥爷把你送军校里去。”

    哥哥笑嘻嘻地坐过来哄姥姥:“好姥姥,我知道您对我最好了,怎么忍心把我送军校去。我就是最近忙起来才没收拾,平常我这儿可都是干净得一尘不染的。”

    “就你,还一尘不染呢!”姥姥不相信,“你什么样我还不知道。”

    “那是,我哪儿骗得了您,这世界上最了解我的人就是我姥姥了。”哥哥一点也没有不好意思,仍旧笑着讨好姥姥。二十多岁的哥哥,遇到了姥姥,还是像小孩子一样。

    姥姥忍不住露出笑容:“就你会说。”

    “哪儿只会说,我这次赚了点钱,明天带你们去逛街,想要什么我埋单。”

    “赚了点小钱,还不够你嘚瑟的。”婶婶说,“你那点钱,还是自己留着吧。”

    “你怎么知道是小钱?”哥哥面有得意之色,但也没透露是多少,“反正够你们花的了,我第一次赚钱,当然要孝敬我姥和我妈了。”

    “你别忘了你妹妹,圆圆在家可经常提起你,一点没有当哥哥的样子,妹妹来了还要帮着你收拾屋子。”

    哥哥扫了我一眼,那样子明显就是不相信,但也没说什么。我汗颜,婶婶您还真会为我说好话,我那不是投其所好才偶尔在您和姥姥面前提一提他嘛。

    姥姥和婶婶跟哥哥聊得正开心,门铃响了,哥哥看似随意地看了我一眼,我暗暗地叹了口气,自动地站起来去跑腿开门。

    一个高挑的长发美女站在门外,看到开门的人是我,她有些惊讶:“你是谁?”

    “我我是刘成蹊的妹妹,你是”

    她脸上马上绽放出漂亮的笑容,对我伸出了手:“我是路文琪,你哥哥的女朋友。”

    女朋友!这下轮到我惊讶了。哥哥以前在电话中也讲了一些自己的事,但并没有提到这位女朋友啊,难道是最近交的?惊讶归惊讶,我还是同她握了握手,请她进来。

    哥哥一看见她,就皱起了眉:“你来干什么?”

    “来喊你吃饭啊。”她笑吟吟地说,看见旁边坐着的姥姥和婶婶,她问,“这是”

    “我妈,我姥姥。”哥哥简单地介绍。

    她笑得更灿烂,马上热情地对姥姥和婶婶自我介绍:“姥姥好,阿姨好。我是路文琪,成蹊的同学,也是他的女朋友。”

    姥姥和婶婶对望一眼,婶婶对她客气地笑了笑,上下打量了她一下:“成蹊的女朋友,没听他说啊。坐吧。”

    她丝毫不紧张,一举一动都落落大方,显得十分自信。我偷偷看了哥哥一眼,他眼底隐隐有不快,显然并不是很欢迎路文琪的到来,但也没有否认他们的关系。

    “成蹊还愣着干什么,还不给你朋友倒水。”姥姥对哥哥说。

    路文琪马上笑着说:“不用不用,成蹊一向不把我当客人的,何况我也不渴。”

    “哦,那我也不跟你客气了。你来找成蹊有事的?”姥姥问。

    她看了哥哥一眼:“没什么事,我是来叫成蹊出去吃饭的。他总是不按时吃饭,吃也就是吃泡面,对身体太不好了,所以每天一到吃饭时间我就过来拖着他出去吃饭。”

    “那我要谢谢你了。我们都不在成蹊身边,也没人照顾他,这孩子,从小就不知道照顾自己。”婶婶接过话。

    “哪里,阿姨您不用跟我客气。对了,你们还没吃饭吧?不如我请大家出去吃饭吧。”

    “哪能让你请,我们也正准备出去吃饭呢,一起吧。圆圆也饿了吧,走,咱们吃饭去。”婶婶站了起来,招呼我。

    我点了点头,站起来。路文琪过来热情地牵起我的手:“你是成蹊的妹妹,那我也是你姐姐咯。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啊?”

    虽然不太适应陌生人的热情,我还是礼貌地回答:“我叫梁满月,姐姐好。”

    “咦,你们兄妹怎么不是一个姓?”她奇怪。

    我正准备解释,哥哥不耐烦地看了她一眼:“你问那么多干什么,我跟我妈姓。”

    路文琪笑笑,没有再问下去。

    这位路文琪姐姐显然是一位极会做人的人,在生活中想必也是左右逢源。她热情地邀我跟她坐了一辆车,一路上一直牵着我的手,待我极为亲切,不断地给我介绍周围路过的景物。我虽然有些不自在,还是露出笑脸,摆出一副极有兴趣的样子。我当然知道,她之所以待我这样亲热,当然不可能是因为我漂亮可爱让她一见如故喜欢得不得了,虽然她是这么说的,但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显然,她十分喜欢哥哥,否则不会对我如此上心。姥姥和婶婶对她都不是特别热情,也没显示出多大的喜欢,她当然要拉拢我。

    当然,如果可以,我想告诉她,我之于哥哥,显然没有她想的那样重要,事实上,我连他早上要吃包子还是饺子都左右不了。

    饭桌上,婶婶嘴角含笑,礼貌地询问着路姐姐的家庭情况,她十分得体地回答着,不时看看哥哥,对他微笑,显得十分甜蜜。哥哥却没什么回应,面色平常,姥姥只顾着对哥哥嘘寒问暖,替他夹菜。没人理我,我乐得轻松,自己一边吃,一边听着婶婶和路姐姐的对话。

    原来她是哥哥导师的女儿,同哥哥在一个学校,却不同系。父亲不仅是哥哥的导师,还是本校的博导,母亲则在另一所大学任副教授,算是书香世家了。我看了哥哥一眼,原来是老师的女儿啊。

    那时笑傲江湖正在热播,我也从图书馆借了金庸的原著来看,第一反应就是大师兄和小师妹了。只是两人之间,小师妹显然更加主动热情一些,我在暗暗叹息,那就不好意思了哥哥,你不算是令狐冲,你是林平之。

    听到她说她跟哥哥已经交往了快一年的时候,婶婶不悦地看了哥哥一眼:“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怎么这么长时间都不跟妈妈说,害得妈妈和姥姥一点准备都没有。”

    哥哥耸耸肩:“你又没问。”

    路姐姐连忙转移话题,不断地夸奖哥哥有多优秀,在学校多受老师喜爱,婶婶也没接着怪下去。

    “家父就特别欣赏成蹊,经常在家夸他是他教过的非常聪明的学生之一,做事灵活,有前途。”

    “哪里,令尊过奖了。”婶婶微笑,“他教过那么多学生,成蹊那点小聪明不值一提。”

    “不是的,家父是真的特别欣赏成蹊,他在it行业认识许多人,也有不少学生,成蹊还有不到一年就毕业了,家父说过,到时候成蹊在北京创办公司,他一定会尽力帮忙的。”

    “那你要替我谢谢令尊的好意了。”婶婶淡淡地说,“不过我和他爸爸都跟他商量好了,成蹊将来毕业的话如果不出国深造就回到家乡来,自己创办公司也行,接手他爸爸的公司也行。”

    路姐姐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她惊愕地看了看哥哥,随即恢复过来,呵呵地笑了几声,不再提这个话题。

    只是这顿饭,她的话渐渐少了下来,神色也有些恍惚,明显食不知味。

    吃完饭,婶婶吩咐哥哥送路姐姐回家:“顺便再带着圆圆在外面逛一逛,她第一次来,我们就先回酒店了,你记得早点把她送回来。”

    我笑得勉强,婶婶不喜欢别人就算了,还让我硬夹在中间做电灯泡。唉,小孩子也不好做啊。

    婶婶和姥姥走了之后,路姐姐沉默下来。她一直牵着我的手,有一搭没一搭地同我聊一些琐碎的话题。可我明显感觉到她的心不在焉,她不住地看哥哥,好像在等待哥哥跟她说什么。可是哥哥一直自己默默地走在一旁,一路无话。

    我们走过一家冷饮店的时候,她突然开口:“满月,你渴了没有?姐姐请你吃冰淇淋吧。”

    我刚准备谢绝,但注意到她的脸色,还是点了点头:“嗯,谢谢姐姐。”

    她带我进去,帮我买了冰淇淋:“你在这儿慢慢吃,我和你哥在外面有点话要说。”

    两人就在门口没有走远,透过玻璃我可以看见他们。

    路姐姐明显激动一些,哥哥则是一副淡漠的表情,只是任她说,也不还嘴。这个表情我在苏冽脸上也见过。

    我隐约明白了些什么,不再观察两人,低下头专心吃冰淇淋。

    其实我还是挺喜欢路姐姐的。谁都看得出来,她是真心喜欢哥哥,可是,哥哥也许并不喜欢她的过分主动与自作主张。

    冰淇淋快吃完的时候,哥哥进来了,他的表情看不出喜怒:“走了。”

    我老实地站起来,跟在他后面。

    出门的时候,却看见路姐姐竟然蹲在路边哭泣。

    周围来来往往的人都在看她,可她仿佛没感觉到一般,将头埋在膝盖中,脊背不住地颤抖。

    我不忍,扯了扯哥哥的衣角,指了指她:“哥哥”

    他竟然冷笑了一下:“别管她,走。”

    那是他的女朋友,他怎么会这么绝情?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跟上他,转去路姐姐身旁,低声安慰她,劝她起来,不要再哭了。

    她连头都没有抬,不理我,继续哭泣。

    周围人的目光让我有些尴尬,没想到她哭起来这样任性,不管不顾。

    “叫你走就走了。”哥哥过来拎起我的胳膊,又对路姐姐说,“路文琪,每次都来这一招,你不烦我也烦了。”

    她身子一顿,抬起头来楚楚可怜地看着他,双目红红的,我见犹怜。

    可哥哥偏偏不心软,拉着我头也不回地就走了。

    高傲就算了,偏偏脾气还不好,脾气不好就算了,偏偏嘴还恶毒,嘴恶毒也就算了,偏偏还这么冷血。我被哥哥拉着,身不由己,暗暗腹诽。不过表面上还是不敢表现出来,这人生地不熟的,万一他一生气把我扔下了,那我不是得上演少女万里寻亲记?

    他没有带着我打车,而是继续默默地走着。他手长腿长,走路速度也快,我在后面跟得差点都要小跑了。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在变相惩罚我?

    他突然停住,我一个不留神,一下子撞上了他的后背。

    “啊,好疼。”我苦着脸摸着鼻梁轻叫。

    他却笑了起来:“白痴。”

    虽然我很想告诉他,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是十分不对的,但是想了想我们之间的不平等地位,我决定还是自认倒霉,任由他嘲笑。

    看他心情一下子好了起来,我趁机跟他道歉:“哥哥,对不起。”

    “你对不起我什么?”

    “我上次不该挂你电话,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我错了。”我努力让自己显得诚恳一些。

    “我什么时候怪你了?”

    “那那你后来都没给我打过电话了。”

    他上下打量了我一下:“那你就不会打过来?”

    我堆出笑容:“我这不是怕惹你生气吗?”

    他哼了一声,问:“你那个朋友后来怎么样了?”

    “分手了。”

    “没怪你?”

    我心下顿时有些小得意:“没有,我们还是好朋友。”

    他看了我一会儿,终于伸出手,将我的头发揉得乱七八糟:“这么傻,以后怎么办?”

    “嘉馨和我是这么多年的好朋友,我不会看错人的。”涉及嘉馨,我忍不住分辩。

    “不是说这个。行了,走吧。”

    他说完继续往前走,只是脚步却放慢了。

    “哥,路姐姐看起来很喜欢你的。”我跟在后面,小心翼翼地说。

    “你懂什么!”

    “我是不聪明,可也不是真傻子啊。”我抗议。

    他笑出来:“那你就是假傻子,反正跟傻分不开边。别人给你点小恩小惠,你就想给别人卖命了。”

    我看着他漂亮的笑容,终于还是放弃了后面要说的话。以哥哥的智商,我想他应该不是不懂,他想怎样,我又怎么管得了。唉,路姐姐,不是我不帮你,我实在是爱莫能助。

    第二天,哥哥来酒店接我们。

    “怎么不见你的小女朋友啊?你不带她过来跟我们一起逛逛?”姥姥问。

    “带她干什么,跟你们又不熟。”哥哥搂过姥姥,“今天就咱们一家人去逛街,您想要什么吱一声,我鞍前马后地服侍着您。”

    姥姥笑,打了他一下:“臭小子,还鞍前马后呢。”

    哥哥带我们去逛新天地。一到那儿,婶婶马上来了精神,她对这里熟得很,根本不用哥哥带领,驾轻就熟地就带着我们四处血拼,哥哥则代替了叔叔的任务,尽管婶婶说不用,他还是十分积极主动地去付账。

    看得出,尽管婶婶嘴上拒绝,心里却是十分开心的,脸上带着自豪的笑容。

    他当然也没有亏待我,不仅给我的衣服付了账,还给我换了个新手机。

    我们在北京待了三天,三天以后,哥哥跟我们一起回了家。只是,一直到我们走,那位路姐姐都再没有出现。姥姥和婶婶大概都知道点什么,她们都不提,我当然也不会问。

    飞机上我在心底暗暗庆幸自己有远见懂得和哥哥冰释前嫌,否则他就算在北京不收拾我,回了家我也倒大霉了。

    “梁满月,真聪明。”我小小地夸自己。

    “你说什么?”哥哥转头看我。

    我马上又露出讨好的笑容:“没有没有,我是说,哥哥回家了,真开心。”

    “马屁精。”他不屑地挑了挑眉毛,嘴角却不经意地向上扬了起来。

    高三这一年,其实过得没有想象中那么紧张。

    高二的时候,我们班就被改成了文科班,我们几个关系比较好的同学,除了王凯转去了理科班,其他的仍然留在原先班级。

    经过了从前哥哥的锻炼,我对高三的试卷竟然来得比别人还熟悉一些,尤其是语文试卷,看来字典查多了也是有好处的。

    大概文科班真的要比理科班轻松一些,每天中午大家一起吃饭的时候,王凯都得抱怨好一阵子那些让他算得焦头烂额的物理题和心狠手辣的班主任。可是同在理科班的宋奇峰只忙着和薛莹甜蜜,根本懒得附和他,我们另外一些人无法感同身受,也只能象征性地安慰下,罗维干脆就在一旁幸灾乐祸了,弄得王凯每次都狂性大发,他又不能跟我们女生动手,结果只能和罗维互殴,我们在一旁看得哈哈大笑。

    男孩子的精力真是旺盛,高强度的复习都消磨不了,这样的互殴戏码我们每天都要看好几遍。

    那时我真的是懒,座位就在窗户旁边,天晴的时候阳光就会穿过窗户照射进来,温暖,和煦。如果有可能,我恨不得从早到晚都趴在桌子上,感受背后温暖有热力的阳光。罗维说我是得了软骨病,坚决不肯让我安生,只要一有空闲绝对会把我拉起来出去活动。那时因为要上晚自习,下午放学后大家都会在学校吃,罗维总是要拖着我去操场上看他踢球,天知道我根本看不懂,只好拖着嘉馨,一起坐在操场旁边聊天。

    那时觉得这样的日子真的是平淡无奇,大家不断地憧憬着未来,幻想着即将到来的大学生活,幻想着以后在职场厮杀的日子。却没有发现,真正最美好的日子,就在此刻。很多年后,我还会想起那时的蓝天,那时淡淡的青草味道,金黄的没有热力的夕阳,照耀着操场上挥汗如雨的少年和操场边抿嘴微笑的少女。

    我们的生命中,总会有一些时光,是我们温暖的来源。生活或许可以给予我们苦难、挫折、痛苦,但这些埋藏在心底的记忆,一定会在必要时给予我们支持,温暖我们的心灵。它之于别人,或许毫无意义,但对我们来说,确实那样的弥足珍贵。我爱的人,我最亲爱的朋友们,他们永远在那里,不曾老去。

我只是难过不能陪你一起老最新章节地址:https://www.biqugetw.com/book_10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