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只是难过不能陪你一起老 > 第9章

第9章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et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裴良宇转来我们班的时候,我正趴在桌子上睡觉,迷迷糊糊中听见后面有桌子搬动的响声,但只转了下头,又继续睡去。

    上课的时候,我醒来,同桌神色兴奋地凑了过来:“梁满月,你回头看,有新人转来,听说是复读生。”

    我揉了下眼睛,听她的话转过头去,就看见了低着头的裴良宇,这才明白,同桌的表情为什么会那么兴奋。

    无论是在电视银幕还是现实生活中,我都见过很多好看的男孩子,裴良宇绝对不会是最好看的那一个,但他一定是最能激发女生母性情怀的那一个。他桌上并无书本,单单放了一支笔,眼眸低垂。仅仅是坐在那里,就能让人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的神伤。仿佛一株在暗夜生长的植物,忧郁,形单影只,却依然散发着植物特有的气息。

    我得承认,那一刻我心中微起波澜。

    虽然不愿意承认,可这么多年下来,罗维好像不知不觉地走进了我心中,他笑的时候,我也想跟着笑,见不到他的时候,我会想念他只是我坚信,我们做朋友要比做恋人好很多。

    可是对裴良宇的小波澜,还是让我心中有些内疚。我不会,是一个花心的姑娘吧?

    裴良宇刚刚转来的那段时间,并不同人讲话,他总是独来独往,显得与周围的环境有些格格不入,有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势。于是我怂恿着罗维主动去同他攀谈。

    罗维不干:“你自己怎么不去?”

    “我怎么好意思去。你们都是男生,好说话。”

    罗维回头看了他一眼,撇撇嘴:“比活死人还阴沉,干吗要我去啊!”

    “你脸皮厚,心理承受能力强,受了打击也不怕,当然是你去。”

    “喂,你不会是对他有意思吧?”他怀疑地看着我。

    “怎么可能!”我睁大眼睛瞪他,“少废话,去不去?”

    他终于妥协:“去,去,行了吧。”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就是很想要认识他,了解他。嘉馨打趣地说:“你这是二八年华春心动。”

    我被她麻到,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可是我得承认,我对他很有好感。看看裴良宇,再看看罗维,不得不感叹人与人之间的差距还真大。

    事实证明男生的友情真的很容易建立起来,裴良宇竟然随随便便就被罗维攻陷了,当天晚上就一起去踢足球了。

    我坐在操场旁感叹:“怎么忧郁王子一下子变成了足球小子?”

    嘉馨拍拍我的肩膀:“你节哀吧,男生都是这种单细胞生物。”

    “我以为他会特别一点,好歹再多神秘忧伤个几天啊。”

    “唉草履虫的想法我就不多做评价了”

    开始我没反应过来这种变相诋毁,待我顿悟时,嘉馨早已拍拍屁股走人了。怒!

    当裴良宇开始和罗维勾肩搭背甚至上课在后面偷偷打斗地主的时候,我觉得我心中的小波澜一下子就变成了死水。虽然我还是觉得他好看,他不动的时候我还是觉得他忧郁,可是我知道,有一种感觉已经消失了。

    我悄悄叹息,这算不算是初恋胎死腹中?

    我问裴良宇:“你刚来的时候干吗要cos冰山啊?”

    “我高考调档了来复读,心情能好吗?”

    “那你干吗都不跟别人说话的?”

    他看着我,摇头哀怨地说:“那是因为没人跟我说话啊”

    罗维过来搂住他的脖子:“那我算第一个将你从孤单无助中解救出来的人了吧!我可是你的救世主啊。请客吃饭!”

    “吃早饭。”

    “不干!必须的肯定的一定的是大餐。”

    “那吃食堂。”

    “你找打是吧?”

    “打就打啊,谁怕谁啊!”

    裴良宇之后,我有理由相信,所谓气质这种东西,一大部分是看的人瞎想出来的。想着想着,瞎想就成了遐想

    相处久了,我们才知道,裴良宇家是做汽车代理的。他毕业的时候就拿了驾照,所以偶尔也会招摇地开着车来上学。

    罗维想车想好久了,打从初中起就经常拿着他老爸的车练手,结果把他爸那奥迪被练得千疮百孔,不是这儿磕着就是那儿碰着。他爸倒是不怎么心疼车,他心疼的是他那宝贝儿子,生怕以他那个开车的猛劲,哪天再出点什么事。所以任由罗维怎么磨,他都不肯松口给他买车,非要等他毕业了考了驾照再说。

    罗维平常的爱好就是在教室后面研究汽车杂志。他画画得很好,经常拿走我的笔记本在上面画汽车,可他不擅长画人物,画出来的小人都是一个脸。有一次上课他从后面把我的笔记本传过来,我打开一看,钢笔勾勒的跑车里坐了两个小人,他还用笔标记了一下,左右分别写了“我”和“你”。

    下课了我问他:“罗维你这是画的什么鬼东西啊?”

    他一副看傻瓜的样子看我:“车啊。”

    “车上坐的呢?”

    “我和你啊。”他说得理所当然。

    我将笔记本丢过去:“你自己看看,那么丑的脸,我就跟你长一个样啊?”

    他抓过笔记本,指着右边的小人:“你看清楚点,这头上是什么,我多么仔细,还区分的男女。”

    “你还好意思说,最恶心我的就是头上那个巨傻无比的蝴蝶结了,你什么时候看我戴过那种鬼东西了。”

    他抓抓脑袋,又用手指着车头的地方:“那你看清楚没,兰博基尼啊!我有了兰博基尼都还想得到要和你分享,你就没一点感动的?还跟我计较蝴蝶结。”

    “你幼不幼稚啊,画头傻牛就说是兰博基尼了,那你画只傻鸟不就是劳斯莱斯了。”

    他怒,拿着笔记本转身就走。

    “哎,你把笔记本还我。”

    “不还,品位这么差的人不配拥有画有我大作的笔记本。”

    “那我没本子记笔记了。”

    他顺手抓过旁边裴良宇的笔记本:“这个给你了。”

    裴良宇踢了他一脚:“你小子脸皮厚不厚,拿我的东西跟别人换。”

    罗维捂着屁股:“你还是不是男人,怎么跟梁满月似的,斤斤计较。”

    我拿着裴良宇的笔记本,哭笑不得。

    自从发现裴良宇会开车来上学之后,罗维对他一下子就亲热起来了,天天勾着别人脖子“老大”“大哥”地叫着,甜腻得让我们旁人都起鸡皮疙瘩。

    裴良宇也恶心:“有什么事你就快说,别告诉我你爱上我了。”

    罗维面不改色,说出来的话让其他人听了作呕不止:“我当然爱你了,咱们可是坚贞不渝的兄弟之爱啊。”

    嘉馨捂着嘴巴:“满月你快救我,给我拿个方便袋,我受不了了。”

    “不行你还是自己来吧,我吐得都没力气了。”

    “俩没用的一边去。”罗维瞪我们,马上转过身又对裴良宇笑得谄媚,“老大,晚上我送你回家吧。”

    “你恶不恶心,谁用你送。”

    “那可不行!您刻苦学习了一天,哪儿还能劳神费心地自己开车回家,还是让小弟代劳吧,没事您不用谢我,这是兄弟应该做的。”罗维一副义正词严的样子。

    “哕”我跟嘉馨继续抱头作呕。

    裴良宇恍然大悟:“原来是要开我的车啊。”他将钥匙丢了过去,“开吧开吧,只要你别跟着恶心我就行了。”

    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罗维家保姆每天都会接送他上下学,自从裴良宇答应把车给他开以后,他干脆每天早上让保姆送他去裴良宇家,然后再开着车带裴良宇来上学,晚上也是一样。如果让他老爸知道,自己的宝贝儿子天天赶去别人家给人做司机,不知他会作何感想。

    学生捕风捉影的本事其实不比大人差,他们两人不仅天天一起踢球,连上下学都是一起,我们这些知道内情的好友当然不会觉得有什么,可是在不明真相的人眼中却不是那么回事了。

    彼时日本漫画已经算是比较普及的读物了,耽美漫画也不少见。裴良宇气质柔和,平日里给大家的印象不是深沉就是忧伤,而罗维阳光俊朗,也算是青春热血好少年一枚,两人搭一起,正好算一柔一刚,于是,谣言就这样流传开来。

    我不知道传了多久,换过多少个版本,反正传到我们耳中的时候,两人已经海誓山盟誓不分离了,并且经过一系列的斗争,双方家长终于同意默认了两人的交往,所以罗维才会这样光明正大地天天接送裴良宇。

    裴良宇听到这个谣言的时候,脸色先是由正常转白,接着由白转红,最后变成了青色,他愤怒地瞪着罗维。

    罗维目瞪口呆,当裴良宇挥着拳头过来的时候他才开始大叫:“冤枉啊!冤枉!哎,大哥!你别动手啊,我不知道这事啊!我也是受害者啊!救命啊!”

    裴良宇的脸色依旧变换不停,嘴里怒吼:“你冤枉个屁,老子的名声全被你毁了!”

    罗维向我求救:“梁满月,快点,快帮我说说好话。”

    我耸耸肩,表示无能为力。

    虽然我们安慰裴良宇,谣言止于智者,可他还是不肯再跟罗维一起吃饭,连带着王凯也不过来了,说是要跟罗维保持一定距离,免得被卷入谣言之中。

    宋奇峰也拉着薛莹:“走走走宝贝,咱们去那边吃。”

    薛莹不解:“为什么啊?”

    宋奇峰瞥了瞥罗维:“你老公我这么英俊潇洒,我怕有人天天跟我一起吃饭把持不住啊。”

    薛莹顿悟,立马配合:“是啊是啊,我也担心得很,咱们先离某人远一点吧。”

    “呸!”看着躲到一边你侬我侬的两人,罗维大怒,“两个小人,落井下石。”

    说完他又看着我和嘉馨:“我就知道,还是你们俩最好”

    还没说完,嘉馨端起餐盘:“满月,我们去咱班女生那边吃吧,跟他坐一起,吃顿饭得遭受多少人目光的洗礼啊。”

    我看了看周围,深表同意,正想跟着她一起走,罗维一把抓住了我的衣角:“梁满月,连你都要抛弃我啊不要啊!”

    我犹豫的时候,嘉馨已经过去了:“不等你了啊,你愿意就跟他一起吧,也怪可怜的。”

    看着罗维可怜巴巴的眼神,我叹了口气,坐下来。

    “我就知道你最善良了,他们都不是东西,一点点小考验就经受不起。”罗维恭维我,又将自己的保温桶打开,拿出饭菜和汤,“来来来,喝我的汤吃我的菜,都给你喝,我家阿姨熬的花胶鲍鱼炖鸡,特滋补。”

    我一边喝着汤一边问罗维:“我要不要给你留着点啊?”

    “不用,你全喝了也没事。”

    “那你不给裴良宇留啦?好歹那是你绯闻男友。”我开玩笑地说。

    罗维突然沉下了脸:“梁满月,别人不知道我也就算了,难道你还不知道我心里想的什么?”

    我差一点被呛着:“什么?”

    他难得的严肃:“梁满月,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我到底喜欢谁。”

    他这样直白地说出来,我就是傻子也懂了。

    我一下子说不出话来,低下头默默地喝汤,见我沉默下来,他什么也没说。两人就这样默默地吃了饭,默默地回了教室。

    “奇怪,你们刚刚不挺好的吗,吵架啦?”嘉馨问。

    我摇摇头,什么也没说,一个人坐下,对着窗户发呆。

    好吧我承认,我是鸵鸟姑娘。可是罗维就这样明明白白地说出来,让我再怎么不相信、再怎么逃避也没用了。

    他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我们初一就在一个班,一路嘻嘻闹闹走来,说没有感情,那是假的。

    初一时的我胆小又自卑,只努力想隐藏在角落默默地做一个隐形人,是罗维总是缠着我讲话,不让周围的人忽视我,让我渐渐融入这个环境。那时除了嘉馨我没有任何朋友,是罗维带着封闭的我走进他的朋友圈子,带我跟他们一起玩。宋奇峰他们一直对我很好,相处久了这些感情当然是有的,可我明白我并不算是个人见人爱的女孩,他们最开始接受我,当然是因为罗维。我被温晨缠着的时候,是罗维去找他单挑,最后被打得满身是伤,看见我却还是努力地微笑。每每我想到那时他的脸,都有想要掉眼泪的冲动。

    罗维对我的好,我不是不知道。

    罗维是一个多么好的人,我也不是不知道。

    我不是不喜欢他,可是我不敢。

    如果一直做朋友,我想我们可以做一辈子,可是如果做恋人,我不知道能持续多久。我们都还这么年轻,年轻时的誓言总是那么真挚,却又总是那么易碎。

    不想面对的事情,你再期盼它迟些来,它总还是要来的。

    放学的时候罗维叫住了我,他让嘉馨先走,说有事要跟我讲。嘉馨一副了然的样子,对我神秘地笑了笑,就那样抛下我走了。

    在罗维面前尴尬得手脚都不知道往哪儿放,我还是头一次。

    他也很紧张,面色微红,呼吸有些急促。

    最后还是他先开的口:“满月,我喜欢你。”

    虽然已经知道,但听他亲口说出来,我还是忍不住面红耳赤。

    他接着说:“我不是心血来潮才想对你表白,我也不相信你真的不知道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喜欢你。我知道你可能不喜欢我,可你也不喜欢别人是吧?虽然我性子闹腾了点话多了点,但这绝对不代表我不是一个有担当有责任感的好男人。我会保护你宠你爱你不欺负你不骗你,我保证我们交往我也绝对不会影响你学习,所以”他目光灼灼地看着我,“你给我一个机会好不好?

    他一口气说完这一大段话,我的脸已经红得快要滴出血来了。

    怎么一向熟悉的罗维竟也突然变得让我有些认不出来了。他明明还是罗维,可是他的个子长高了,面容英俊了,连目光都比从前炽热。

    我不敢看他的双眼,犹豫了半晌,终于小声说道:“你再让我想想吧。”

    本来我只想一直假装不知道,一直将他当成好朋友,渐渐地模糊掉他的感情,以后他自然会遇到让自己更喜欢的女孩,那时肯定不会再想起曾经这种朦胧的情感。

    可是,为什么我会觉得这样开心?胸腔中喜悦的感觉逐渐分散到五脏六腑,整个人都仿佛掉入一个粉红色的世界,那种喜悦中又带了一丝畏惧的心情,让我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坐立不安。

    一连几天,我见到罗维都像老鼠见到猫一样闪躲起来,连嘉馨我都没好意思告诉她。可是大家明显从我们的态度上看出了什么,一有机会就对我挤眉弄眼,我只装作看不见,脸颊却止也止不住地发烫。

    第四天的时候,罗维终于忍不住了:“满月,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不喜欢我你就直说吧。”

    “谁说我不喜欢你了?”我突然问。

    “啊?”

    “我说,我没有不喜欢你。”我仔细地看着他的双眼说。

    他狂喜:“那就是喜欢了?”

    “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我如果不喜欢你,又怎么会和你做这么久的好朋友。”我同他打马虎眼。

    他的喜悦瞬间被失望所取代:“你知道,我说的喜欢不仅仅是朋友之间的喜欢。”

    我恼羞成怒:“罗维,你是不是非让我说出来啊,我们就不能有点心照不宣的默契?”

    罗维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你说真的?”

    我转过眼不看他,可嘴角的笑意怎样也掩饰不住。

    他大喜过望,一下子抓住我的手:“我保证,绝对不会让你后悔。”

    “嗯。但是,我有个要求。”

    “你说你说。”

    “咱们还像以前那样说话成不成?我别扭死了。”

    他笑了起来:“我也别扭死了。要是以后咱俩就跟刚才那样文艺来文艺去的,我真宁愿不谈了。”

    我使劲掐他:“好啊罗维,刚交往你就想着不要我啦。”

    他被我掐了也不躲,笑着求饶:“不敢不敢,我说着玩的,快放开我,上午还被裴良宇打了一顿呢。”

    “那是你自找的。哎,你不会其实真的是喜欢裴良宇,想拿我当幌子吧?”

    “梁满月你再说一句?”

    “好了好了我不说了,开不得玩笑。”

    “别跟我开这么恶心的玩笑成不?”

    罗维送我回家,连他家保姆的车都不坐了,陪我一起搭公交。一路上他一直将我护住,拢在胸前。

    “梁满月,你叔不是挺有钱的吗?企业家啊,怎么都不弄辆车来接你。”

    “我们家小孩没这么娇贵,以前我哥上高中的时候也没有车接送啊,习惯了。你要是不愿意搭就别勉强啊。”

    “不勉强不勉强,以后我天天陪你搭公交,我开心得不得了。”

    “喂,你上次那段话肯定打了草稿的吧,说得那么顺。”

    “我是什么人,这么聪明的大脑放这儿难道是摆设啊?”

    “你少来,是谁说自己不会骗我的,说实话啊。”

    “当然,我是做了那么一点点小准备,不准备不是太不尊重你了?”

    说老实话,我真的很开心,嘴角一直高高翘起就没掉下来过。回家的时候婶婶见着了问我:“今天什么事啊,这么开心。”

    我心中一惊,连忙抿住笑容,怕被婶婶看出什么端倪:“没什么大事,就是今天老师没留什么作业,难得地轻松了一回。”

    婶婶笑:“小孩子就是小孩子,一点小事都高兴成这样,厨房里有鸡汤,自己去端来喝。”

    我放下书包,去厨房端了人参鸡汤出来慢慢喝。自从上了高三以来,婶婶为了帮我补充营养,让陈阿姨每天都专门给我炖了汤,放学回来后好喝。当然,我深深地觉得,这么喝下去,最后补的不是我的脑子,是我的肉。

    喝完汤后我上楼回房间,想一想还是忍不住要笑。

    我拿起电话拨通了哥哥的号码,难得地主动给他打了一个电话。

    “喂,有事?”哥哥一点也不客气,他那边的环境有些嘈杂,大概是在外面玩。

    “没事,就是打电话问候你一下。”

    “怎么突然这么关心我了?”他问。

    “我一直特别关心你啊。对了,你跟路姐姐怎么样了?”

    “就那样。”

    “哦,那你们要好好的啊。我不打扰你啦。”

    “等一下你今天,心情特别好?”

    “嗯,对啊。”

    “中彩票还是抽筋了?”

    “我从来不买彩票,中什么?”

    “哦,那就是抽筋了。挂了。”

    没等我说什么,那边就挂了电话。

    说我抽筋?我不就是想跟他分享下我的喜悦嘛!不过,我今天心情好,我不生气,我不生气。

我只是难过不能陪你一起老最新章节地址:https://www.biqugetw.com/book_10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