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只是难过不能陪你一起老 > 第10章

第10章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et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二天罗维到了教室,没有像往常那样东走走西瞧瞧,反而就坐在座位上傻笑,大家想不注意都不行。问他怎么了他也不说,只是笑眯眯地看着大家。

    “完了完了,这孩子傻了,我得告诉宋奇峰去。”薛莹叹道。

    “昨天好像没下雨啊,怎么跟被雷劈了一样。”嘉馨也奇怪,“梁满月,不会跟你有什么关系吧?”

    我脸一下子红了起来,眼睛看向别处:“关我什么事,他神经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不会吧,我怎么觉得不对劲。”嘉馨扳过我的脸,让我正视她,“梁满月,你现在有权保持缄默,但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将成为呈堂证供。”

    我躲不过,只得叫罗维:“罗维你快过来,有人欺负我。”

    正傻笑的罗维立马起立跑过来,笑嘻嘻地将我们分开:“什么事啊,有话好好说嘛。吴嘉馨不是我说你啊,你看你人高马大的,怎么能这么欺负小朋友呢。”

    嘉馨指着自己:“我人高马大,我就比她高了那么一点就人高马大了?还小朋友,她就比我小一岁。”

    罗维摸摸我的头:“小一岁也是小朋友啊。”

    我护住自己的头:“不会说话就一边去,不然我要你何用。”

    “啊!”嘉馨瞪大眼睛指着我们,“你们什么时候和好啦?喂,梁满月,不会是”

    “对啊对啊。”我什么都还没说,罗维就忙不迭地点头。

    “别人说什么了你就在那儿对啊对啊的,白痴。”我瞪他。

    “好啊,你们好上了也不告诉我,梁满月你太不够意思了!”嘉馨差点跳起来。

    “我哪里不够意思了,我又没瞒你,你算是第一个知道的啦。”

    “对对对,满月说要低调,所以我们就低调了一点。”罗维帮我说话。

    “我早就看出来你对满月有意思啦。”嘉馨看起来比我们这两个当事人还要开心,一个劲地拍罗维,“恭喜恭喜,终于得偿所愿。”

    “同喜同喜。”罗维眼睛笑得弯弯的。

    “嗯,是应该同喜。”嘉馨笑得更开心,“薛莹,快去告诉你家宋奇峰,顺便也通知下其他同志,罗维要请客吃饭。”

    “遵命!”薛莹笑着点头,跑出去找宋奇峰了。

    就这样开始了。

    我没有谈过恋爱,不知道别人谈恋爱都是怎样的。我们之间没有突然转变,还是像以前那样经常吵吵闹闹斗斗嘴,只是每到最后他都会让着我,我说你说话啊你说话啊,怎么不说了,他也只是微笑地看我,什么也不说。我当然明白他这样是让着我,只有悻悻地转过头不理他。

    他在我的笔记本上画很多车,很多房子,每辆车上、每个房子里面都有两个一模一样的小人,其中一个小人头上戴了一个大大的傻里傻气的蝴蝶结。他画的车及房子个个惟妙惟肖构造精致,小人却还是怎么也没有长进。开始我会抱怨,可是看久了,觉得那两个小人还是蛮可爱的。

    他早上会去接我上学,虽然我说不用,可是每次走出住宅区,还是能看见他的身影,久而久之,就习惯了,后来他有时来得晚了点我还会不习惯,一直在那儿等着直到看见他的身影才会安心。

    下晚自习的时候我们会在大街上散散步逛一逛再回去,当然还是他送我。罗维第一次牵我手的时候,我被吓到,差点甩开他。他表面上看起来若无其事,可五分钟以后,我们两个的手全湿了,我终于忍不住抽出手来:“喂,你紧张个什么啊?”

    “你就不紧张了?还不是湿答答的。”他抱怨。

    两人相互看了看,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

    可是笑过之后又都觉得有些尴尬,他不再牵我的手,继续向前走,我快步走到他旁边,想了想,还是主动牵住了他的手。

    他停顿了一下,继而紧紧握住了我的手。两人相视一笑,虽然什么话都没有说,却还是觉得,喜悦暗暗地从心底攀了上来,慢慢地开成一朵花。

    我们也会有吵架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面对其他人的时候我都客气得很,在家更是乖巧听话得不得了,面对哥哥的时候根本就是逆来顺受,可跟罗维在一起的时候,却怎么也客气不起来,有时甚至有些任性。大多数时候都是他迁就我,过不了一会儿就笑嘻嘻地主动凑过来了,不停地说些讨巧的话,让我想继续板着脸都不行。

    当然,他也有气到不理我的时候,我学不会他的嬉皮笑脸,只好下课跑去他旁边晃来晃去,跟裴良宇说一些有的没的。裴良宇一向配合我,随声附和得很好,往往这个时候他就会忍不住了:“裴良宇你怎么这么低三下四的?梁满月你给我过来。”

    嘉馨说罗维太惯我了:“再这么下去好好一小白兔就得被你惯成小狐狸了!”

    “我喜欢,你管我。”他扯扯我的头发,“小朋友就是要惯着点。”

    我深表同意:“就是就是,别理她,她嫉妒着呢。”

    “梁满月!”

    嘉馨气得伸手要掐我,却被罗维挡过去:“和平,和平点,吴嘉馨你不是淑女吗?”

    我在一旁笑得得意扬扬。

    后来我想,那时我之所以会对罗维那样颐指气使,之所以连吵架了也不会怕,之所以会那样理所当然地被他宠着,都只是因为,我深深地确信,他喜欢我。

    他给了我一个那样美好的初恋,足够我在几十年后白发苍苍垂垂老矣之时回忆起来,仍然能感觉到甜蜜。

    在大多数人的回忆中,高三都是那么沉重那么黑暗的一年,可是,如果让我选择,我希望时光能永远停止在那个时候。或许在儿时,命运并不眷顾于我,我的爸爸我的妈妈,都选择了新的生活而放弃我,可是,叔叔婶婶爱我,给我最好的生活,哥哥也已接受我,待我不错,朋友在我身边,一直爱护我。还有罗维,他真正宠我爱我保护我。我真的很幸福。

    这一年的六月,哥哥毕业回家。他并没有选择继续深造,叔叔叫他进公司帮忙他也拒绝了。

    哥哥决定成立自己的网络公司,他拒绝了叔叔的资金赞助,但是有些关系还是需要叔叔出面疏通,叔叔虽然不太情愿,但是自己家的小孩,他还是要帮的。不过哥哥跟他保证,只要公司发展得好,等走上了正轨就去叔叔的公司,帮助他管理。

    叔叔对婶婶叹道:“看来你还要再等几年了,咱们出去旅行的计划又得搁浅了。”

    婶婶说:“这么多年都过来了,也习惯了,还差这几年?”

    “梁叔你正当壮年,最起码还能打拼二十年,怎么想什么退休。”哥哥恭维他。

    叔叔瞪他:“你拿我当牛使呢,快七十了还不让我休息。”

    随之而来的是我的高考。

    人与人真的是不同的,当年哥哥高考的时候轻松得不得了,跟往常根本没什么两样,叔叔婶婶也没有太过于担心他。到了我这里,虽然叔叔婶婶一再安慰我不用太紧张,叔叔甚至告诉我考不好也没关系,一定让我有学上。我表面上点头答应,回到房间,还是会没来由地有些焦躁。

    连爸爸妈妈的电话都较往常频繁起来,似乎他们在这个时候才会想起来,他们还有一个女儿。内容无非都是鼓励的话语,妈妈同我掏心掏肺,说她日子过得不算好,她对我没有什么要求,只希望以后我能帮衬着妹妹;爸爸则嘱咐我不要辜负了他的期望,不要辜负了叔叔这么多年的照顾。我真的很想问问,这些年来他到底为我做了什么,对我又有什么期望,还要用到辜负这两个字。可是话到口边,还是咽了回去,只是低声说好。

    我想我真的没什么出息,一遇到大事就胆怯。

    罗维看得出来我的紧张,他虽然不直接安慰我,可是每天晚上都会打电话给我讲笑话,虽然他的笑话实在不怎么好笑。比如说他讲,小明的同学都嘲笑他说他的头像风筝一样,小明很伤心,一个人去操场上哭,哭着哭着,他就飞上天了。然后他就自己在那边哈哈大笑:“哈哈,好笑吧!”

    我敷衍:“好笑啊好笑。”

    “这么好笑的笑话你都觉得不好笑?我这辈子就靠这个笑话活着呢。”

    我干笑:“哈哈哈哈哈,谁说我觉得不好笑了”

    “那我再讲一个,小时候,同学们总说宋奇峰是个傻孩子,宋奇峰伤心得不得了,就回家问他妈,妈妈我是不是个傻孩子?她妈就安慰他说,傻孩子,你怎么会是傻孩子呢哈哈哈哈。”

    我终于忍不住笑出来,不是笑这个笑话,这分明就是杂志上的冷笑话,好笑的是罗维这个讲笑话的人:“怎么这么傻啊,自己讲自己笑。”

    “你笑了就行了,本大爷一向不拘小节。媳妇儿,别想太多,早点睡吧!”

    “一边去,谁是你媳妇儿。”我啐他。

    “谁跟我说话谁是我媳妇儿呗,你要是不喜欢听,那我叫老婆、夫人、娘子?”他在那边胡扯,“关键我觉得其他的都太俗啊,宋奇峰也这么叫薛莹。”

    “好啦好啦,睡觉吧,晚安。”

    他的声音忽然变得柔和无比:“嗯,晚安。”

    我刚挂下电话,有人敲门,我开门,竟然是哥哥,他可是从来不进我房间的。

    看他的样子,刚从外面回来,衣服都还没来得及换,看起来有些疲惫。公司刚刚创建,各方面都需要他四处奔走,确实会很累。

    哥哥进来,扫了扫我的房间,自己坐到我书桌旁,随便翻着我桌子上的练习册。

    我不晓得他干吗过来:“呃,哥哥,你有事?”

    他斜眼看着我:“没事就不能来看看你?”

    人好看了就算斜眼看人也还是好看,哥哥虽然较从前黑了很多,却比从前更加的器宇轩昂,剑眉飞扬着英气。

    我一时无语,只好任由他坐那儿。

    他忽然皱皱眉:“这写的是什么,错了。”

    我一看,他指着的正是我的数学习题,我脸一红:“刚做完,还没对答案呢。”

    “你刚才跟人打电话呢?”他忽然话锋一转。

    “啊呃,是。”

    “谁啊?”他看似漫不经心地一问。

    “同学。”

    他明显不相信,似笑非笑地看着我:“梁满月,你是不是觉得自己长大了啊?”

    “什么?没有啊。“

    “你少在这儿跟我装傻,电话拿来,没收。”

    我不干:“凭什么没收啊?”

    “过两天就考试了,我怕影响你学习。”他说得一本正经,“考完试了再还给你。”

    “哥哥”我不晓得该怎么拒绝,本来就是他送我的东西。

    他皱眉:“少跟我撒娇,又不是不给你了。”

    “这影响不了我什么,再说马上就要考试了,再影响能影响到哪儿去。”

    他不再说话,只冷眼看着我,两人僵持了一会儿,最终我还是乖乖地把电话交出来了。

    他倒也没检查里面的内容,拿到就关机了,站起来,拍拍我的头:“睡觉吧,我走了。”语气轻松了不少。

    看吧,我的哥哥不仅爱多管闲事,还喜怒无常。

    他走了以后我才后悔,电话卡应该拿出来啊,我不是还有一个旧电话嘛。看来只好让罗维这几天不要给我打电话了。

    大概是高考之前把该紧张的都紧张完了,真正考试的那一天,我反倒不再紧张了。

    哥哥难得好心地开车送我去学校,到学校的时候,我正准备下车,他突然叫住我,递给我一个盒子,我打开一看,竟然是一串紫水晶,静静地躺在盒子中,散发着柔和的光芒。

    “给你的,戴着吧。”

    我已经习惯了哥哥时不时送些小礼物给我了,心知他要给的东西,拒绝也拒绝不了,干脆就欢喜地戴上了:“谢谢哥哥。”

    “嗯,去吧。”

    我下车,天朗气清,难得的好天气,远处罗维已经站在校门口了,宋奇峰和薛莹也在旁边,笑着说着什么。罗维的笑容在阳光下熠熠发光,明朗非凡。我缓缓地吐了一口气,笑着走了过去。

    最后一门考完的时候,校园里一片混乱嘈杂,有人欢呼有人丢书,不断有人从我身边走过,来来往往的人群让我一下子感觉陌生得很,我努力在人群中搜索,突然发现了杨云开的身影。

    自从分班以后我便很少看到他了,但是偶尔还是能听说他的大名,奥数比赛、物理竞赛、年级第一,曾经那个坐在我旁边的沉默的男孩,头上一下子顶了好些光环。

    他看起来与周围的环境有些分离,脸上的表情还是一贯的沉着,一个人默默地行走着。鬼使神差地,我竟然叫了他一声。

    他看到是我,大概是还认识我这个老同桌,停下了脚步。

    其实虽然初中坐了好长时间的同桌,我们之间的对话却少得可怜,叫住了他,我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了,只有拣最平常的问:“考得怎么样啊?”

    “还不错吧。”他回答。

    “哇,那重点大学应该没问题了吧?”

    “嗯。”他想了想,回答得很谨慎,也很自信。

    大概是考得不错的原因,他比平常平易近人了许多,竟然没有我想象中那样冷淡地用一两个字回答后就转身离去,反而摆出了一种想要交谈的姿态。

    “你,考得怎么样?”他问。

    “就那样呗,我一向成绩平平,能考上就不错了。”

    简单的对话后,两人一下子沉默起来。我们都不算健谈的人,尤其是他。

    我正局促的时候,罗维跑了过来,顺便接过我手里的包:“在这儿哪,找你半天啦,走啦走啦,其他人都等着呢。”

    他眼睛连扫都没扫杨云开,拉着我就要走。

    我顿住,冲杨云开笑了一下:“不好意思啊,我得走了,提前恭喜你了。再见。”

    “再见。”他微微颔首,转身快步离去。他的背影坚定挺拔,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却觉得看起来十分孤寂。

    罗维嘟囔:“怎么跟活死人在这儿讲话呢?”

    “怎么说都是同学,你对别人尊重点行吧。”

    “好好好,不是活死人,是杨同学,还看,都走了。本校最英俊迷人的校草就在你旁边你还看别人。”

    我掐了他一下:“脸皮厚不厚啊,你把裴良宇摆在哪儿啊?”

    他牵着我向前走:“摆哪儿,摆在我家马桶盖上。就知道你对裴良宇没死心,当初我就说他蓝颜祸水来着。”

    正好前面裴良宇笑着同王凯说着什么,我冲他喊:“裴良宇,这儿有人说你坏话”

    罗维马上捂住我的嘴:“胳膊肘向外拐,怎么就想喊别人来灭你相公。”

    不过已经来不及,裴良宇已经扑了上来:“不用问,就知道是你,得不到我就想毁灭我是不?”

    罗维最听不得别人提这事,立马把包递给我:“媳妇儿你先拿着,我得秒杀了这小子。”

    两人混战成一团,我笑着躲到一边,勾住嘉馨的手臂。

    两人之间的打闹不知道进行了多少次,不出意外将来还会继续下去。只是我想,这或许是在校园里的最后一次了吧。

    我看了看周围,熟悉的草木,熟悉的建筑,熟悉的操场、假山、池塘、凉亭。平常看起来再平常不过的景物突然之间让我觉得难分难舍。

    这里的环境这里的老师或许很久很久不会变,但是曾经在这里成长的我们,终于将要离去。虽然以后还有可能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要回来,可是我知道,这一天,当我们走出校门的那一刻,就已经真正离开了。

    后来我路过这里很多次,可是最终,我还是再没回来过。我没有勇气来面对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没有勇气进去承受物是人非的伤感与失落。所以,只有让我的中学,让那些青春美好的年华,永远存活在记忆当中。

我只是难过不能陪你一起老最新章节地址:https://www.biqugetw.com/book_10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