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只是难过不能陪你一起老 > 第11章

第11章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et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裴良宇已经先去开车了,刚走到门口,学校对面那辆银灰色的a4让我一下子停住了。

    是哥哥的车。

    我第一时间是庆幸自己挽着的是嘉馨而不是罗维。

    哥哥很迅速地发现了我,车窗摇下,对我晃了晃手,意思让我速速过去。

    我跟其他人说了一声,快速奔了过去。

    哥哥看我过来,挑了挑眉毛:“走吧。”

    我同他商量:“哥哥我想跟同学出去玩一会儿再回家”

    “那些人?”他看了看那边,眼神明显有不屑,“不行。”

    “都是我同学,我们就庆祝下。”我硬着头皮同他继续说。想当年,你高考的时候,可是喝到第二天凌晨才回来啊。

    他皱起眉头:“说不行就是不行了,我妈跟梁叔都在姥爷家等着呢。”

    他抬出姥爷,我就算再不情愿也只好屈服了,没办法,我冲对面耸耸肩,做出了一个无奈的手势。

    对面哄然,其中罗维的声音最大:“太扫兴了吧。”

    我暗暗叹息,我也没办法啊。对他们挥了挥手,示意他们玩得开心一点,我心不甘情不愿地上了车。

    太遗憾了。我一路上苦着脸,想用面部表情表达我无声的抗议。

    “嘴巴都要噘上天了。”哥哥看了我一眼,“枉费姥姥下午就忙活起来想要帮你庆祝了。”

    我不作声,眼睛看向窗外。

    他寒着脸不再说话,只是将车开得飞快。我暗暗心惊,不开心的是我,他气什么?我就摆了个脸色给他看,他不会就想给我酝酿个什么车祸吧。

    这样想着,我马上系好了安全带,表情也正常了一点。

    哥哥突然哼了一声,我脸一红,但还是摆出了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假装没听见。

    没办法,我是没出息的梁满月啊,我怕死。

    不过随后姥爷家热闹的程度让我马上将之前的遗憾放到了一边。

    叔叔婶婶都在,一向严肃的姥爷也比平时和颜悦色得多,见我来了忙招呼我过去他旁边坐。我同姥爷说了一会儿话之后就去厨房找姥姥,姥姥一见我进来忙把我往外赶:“正炸丸子呢,快出去,小心把你烫着,去洗个手,咱们马上就开饭了。”

    我吐吐舌头,听话地退了出去。

    去洗手的时候哥哥也在,我正准备转身去楼上的洗手间,他却喊住了我。

    “我洗好了,你洗吧。”他拿毛巾擦了擦手。

    洗好了手回头,他竟然还倚在门口没走,眼睛看着我。

    我挺了挺胸看着他,怎样,在姥爷家我可不怕你。

    “刚才嚷嚷声最大的那小子是你男朋友吧?”他突然问。

    我一呆,待反应过来他说的是谁之后,脸一下红到了耳根,但还是装傻:“谁啊,什么男朋友啊?”

    “你少跟我装,就你那脑袋骗得了我?你才多大啊就学别人谈恋爱了,我告诉你,趁早跟他分了。”

    “我不小了,你跟我差不多大的时候女朋友都会来打你妹了。”我小声反驳。

    他一窒,随即说道:“我跟你不同。”

    “有什么不同的。”

    “我是男的你是女的,我不怕被人骗。”他胡乱扯了个借口。

    “我又没什么好给别人骗的。”

    他瞪我:“反正我跟你说了,你要再跟他联系的话,我就告诉我妈和你叔。”

    我顿时没了话说,他不再理我,转身离去。我愤愤地盯着他的背影,无耻,小人。还说自己是个男的,越来越喜欢多管闲事。

    饭桌上一片其乐融融,我努力忽视哥哥的存在,只专心讨好姥爷和姥姥。其实我觉得根本没必要这样为我庆祝,只是考试结束,又不是考上大学,可是看姥姥笑呵呵的样子,我还是只能拼命地称赞她的手艺:“姥姥,您太神了,我在哪儿都没吃到过这么好吃的红烧狮子头。”

    没等姥姥开口,姥爷哼了一声:“那是,外面的东西能赶上你姥姥做的?以后馋了就回家吃。”

    我连连称是,点头如捣蒜。姥爷对姥姥的手艺,那是一向充满了无与伦比的自信啊!

    其实自从姥爷退休以后,家里很少这么热闹了。叔叔婶婶忙于工作,哥哥在外地上学,反倒是我回来得最勤。姥爷和姥姥有着北方人特有的亲切与热情,我知道,他们是真正将我当亲孙女看待的。

    我也爱他们,我的姥姥姥爷,还有我的叔叔婶婶。当然,除了我的哥哥刘成蹊。

    吃完饭,我帮婶婶和陈阿姨收拾好了桌子,婶婶又切了水果,我端去客厅,姥姥正在跟哥哥讲话。

    “前两天我跟你姥爷散步的时候遇到你李奶奶了,她家小孙女今年也正好毕业,在什么广告公司上班,小姑娘现在长得可漂亮了,你小时侯还跟她一起玩过,记得不?”

    “不记得。”哥哥回答得一点也不客气,“我什么时候跟小姑娘一起玩过。”

    我将水果放在桌上,老实地坐到一边。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姥姥要给哥哥介绍女朋友了。

    “不记得也没关系,你们年轻人,玩得来,一会儿就熟了。”

    “我没兴趣。”

    “怎么没兴趣了,你不是跟那个姓路的小姑娘分手了吗?”

    “姥姥,您孙子又不是什么无女不欢的大淫虫,谁说分手了就得马上再找一个了?我现在忙得很,没那个工夫。”哥哥拒绝。

    “又没要你马上就跟她谈恋爱,就是认识认识。”姥姥还不死心。

    “你少操那个心了。”姥爷发话了,“他年纪又不大,现在正是干事业的时候,少整那些不正经的。”

    哥哥附和:“就是的。”

    我悄悄撇了撇嘴,是谁天天把酒吧夜店当第二个家的,最不正经的就是他。

    姥姥不高兴:“谈恋爱怎么就是不正经了,你跟成蹊这么大的时候咱们可连婚都结了,那你也不正经了?”

    姥爷明显有些不好意思,但马上摆出一副严肃的表情来掩饰:“那怎么一样?”

    “妈,成蹊这么优秀,您还怕没小姑娘喜欢了?”叔叔接过话,“他公司刚成立,要忙的事情多得很,还是等过一段时间再说吧。”

    “就是。”哥哥说,“我着什么急,还是先管管圆圆的事吧。”

    我心中一惊,差点跳了起来,眼睛虽然还盯着电视,假装镇定,可全身的毛孔都瞬间收缩了。不会那么狠吧,要在全家人面前批斗我。我紧张地看着哥哥,他却不看我,继续说道:“她马上就要填志愿选学校,要忙的事一大堆呢。“

    我心中马上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太坏了吧,这样吓我。

    “她这种事我哪儿插得上手,你是他哥哥,还得你帮她仔细参谋参谋。”姥姥说。

    “要我说啊,还是读军校好。”姥爷开口,“圆圆,你要是读军校的话,我马上就去给老战友打电话。”

    我一阵恶寒,不要啊,不要啊,我就是一个好吃懒做顶没用的小虾米,要我去军校不是要了我的命嘛。可是我又不敢直接拒绝姥爷,一时间只是张着嘴,却说不出话来。

    还是婶婶好,替我解围:“爸,您还真打算让圆圆去读军校啊。她一个细皮嫩肉的小姑娘,您舍得我跟妈可舍不得。”

    “就是。”姥姥帮腔,“成天脑子里就想着当兵当兵,要去你自己去。要我说啊,圆圆就在本市上学就行,还能经常回家。”

    我感激得泪水差点就喷涌而出,婶婶啊,姥姥啊,我真爱死你们了!

    “你们这是妇人之仁。”姥爷皱眉,“年轻人,有什么是不能锻炼好的?”

    “你们也别在这儿争了。”一直在旁边没说话的哥哥说,“就她那点小成绩,分数够不够还是个问题呢。”

    “这个嘛,我可以打个招呼,通融通融”姥爷还不放弃。

    “爸,这个还是得问问圆圆自己的意思。”叔叔开口,“圆圆,你自己愿意去不?”

    一时间除了哥哥全家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我身上,姥爷的眼光尤为期盼,我有些不安,但终于还是硬着头皮,摇了摇头。

    看我表态,姥爷叹了口气,没再说什么了。

    我能理解姥爷的心情,他军人出身,一辈子都将军人看作一个很神圣的地位,哥哥没听他的话,他的希望都寄托在我这个其实不算他亲外孙的外孙上了。可我虽然尊敬军人,但那离我太遥远,我不能为了不让姥爷失望就随随便便地答应。

    难得自己这么有勇气,一直到回家我都还在佩服自己。

    我的第一志愿,最终填的是省大。

    省大是我最好的选择。虽然我也想读一个更好一些的学校,让爸爸妈妈在家乡能够更满意一些,虽然我也想像嘉馨那样,填一个遥远的城市,独立地去面对新的生活。可惜,我没有足够的勇气。

    罗维竟然也填报了省大,意料之外,情理之中。他本来就是那样任性的男孩,一旦投入了,便不会放手。

    其实就算我们都刻意忽略,我也知道,我们注定还是会分开。他去澳洲读书是早已定下来的,初中毕业的时候要不是他极力反抗,说不定早已过去了。说实话,我并不害怕分离,也不觉得分离就是分手。

    如果可以,我愿意就同他一直这样走下去,好友以上,恋人未满。我曾想过,如果将来我们都不会再遇见更爱的人,那么就算一直走到最后,我也愿意。

    我劝他不要这样,就算他去澳洲了,还有电话,还有网络,放假了他依然可以回来。这是一件关乎未来的大事,我不想他就这样草率,等到将来才后悔。

    他笑:“我又不是为了你才留下的,我自己舍不得走还不行?”

    “那你干吗跟我填一个学校?罗维,你不要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我认真地说。

    “我的成绩你又不是不知道,填省大我还怕上不了呢。谁说出国就前途光明了?有水平在哪儿都有水平,梁满月小朋友,你不要把自己的男朋友看得那么低好不?”他轻轻捏捏我的脸,满是溺宠。

    我拍掉他的手:“罗维,你相不相信我?”

    他不假思索:“相信。”

    “那我跟你保证——”我认真地看着他的双眼,“除非你不要我了,我绝对不会先离开你。谈恋爱,有时候不是一定要一直在一起的。”

    他脸上突然露出了大大的笑容,用力地将我抱住:“满月,你这样说,我真的很开心。”

    他的怀抱温暖而有力,有清爽的沐浴露的味道,我呆了呆,终于还是伸手环抱住了他。

    许久他在我耳边说:“满月,你叫我做什么我都愿意去做,我可以什么事都听你的,只除了这一件,好不好?”

    他的话语轻柔,虽然是询问,语气却是坚定的。

    然后他放开我,又挂起了一贯的笑容:“好了,这件事就这么定了。还能跟我这种大帅哥同校,你就高兴去吧。”

    我被他的笑容感染,终于也有了一丝笑意:“臭美吧你。”

    我隐隐觉得罗维不想去澳洲还有些别的什么原因,可是他不说,我也不想多问。其实我也没那么无私,他不去,我心里还是有些暗喜的。

    那时候我们不知道,有些父母,他们宠爱溺爱自己的小孩,孩子的一个笑容一个臭脸一声哭泣他们就会将最好的送到他面前,于是小孩就真的以为,父母一切都会依着他们。可父母终究是父母,他们比我们在这个世界上多生活了那么多年,关键的事情上,又怎会纵容自己的孩子。

    罗维同家里发生了激烈的争吵,双方都异常坚决,最后他父母干脆没收了他的零用钱和电话将他禁足在家里,为他订了最快的机票,想先将他送去澳洲再说。结果罗维趁家人不注意,从二楼翻了下去,离家出走,不知所终,已经有三天了。

    宋奇峰告诉我这些的时候,我大惊,前一天晚上罗维还打电话给我了,电话里一点口风都没透露,还无比轻松地同我说笑。我又后悔莫及又着急万分,后悔当时为什么没坚决地劝罗维出国,着急他现在的下落。

    “那他现在会在哪儿?快点,我们现在就去找他。”我着急地拉着宋奇峰就想出发。

    宋奇峰立马拉住我:“别着急啊,你能上哪儿找他去。”

    我看着他轻松隐隐有笑意的脸,顿悟:“你知道他在哪儿对不对?”

    他笑:“还不傻嘛,走咯,带你去找他。”

    原来罗维知道父母一定会去宋奇峰家找他,直接去找了他父母不太知道的裴良宇,裴良宇家在市北有套房子一直没人住,这两天罗维就住在那儿呢。

    我们进屋的时候,桌子上还摆着中午没吃完的披萨,罗维和裴良宇正聚精会神地坐着打游戏呢,听见有人进来也不理,罗维还头也不回地说:“老宋你终于回来了,撑着等你半天了,快过来给我顶一会儿,我内急!”

    我气极,抓起沙发上的抱枕砸向他:“罗维你个白痴,你还玩呢!”

    他回头,惊讶:“你怎么来了?靠,宋奇峰我告诉你别告诉她别告诉她,你还把人给我弄来了。”

    我继续抓起抱枕砸他:“你还怪别人,你神经病啊,学别人离家出走。”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气,说不定潜意识里,我害怕给罗维的父母留下不好的印象,罗维不肯出国有一部分是因为我,他们不会怪自己的小孩,只会对我不满。

    我边砸罗维边接,抱枕一共就四个,一下子就砸完了,我左看又看没找着东西,干脆拿起了桌子上剩的披萨。

    罗维大惊失色,刚喊了一声,我已经砸了过去,他伸手一挡,结果,结果

    披萨从盒子中飞出来,正好砸中了正准备站起来躲到一边观战的裴良宇头上

    事实证明,美男头上顶着披萨的时候,一点也不美,反而喜感十足。

    我们其他三人愣了一下,一齐大笑,罗维笑得最夸张,裴良宇愤怒地看着我们,一张脸已经完全扭曲,慢慢地伸手抓下了头上的披萨。

    我和宋奇峰发现不对,已经停止了大笑,只有罗维这个没眼力见的,还在那儿前俯后仰。只见,裴良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下子将披萨拍在了他的脸上。

    笑声一下子变成了哀号:“啊裴良宇你太狠了。”

    裴良宇还不解恨,冲上去就要跟他例行公事大干一场,罗维当然不会跟他对着干,满屋子乱窜:“裴良宇,你都反击了你还想怎样?”

    “想痛扁你!”

    “君子动口不动手啊哎哎哎,你放手,先放我一马,我尿急,尿急”

    这么一闹,我的气已经完全消了。其实我不仅仅气罗维,也气自己为什么当时没有好好地劝他,以至于让他同家里闹得这么僵。

    罗维坐在沙发上,用可怜兮兮的表情看着我,仿佛受了多么大的委屈一般。

    我叹了口气:“你回家吧。”

    “不回。”

    我转头去看另外两个人。

    裴良宇马上站了起来:“头上全是油,我得去洗个澡,罗维你别过来偷看啊。”

    宋奇峰则拿起了桌上裴良宇的车钥匙:“我没吃饭,我饿,找我老婆陪我吃饭去。”

    什么意思?置身事外啊。

    一时间客厅里只有我们两个,异常的安静。

    “你这样偷偷地跑出来,你爸妈会担心的。”

    “那我总不能就老实地被他们软禁吧,没事。”

    “罗维!”

    他马上又变回了小白兔一般的眼神:“媳妇儿你别担心,我就是吓吓他们,你当他们找不到啊,就这几天而已”

    我沉默了一会儿,坐到他身边:“罗维,你不要这么冲动这么任性好不好?”

    他的脸上还挂着微笑,握了握我的手:“没事,真的。”

    我鼻子有些发酸,不知怎么的,眼泪就止不住地一颗一颗掉了下来。他开始没发现,听我半天没出声,转头一看,马上手忙脚乱地从桌上扯了纸来为我擦。

    “你这是干什么啊?别哭了好不好,别哭了,我错了还不成吗?”

    我努力忍住眼泪:“罗维,你爸妈这么爱你,你不要让他们伤心好不好?”

    “好好好,我孝顺他们还来不及呢,我就是一时赌气,晚上我就回去。”

    “你听他们的话,出去读书吧。”

    他继续为我擦着眼泪,可是突然沉默下来。

    我抓住他的手,红着眼看着他:“我不想将来你怪我,也不想你爸妈恨我。”

    他看着我的眼睛,看了很久,终于叹了一口气:“满月,我真的舍不得你。”

    眼泪又继续流下来,我知道的,我真的知道的。虽然之前他不承认,可是明明很早以前就确定了的事,如果不是为了我,他又怎么会反悔。他对我这样好,我又怎么能视而不见。我一直渴望被人好好地爱护,好好地宠爱,不会离开我也不会抛弃我,牵起我的手就一直坚定地走下去。我知道罗维就是这个人,可是,我还是要劝他离去。

    我吸了一口气,看着他,缓缓地说:“罗维,你知不知道,就算我们一直在一起,也不可能永远不会分手,就算我们分开,也不可能一定会分手。”

    “我不是怕分手,我是真的不想去,不想在想见你的时候却见不到你。”他摇了摇头,忽然眼睛一亮,“满月,要不然我们一起去吧,我去跟我爸妈说。”

    我马上不假思索地拒绝:“不可能的。”

    不会有人同意,他的爸爸妈妈不会同意,我的家人不会同意,何况,我还不想让叔叔婶婶知道我和罗维的事,无论他们知道后是生气还是失望,我都害怕。

    他仰头倒在沙发上,就那样一直盯着天花板看了很久,然后突然用手遮住了眼睛:“好了,你不要担心了,我去。”

    他的声音充满了失落与沮丧,让我在那一刻,突然觉得自己好坏。

    会不会是我还不够喜欢他,所以才能坚定地劝他离开,所以才不能像他舍不得我那样舍不得他?这样想,我真的觉得自己有些对不起他。

    罗维终于自己回到了家里,他同意出去读书,但是不肯现在走,一定要十月份开学的时候再去,还要求父母同意他随时回来。他肯出去他父母就已经松了口气,对他的条件当然同意,况且我想,其实他们也是舍不得他的吧。

    有时候真是羡慕罗维啊,他之所以能那样有恃无恐,其实只是因为,他父母真正爱他。有时候,爱真的是我们战无不胜的武器。

    成绩出来,我果然就只高了省大的分数线八分,不过这样我已经很满意了。嘉馨就厉害了,她如愿以偿地考上了天津的那所大学,9月一到,便要离开这个她自小生长的城市了。大家都骂她太过于狠心,没心没肺的,因为其他人差不多都报的本市或邻市的学校,嘉馨只是在一旁小心翼翼地赔笑。

    那天晚上,我们俩并排躺在我的床上,我问她怎么会想要去天津读书,她沉默了一会儿,低声说;“我就是想去。”

    我转过头,黑暗中我看不清她的脸,但她的双眼直直地看着我,眼中是我熟悉的坚定。

    嘉馨下定决心的时候,都是这个表情。

    我张了张嘴,最终还是选择了沉默,只默默地摸索到她的手,用力地握了握。

    值得一提的是,杨云开的成绩不仅是本校第一,还是全市第二,虽然我们并没有多大的交情,可是这样一个强人曾经是我的同桌,我不禁也跟着感觉与有荣焉。

    罗维因为要离开,天天喊我出去玩,隔三岔五就组织大家出来吃饭,所以尽管是放假,我们见面的机会也不比平常少。幸好哥哥公司的事就够他忙的,我每天又回来得早,他回来的时候我不是在房间上网,就是在下面陪婶婶看电视,又或者已经睡了,所以他倒也没有再找我谈话。

    别人恋爱防的是父母,我防的是哥哥。

    哥哥的公司在临湖的商业圈,离家里有些远,有时候忙到深夜就直接在公司找个地方随便睡了。婶婶心疼哥哥,干脆跟叔叔商量了一下,在公司附近给他买了套公寓,方便他累了懒得回家的时候过去住。

    房子已经装修好,连家具都是现成的,虽然比不上家里,却也很是精致了。可婶婶不满意,一定要按照她的意思重新装修一遍,家具也要重新买过。叔叔和哥哥当然是没时间了,于是陪婶婶选购家具的任务当然是落在了我和叔叔的司机身上。

    其实装修还有选购家具都蛮有趣的,按照婶婶的喜好,最好是给哥哥装修出一个田园风格的屋子,不过以哥哥的性格,当他打开家门的时候,看到一个由浅绿和浅黄还有小碎花组成的房子,大概马上就会转身离开。

    可是女性天生就会被可爱浪漫的东西吸引,漂亮的碎花棉布沙发,可爱的布艺抱枕,华丽的水晶灯,还有巨大的柔软的公主床,全部吸引得我和婶婶挪不动脚步。

    婶婶想了想:“圆圆,反正你哥那儿还有空的房间,咱们给你也装修一间吧。”

    我惊诧:“给我?”

    “对啊,他那儿离你学校也近,以后你不想每天回家了就去那儿住。咱们要是把房子装得那么漂亮,你哥肯定不干,不过就装一间过过瘾,他能怎么样?”

    我看了看漂亮的公主床、可爱的梳妆台,终于忍不住点头答应。

    房子最终以黑红两色为主,低调却华丽,简约却不简单,墙上还挂了婶婶特意找人按照我们全家人画的油画,有单人的,也有全家福,虽然面目很抽象,却非常神似,让我喜爱非凡。

    哥哥看到房子的成品的时候,并没有特别惊喜,还是平常那副样子。不过还是对婶婶点了点头:“谢谢妈。”

    可是当他打开我的房门的时候,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嫌恶无比:“这间房是干什么的?”

    质感十足风格简约的家中隐藏了一间全是以浅紫色和小碎花为主的卧室,还真是让人意想不到。

    “这是我给圆圆装的房间。”婶婶很是得意,“怎么样,漂亮吧?”

    “好恶心。”他的评价十分直接,关上房门,鄙视地看了我一眼。

    “那是你不懂。”婶婶笑眯眯地说,“我跟圆圆都满意得很,以后她上大学了,学校里住不惯,没时间回家就住这儿。”

    哥哥看了我一眼,不置可否。不过我知道,只要他不反对,基本上就是同意了。

    我恨不得立马去我的房间打几个滚,因为实在是太漂亮可爱了。虽然俗气了一点,可是它满足了一个女孩子有关童话的所有幻想。想到以后这间房间就是我的,我几乎就要得意地笑出声。

我只是难过不能陪你一起老最新章节地址:https://www.biqugetw.com/book_10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