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只是难过不能陪你一起老 > 第13章

第13章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et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罗维走之前一直叮嘱裴良宇要好好照顾我,裴良宇当时虽然答应得漫不经心,却遵守得十分严格。虽然我们不同系,可他每天都记得拉我同他一起吃饭,可以跟着他混吃混喝,我当然十分乐意。

    这个学校有一些他以前的同学,我叫他们师兄。他们知道我是裴良宇兄弟的女友,对我都十分友善,因为裴良宇大部分时候都带着我,所以他们都叫我裴良宇的小跟屁虫,后来就简称为虫子了。我抗议了几次都无效,只好不情愿地接受。

    罗维打电话来的时候裴良宇经常抢过去炫耀功绩:“你快回来看看,我把你媳妇儿照顾得多好,白白胖胖的。”

    我听见罗维在电话那边笑:“好好好,等我回来就杀了吃肉。”

    “那我那份得多点,军功章里有我的一大半啊。”

    我夺回电话:“罗维你倒是回来试试,看被宰的是我还是你。”

    那边语气马上一变:“是我,是我,当然是我。”

    刚刚开学的时候,寝室的姐妹不管做什么都是集体行动,关系十分融洽,彼此之间也都很客气。不过时间有时候可以加深感情,也可以分离感情。

    寝室的女生们都来自不同的地方,生活习惯自然也不相同,性格也不同,相处的时间长了,矛盾也就出来了。

    虽然并没发生什么严重的事,但偶尔也会有些小口角,主要发生在性格比较冲的冯彩和谭燕秋之间。时间久了,寝室分成了两个小集体,冯彩、杨雯雯、夏敏之还有我经常在一起,谭燕秋和陈静同进同出。

    其实我谈不上和谁格外好格外不好,大部分时候我是个得过且过的人,但是因为冯彩就睡我的邻床,我们之间的交流也比较多,我自然就被划分到了她那一派。不过大部分时间都是冯彩、杨雯雯和夏敏之三人在一起,我要么回家,要么跟着裴良宇混吃混喝去了。

    裴良宇听我讲这种女生之间小小的钩心斗角很是不屑,然后就端出长辈的样子教育我不要参与这种事,我懒得理他,只低头专心吃我的麻辣烫。就大我两岁多点点,偏偏喜欢说教,真不符合他帅哥的形象。

    冬天来到,冯彩抱怨,怎么南方城市冷起来也这么不含糊。

    学校因为临湖,北风每天吹得呼呼作响。寝室和教室都不暖和,我天天将自己裹成一个球一样,出去的时候只露两只眼睛在外面,一回到寝室就马上钻到被窝里,裴良宇叫我吃饭我都很少去了。

    教我们现代文的老教授还教育我,说年轻人就应该学会抗冻,上课还裹得严严实实像什么样子,看他老人家年纪这么大了帽子围巾还是从来不戴的,羽绒服更是不穿,一件棉袄一件羊毛衫过冬天。我不住地点头,夸他身子硬朗,可是赞赏归赞赏,让我向他学习我还是不肯的。

    家里离学校比较远,回去肯定是赶不上第二天早上的课。婶婶知道我畏寒,提议让叔叔的司机过来接送我,我想了想,还是拒绝了。我并不想让自己显得比其他人特殊。婶婶说:“要不你就去你哥那儿住,那儿离你学校也近,我跟你们辅导员说一声。”

    我连忙摇头说不用,不过怕婶婶不放心,还是答应说会经常过去。

    当然事实上,我一次也没去过。

    我现在虽然不抗拒面对哥哥,可是能避过他的时候当然还是会避开,不管哥哥是不是经常去那里住,只要他有去的可能,我就不会过去。我们要做一对最普通的兄妹,虽然普通的兄妹不会避忌同住。

    我不知道婶婶有没有问过哥哥我去过没有,但既然她没有打电话来劝我回家,那我就不必担心。

    我这么注重保暖,竟然还是感冒了。

    开始我只以为是小病,吃点药睡一觉就过去了。因为我身体一向不错,很少生病,平时维生素也有记得吃。

    没有想到第二天起床的时候更加严重,鼻涕和眼泪一起流,卫生纸一刻不停地在用,课堂上净是我擦鼻涕的声音,连我自己都不好意思。大家劝我去打针,想到我们学校那冷清的没多少人气的校医院和散发着寒光的针管,我摇了摇头,只加了一件厚毛衣,不停地抱着热水喝啊喝。

    下午我叫冯彩帮我请了假,没有去上课。大概人生病的时候总会很脆弱,我想起在叔叔家的时候,只要有一点小咳嗽婶婶和陈阿姨都会煮浓浓的姜汤来给我驱寒,关怀备至。可是我不敢回家,一是没这个力气,二是怕婶婶知道了不快。我也不想告诉罗维,怕他担心,以他大惊小怪的性格,万一突然从澳洲冲了回来,我是绝对只有惊不会有喜的。

    我费力地从枕头下面摸出电话,打给嘉馨。

    她正好在上体育课,可是因为天津刚刚下了雪,大家都无心听从老师的指挥,自发地开始在打雪仗呢。听到电话那边她激动无比的声音,我也忍不住露出笑容。

    “这就大惊小怪了,我们寝室的冯彩说过了膝盖的雪她都见过,小心让班上的北方同学鄙视你啊。”

    “唉,没办法,我就是那见识少的浅薄姑娘,就让他们鄙视去吧。”她说完自己就在那儿哈哈地笑,然后又问,“你声音是不是有点不对劲啊,闷闷的,不会是生病了吧?”

    我心中一暖,但还是说:“没有,是因为我在被窝里窝着呢吧。”

    “梁满月同学你大白天的至于嘛,生命在于运动啊!不过你向来怕冷,组织表示理解,要注意身体啊!”

    “感谢组织的理解,希望组织也好好保重,组织的健康就是我们的财产,不能让同志们担心了。”

    她笑:“看在家乡同志们的面子上,我一定保重自己。”

    挂了电话我决定放空大脑,轻松一下,躺了一会儿,就也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这一觉睡得十分不踏实,一会儿感觉自己好像被火烤,一会儿又觉得自己被冰冻,我穿得多,动一下都十分不便,于是更加难受。

    模糊之间听见有电话响,我闭着眼睛摸了半天才摸到,只以为是裴良宇喊我出去吃饭,电话接通了就十分艰难地开口说道:“裴良宇我不去吃饭了,难受得要死了。”

    那边迟疑了一下,然后有男声问:“你怎么了?”

    我哑着嗓子想回答,却没什么力气,不想再讲话,就把电话给挂了,继续难受地睡去。

    蒙眬之中我感觉有人回来,有人在交谈什么,然后一个人伸手探了探我的头,冰凉的手让我顿时一个寒战,接着就被那个人抱了起来。

    他的怀抱虽然冰冷,但是十分宽大,让我觉得有种安心又熟悉的感觉,于是不由自主地还往里靠了靠。模糊地想着,裴良宇你还真够意思啊,我病好了一定请你吃饭。

    我被人摇醒,费力地睁开眼睛,眼前有个白色的人影晃得我头晕,连忙又闭上眼睛。我想我还不算糊涂,因为我还能分辨出这人是护士。护士阿姨一边拉着我的手一边说:“小姑娘可怜哦,怎么烧成这样才送过来?”

    “不干他的事,他不知道。”我想帮裴良宇解释,别人好心送我来看病,被误会了就不好了。

    “嘘,不要说话了,在这儿靠着睡一会儿,一会儿就打完了。”护士阿姨轻轻地摸了摸我的脸,又替我捋了捋头发。她的手有些冰凉,让我觉得十分舒服,忍不住睁了睁眼,对她露出一个微笑,隐约看见她也对我笑了笑。

    然后我又睡着了。

    我做了一整夜的梦,梦中好像有人在追我,我看不见他的脸,就跑,可跑又跑不动,仿佛是电影里的慢动作一般,十分艰难。后面的阴影一直在追赶,最后我实在是跑不动了,只好停下来喘气,一回头,来人却已经追过来了,我一惊,冒出了一身的汗,一下子就睁开了双眼。

    并不是寝室或者医院白花花的天花板,而是浅紫色的纱幔,还有蕾丝花边,身下的床软软的,往旁边一看,粉色和白色相间的梳妆台顿时让我坐了起来。

    这里竟然是哥哥的公寓!

    裴良宇呢,裴良宇呢?

    我的外套被随随便便扔在了沙发上,身上还是穿着昨天的毛衣,室内暖气十分足,身上的两件毛衣让我觉得自己又热又闷,臃肿得不得了。我脱掉一件毛衣,跳下床套上外套,光着脚走过心翼翼地推开房门。

    客厅里并没有人,我松了一口气。

    “你醒了?”后面突然有人说话。

    我吓了一跳,回头惊叫:“哥哥!”

    是哥哥,穿着一身居家服从后面走过来,看见我的反应他皱了皱眉:“大惊小怪什么。”

    我讷讷地问:“我怎么会在这里?”裴良宇好像不认识哥哥啊。

    他目光移到我脚上,眉头皱得更深:“去把拖鞋穿上再说话。”

    “哦。”我听话地去穿上了拖鞋。

    “过来吃饭。”他叫我。

    桌上已经摆好了两碟小菜和一盘油条,还有一杯咖啡和一碗粥,我自觉地走到了白粥那边,坐下,然后拿起筷子夹油条。

    他突然伸出筷子夹过我的油条,又指了指我面前的粥:“你就喝这个。”

    我脸一红,低下头默默地喝粥。

    白粥热乎乎的,虽然没有什么味道,可是非常的香,喝到胃里面暖洋洋的,十分舒服。

    我们没有讲话,一碗粥很快被我喝完,我抬头看哥哥。

    “看什么,厨房里自己盛去。”

    我端着碗走去厨房,果然有一小锅白粥在电磁炉上,我一边盛一边想,不会是哥哥熬的吧。

    见我回来的时候端着粥一脸好奇地看着他,哥哥颇有些不耐烦:“看什么看,老实喝你的。”

    哦,果然是他熬的。

    我还在埋头喝粥的时候,哥哥突然伸出手探了探我的额头,我惊得差点被粥呛着,瞪大眼睛看着他。

    哥哥不理我,自顾自地摸摸自己的额头:“不烫了。”

    忽然他又嫌恶地拎起我的一缕头发:“梁满月,你还是不是个女的,都油成什么样了?恶心。”

    被鄙视了

    我先是石化,而后羞愧得简直要钻到地下去,但还是小小地辩解了一下:“我平时不这样,是病了”

    “现在病好了。”他站起身下达命令,“把桌子收拾好把碗洗干净然后去洗澡。”

    我还没好呢,我无声地用眼神抗议,不过他视而不见,拿起桌子上的车钥匙:“中午我回来了送你去学校。”

    我目送他离去,叹了口气,转身去收拾碗筷了。

    幸好碗筷不多,也有热水,洗起来不费劲。我一边洗一边感叹,能这样用热水洗碗真奢侈啊,只有住校的人才会感受到热水的可贵!

    幸好婶婶仔细,衣柜里放了内衣和几件我平时穿的衣服,才不至于让我洗了澡连换的衣服都没有。我大病初愈力气还没恢复,洗起来还是有些吃力,不过幸好不着急,有的是时间让我慢慢来。

    洗完澡之后我本想顺便将换下来的衣物也洗干净,但想了想,还是找了个袋子将衣物都装了起来,总不能洗完了晾在这儿然后让哥哥给我收吧。

    吹干头发以后我蜷在沙发里一边看电视一边思考,到底哥哥是怎么知道我病了的,救我于水火之中的不是裴良宇吗?

    不过好在我虽然前一天烧得厉害,脑子却还是没烧傻,我翻出手机看来电记录,果然,昨天给我打电话的是哥哥而不是裴良宇。只是,他打给我做什么?自从那件事过去后,哥哥还从来没给我打过电话。

    想到那件事,我不禁又叹气,为什么昨天打电话的不是裴良宇呢?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好吧我承认,我被烧成了十万个为什么。

    哥哥回来接我的时候看见我手上的袋子有些疑问:“这是什么东西?”

    我顿时僵硬起来,干巴巴地回答:“呃衣服。”

    他马上明白过来,干咳了一声,眼睛看向别处:“走吧。”

    他送我回学校的路上我忍不住问他:“哥哥,你昨天打电话给我了啊?”

    他“嗯”了一声。

    我继续问:“有事啊?”

    他目不斜视一直盯着前方:“我问问你到底过不过来住,我妈打电话问了好几次了。”

    不等我回答,他又继续说道:“梁满月,你不用躲着我,我说不会了就是不会了。你要是觉得不方便,我搬去别的地方住。”

    他都这样说了,我要是再拒绝倒显得我小心眼了:“没有没有,我就是课有点多,出来麻烦。”

    哥哥突然从口袋里掏出一张信用卡副卡递给我:“你自己叫车过来,钱不够用就用这个。”

    这样的卡其实婶婶已经给过我一张,只是我还从来没用过,不过经验告诉我,哥哥给的东西我还没有拒绝成功过,只好接过。

    回到寝室的时候冯彩一下子就扑了过来:“梁满月你好啦?”

    我差点招架不住,连连点头:“差不多好了。”

    她双眼几乎闪成心状:“昨天过来接你的那位大帅哥是谁啊,我们还在寝室楼下呢就看见帅哥抱着你上车了,太帅太man了。”

    我说怎么突然对我这么热情,果然不是我的魅力:“是我哥哥”

    “哥哥!”冯彩激动地叫,“那你哥哥就是我哥哥了,哪天有时间叫他请我们吃饭吧或者我请他吃饭也行!”

    我只好敷衍:“等他有时间了吧”

    连见到裴良宇都没什么特别反应的冯彩竟然在见到哥哥之后变成这个样子,我只能说人和人的审美是有差距的。

    我的大学生活除了刚开始有些忙碌,后来一直是轻松又自在的。

    课少的时候可以睡到日上三竿,然后慢悠悠地洗洗涮涮,时间一到就屁颠屁颠地去找裴良宇吃饭。

    要不是偶尔还会和裴良宇同他的朋友在一起玩玩,我的生活真的就跟白开水一样寡然无味了。上过大学后我才明白,人生最纯净交友最没有杂质的时期已经过去了,大学里的朋友,或许你们一起吃一起住,一起说笑结伴同行,但归根结底其实只是找个伴而已。

    当然或许其实只是我不善于和别人交流,没有了罗维在一旁,我连说话都不像从前大声,与人交流三句半就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了。

    裴良宇觉得我这样十分不好,于是想了个法子将我安插进了学生会,还是外联部。他自己在学生会混得风生水起,虽然他经常强调这是自己的能力问题,我私下里还是不免暗暗地觉得长相起了很大作用。我将这个想法说给罗维听,罗维也深以为然。

    裴良宇将我带过去的时候不住地跟人笑眯眯地介绍:“这是我家闺女,性格太内向,大家多多关照,好好锻炼锻炼她。”

    我们的美女部长当时虽然也是报以热情的笑容不住地点头寒暄,但是当裴良宇走了之后我就发现,她并不喜欢我,大概是觉得我这种小虾米能力没有长相也不甚漂亮放在她这儿太占地方。

    不过她也没有为难我,虽然选择性忽视我,但是开会活动的时候还是都会喊上我。

    外联部其实就是为学校拉赞助的,部里的人大多相貌优秀口才了得交际能力非凡,而且以女性居多。

    我什么都不会,开始几次跟他们去拉赞助的时候都是在一边傻站着,有两个学姐比较照顾我,私下里就教我:“你笑起来好看,要是不会说话的话你就站一边笑就行了。”

    笑我还是比较拿手的,于是乎,后来出去的时候,在前面有礼貌有技巧地交涉的是部长或者学姐,旁边恭维附和的是其他同事,后面傻笑的人是我是我就是我。

    虽然我只是在后面负责傻笑,但是在潜移默化之下,我的胆子也稍微大了一点,遇上不熟的人跟我讲话也能面不改色地说上一会儿了,当然这种转变只有我自己能体会,裴良宇还是经常感叹说我怎么老是一副呆呆傻傻的样子。我自动将他的话忽视,决定还是好好地留在外联部。

    当然好处也不仅仅是这一些,外联部有自己专门的办公室,里面空调电脑一应俱全。虽然电脑归不到我使用,可是沙发大部分时间是属于我的,难得学校里有这种冬暖夏凉的地方,我当然跑得很勤,抱着自己的笔记本,一待就是一下午。

    我的笔记本是哥哥给我的,号称配置顶级性能优良,系统都是他们公司内部使用的,还装了几个他们研发的软件或者代理的游戏。当然其实我大部分时间都是抱着电脑看看看看电影,如果电脑有灵性的话,应该会大叹自己大材小用了的。

    罗维去澳洲半年之后,在没经过他老爸的同意之下擅自转了系,本来是去学工商管理的,结果他自己给转成了建筑。

    我记得之前他回来的时候还问过我,要是他不学管理了改去学盖房子怎么样。我想了想,他画画画得那样好,尤其是房子和汽车,说不定还真是有做建筑师的天分,于是笑笑说:“比起无良商人,我觉得你做有气质的建筑师比较好一些。”

    “你怎么知道我做建筑师就是有气质做商人就是无良了?”

    我上下看了他一眼:“气质这种东西,你是没有的,所以说,你要是做了商人的话,肯定经不住金钱的诱惑一步步变成吸血资本家,不过你要是学建筑的话,说不定长久熏陶下来还能跟气质搭上点边。不过没用啦,你注定要做无良商人啦。”

    他只是微笑没说话。

    我没想到他真的就自作主张地转了系,不管他老爸如何暴跳如雷,他妈妈后来还亲自去了澳洲想让他转回来,结果他就是铁了心要转,谁劝也没办法。罗维后来还原现场,模仿他妈拔高了的声音:“当初就是看这个学校商学院好才送你过来的,你现在给我改学建筑,那我们不是白费苦心了?”

    然后罗维就嬉皮笑脸地说:“那要不我跟您回去吧?”

    得到的回答当然是不行,但是他妈妈最终还是无功而返。

    我劝罗维:“你爸妈做什么也都是为了你好,你怎么总跟他们作对啊?”

    “我又不是他们的木偶,想摆弄我也得看我愿不愿意吧。”罗维不高兴,不过随后又兴奋起来,“别管这些了媳妇儿,以后我回来了给你盖房子,想要什么样的给你盖什么样的。”

    “那我要森林里的小木屋,但是不能漏风不能进水啊,虫子也不能有。”

    “你都多大了还做睡美人的梦呢,跟小姑娘似的。”

    “罗维你有点文化行不行?住木屋的是白雪公主,睡美人住的是城堡,你建得了吗?再说了,我本来就是小姑娘,什么叫跟小姑娘似的?”

    “行行行,你是小姑娘,你是永远的圆圆小朋友。”

    “恶心。”

    “你看吧,拣你喜欢听的说你又说我恶心。”

我只是难过不能陪你一起老最新章节地址:https://www.biqugetw.com/book_10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