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只是难过不能陪你一起老 > 第14章

第14章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et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经常照镜子观察自己。眼睛虽然大,却没有神,娃娃脸,鼻梁有些塌,轮廓一点也不深,无论从哪个方面都只能算得上顺眼而已,唯一的优点是皮肤白,一白遮三丑,虽然不像中形容的肤如凝脂,但也水水嫩嫩的。这都要归功于婶婶,她一直教我要注意防晒,阳光稍微强烈一点的天气里出门一定要打伞,薏仁是经常吃的,陈阿姨还总是熬一些对皮肤很好的汤汤水水,既美味又滋补。

    人说自己在自己眼中通常要比在其他人眼中好看40%,所以我总是提醒自己,镜中的那个人要打个六折,才是真实的自己。

    这样一想不免有些沮丧。但人已经不聪明了,总还是要有自知之明的。

    所以我不明白,为什么我这种掉进人堆里就难以找出来的女生也会有人追。可见男女比例越来越失调,男性同胞都只能盲目择食。

    大学刚刚开始的时候也有男生对我表示好感,但是还没等我回应什么裴良宇就站出来为我打发了。

    他的措辞是:“兄弟,你还是找别人吧,人未婚夫都有了,一毕业就结婚,死会了!”

    据说刚开始大家还都以为他是我男朋友,等裴良宇都交大学里的第二任女友的时候大家才明白,原来我们就是饭友关系。

    我不明白,为什么我总是能在一些格外恶俗的场合下招惹到桃花,难道我人生的定位其实就是肥皂剧女主角?

    从前招惹到温晨是因为在公车上助人为乐给老奶奶让座,这个从侧面看我们可以发现,隐藏在温晨同学不羁的外表之下的是一颗崇敬我国传统美德的火红的心。而招惹上唐明泽,则是因为一颗篮球。

    其实我觉得这根本就是我的错,我走路向来心不在焉神游天外,以至于在路过篮球场的时候完全没有注意到那颗天外飞球,不幸被砸中。

    事实证明,除非砸你的是姚明,被篮球砸到的杀伤力远远没有传说之中那么大,况且在紧要关头我还躲了一下,除了在被砸中的那一刻觉得十分的疼,传说之中的眩晕我根本没感觉到。

    但唐明泽不这么认为,大概是我的小个子迷惑了他的眼,让他认定我是个分外娇柔弱不禁风的女孩子,就算表面上没有表现出什么,内里也一定受了内伤。所以他坚持要陪我去医院检查一番,并且坚定地跟我说:“你不用担心,我会负责的。”

    他说这话的那一刻,我瞬间想到了我在家陪婶婶看的某部电视剧,前面的剧情全部省略,最后只有一个男人坐在床边抽着烟告诉躺在床上的女人:“你不用担心,我会负责的。”

    最后我经不住他的劝说,跟他去了校医院。

    医生大概也看得出来我根本没什么事,随随便便检查了一下连单子都没写就说:“小姑娘什么事都没有,回去吧。”

    出了校医院唐明泽还是一副不放心的样子,然后他跟我说:“同学,要不咱们互留一下联系方法吧,以后有什么事你也好找我。”

    显然他将自己当成了偶像剧或者言情的男主角,一个篮球不小心砸到了女主,便由此展开了一段浪漫的情缘。可现实生活中每天被篮球砸到的人何其多,篮球场上那么多男生,一不小心砸到谁是很正常的事,我倒宁愿被他砸到的是某个男生,由此展开一段剪不断理还乱的男男之恋。

    我已经不是曾经不懂事的小孩子,一遇到男生追求就吓得惊慌失措,然后不留情面地一口拒绝。连婶婶有时都会暗示我,我已经到了可以谈恋爱的年纪,遇到好的男孩子可以试着交往一下了。

    有时候回想起自己曾经对温晨的态度,我都会有些后悔,那时的我,应该是伤害了他的吧?直白往往很好用,可是也很伤人。

    我不能理解的是,为什么他一个五官端正家境优越的大好青年,偏偏跑来喜欢我这个毫不出众的小女生。我这样问他,他目光灼灼地看着我:“因为我觉得你性格很好,一定会是个好妈妈。”

    我哑然失笑,妈妈?

    “你想得未免也太多了。”

    “难道你不喜欢小孩子?”他紧张地看着我。

    “喜欢啊。”我点点头,“可我离妈妈这个身份也太遥远了吧。”

    他马上喜悦无比地说:“喜欢就好,我就是在寻找你这种女孩子。”

    “可是我已经有男朋友了。”

    他摇头:“我不在乎。”

    可是我在乎啊!我在心里暗道一句,面上还是挤出笑容:“我和我男朋友感情很好的。”

    “我打听过了,他在国外读书,你们能在一起的时间少之又少,何况国外诱惑那么多,难保他”

    “他不会的。”我打断他,听他这样说罗维,我不由得生气。

    他的目光紧紧地盯着我:“梁满月,要是你愿意,我们可以马上结婚。”

    “啊?”

    “房子可以写你名下,我再给你买辆车,迷你和甲壳虫你随便选。”

    我终于确定,这位唐同学脑子有点毛病。我不欲多谈,转身想走。

    他拦住我:“怎么了,跟我结婚不好吗?你不是很喜欢小孩子吗?”

    “同学,我想你真的想太多了,我们连朋友都不是,又怎么能一下子跳跃到结婚生小孩上。”

    “我们结婚不好吗?现在大学里的恋爱,有多少能有好结果的,就算最后能在一起,得奋斗多少年才能买房买车,过上好日子?和我结婚,我可以给你最好的生活,我虽然不浪漫,可我够实际!至于生孩子,你完全不用担心。”他顿了一顿,满是期待地看着我,“我已经有一个儿子了,你可以做他的妈妈。”

    我落荒而逃。

    这位唐同学,不知道是太高估了他自己,还是太高估了我。

    做他小孩的妈妈?我自己都还没长大呢。

    接下来他依旧坚持不懈了几个星期,有一次甚至直接拿了个钻戒来向我求婚,对他这种偏执,我无言以对,始终不为所动。

    最后还是麻烦了裴良宇,他做得十分绝,直接告到了唐明泽系主任那里去,说他骚扰女同学,严重影响到他人私生活,要求严肃处理。于是唐同学在大学里被光荣地请了家长,记了个处分,带回去好好教育了一个星期,他回学校以后,就再没有找过我。

    后来冯彩打听到,唐明泽的确有一个儿子,是高中时跟一个有夫之妇生的,小孩生下来之后丈夫发现完全不像自己,逼问之下他妻子才如实相告,两人自然是离了婚的,而女方把孩子扔到唐家之后,自己也远走高飞了。这样狗血神奇的剧情,我承认我在电视剧里也没看过。

    再后来我们听说,这位唐同学回来后依旧没有放弃,四处寻觅着适合做自己小孩妈妈的女生,只是,他最终到底有没有寻找到这么伟大的女生,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迷你还是甲壳虫你随便选”这句话,一直被裴良宇用来嘲笑我,每每他让我做什么事的时候,都会来一句,迷你还是甲壳虫你随便选。这句话他用得十分频繁,以至于后来连跟他一起玩的同学和师兄都开始跟风。

    “小虫子,帮我把衣服洗了吧,迷你还是甲壳虫你随便选。”

    “虫子,这首歌你唱,唱完之后,迷你还是甲壳虫你随便选。”

    “虫子,帮哥写篇论文行不?想要迷你还是甲壳虫你说一声!”

    我后悔莫及,为什么我当时要将原话给裴良宇复述一遍呢?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我算见识到了。

    省大校学生会最没存在感的人是谁?

    毫无疑问是我。

    只有在每次招新的时候,我才会被满怀憧憬的师弟师妹们尊重一下,不过也就是那么一会儿,每个新人在进来一或两个星期后就会发现,部门里最没地位的,就是整天过来打酱油的我。

    比我高一级或者和我同级的其他人,他们都会尊称一声师兄或师姐,但是轮到我的时候,大家就都直呼其名了,梁满月、满月、小月

    没办法,谁叫我看起来老实,没脾气,偏偏也没有过什么作为,他们不叫我小梁,我已经很满足了。

    结果那次跟裴良宇一起吃饭的时候,突然就听到有人分外热情地冲我打招呼:“满月,好巧啊,你也在这儿吃饭啊。”

    然后没等我回应,这个小女生就恭恭敬敬地对旁边的裴良宇点了点头:“裴师兄好。”

    裴良宇也礼貌地点点头:“你好。”

    在外人面前他一向保持着良好的形象,清清淡淡温润如玉,等那女生走了才问我:“那女生谁啊,叫你满月叫我师兄,难道她不知道我们是一届的?”

    我分外淡定地从碗里挑出一根胡萝卜:“她当然知道我们是一届的,不过她跟我们不是一届的,我们部刚进来的新生。”

    裴良宇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看着我:“梁满月,你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我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我要有什么反应?我也跟她打招呼啦。”

    “人家叫你名字,叫我师兄,你丢不丢人啊你!”

    我耸耸肩:“习惯啦。”

    某人无语凝噎。

    第二天我在办公室里对着电脑傻笑的时候,裴良宇突然过来串门。

    办公室里的气氛一下子变了,尤其是新进来的两个小师妹,脸都悄悄红了起来。我们的前任部长早已经卸任了,接她班的就是一直对我很好的两个师姐之一,不过我偶尔也会有些阴暗地想,师姐之所以对我这么好,是不是也是因为裴良宇?。

    裴良宇含蓄礼貌地跟大家寒暄了几句,突然走过来,微笑地看着我:“这次艺术节的企划书多亏你帮我做了,做得很不错,通过了。”

    我一头雾水地看着他,用眼神问他,什么企划书,吃错药啦?

    他仿佛没看见我的眼神,拍拍我的头:“好啦,知道你不想太高调,一会儿有空的时候过来找我啊。”

    不等我说话,他又转过头看向师姐:“这次艺术节的企划书已经出来了,一会儿我发给你,到时候还需要你们全力配合啊。”

    师姐站起来微笑:“一定一定。要不我现在过去拿吧。”

    “那也行。”

    然后两人就一前一后地出去了。

    他这是演的哪出戏?

    旁边的师妹看我的眼神一下子就变了:“梁师姐,你还会做企划书啊,好厉害啊。”

    “你们别听他瞎说,逗你们玩呢。”我跟她们解释。

    可是两人明显一副“我懂你意思”的样子,低下头默默地交谈起来了。

    过一会儿师姐回来了也是一副对我刮目相看的样子,笑着拍我肩膀:“满月,你挺厉害的嘛,听说是裴良宇没时间你帮他做的企划书?不错嘛。”

    我无奈:“师姐,你认识我这么久了,我什么样的人你还不知道吗?”

    “知道,不过看不出你人呆呆的脑子还挺有想法的,那这次就由你来帮忙负责艺术节拉赞助的事了,反正企划书也是你写的,介绍的时候你也熟悉。”

    “不会吧,我?”我瞪大了眼睛看师姐,“我怎么行?”

    “怎么不行,你都进来快两年了,够资格独当一面了。”

    我哀叫:“师姐!那真不是我写的啊”

    “好啦好啦,知道你谦虚。”

    看着师姐狡猾的笑容,我突然明白,就算她知道不是我写的,也要说是我写的难得找到人替她做事,师姐是不会放过我的。

    电脑里小s在貌似深情地唱听海,我呆呆地坐在沙发上,如果可以,请给我加一点飘落下来的黄叶做效果。

    裴良宇还很得意:“怎么样,我够意思吧?”

    我冲他翻白眼:“你是不是看我悠闲不顺眼啊,这下好,我师姐让我负责去拉这次艺术节的赞助。”

    “那就拉呗,我把我爸的电话给你,或者你去找罗维要他爸的电话,保证你一拉一个准。”

    “才不要。”我瞪他一眼,径直走过去。

    “哎,你不吃饭啦?”他在后面问。

    “不吃啦,回去打电话去。”

    我独自挤公车去哥哥的公寓,不到二十分钟就到了。

    我大概一周会过去个一两次,一是不想让哥哥多想,二是其实哥哥不常回去那里,我就算去了他大多数时间都是不在的,好好的一个公寓放在那里,还有我又大又软的公主床,不去不是浪费了?

    哥哥果然不在家,我换了拖鞋,将桌子上的黑胶唱片往旁边拢了一拢,拿出师姐给的联系册。

    电话倒是很多,很有意思的是我还发现了叔叔公司的电话,我随便挑了一个电话拨过去,半天都没有人接,这才突然想起来,现在已经是下班时间了。

    看来只有明天再打。我将电话放下,专心看电视。

    没有想到哥哥竟然会回来,跟他一起回来的还有一个漂亮的女人。

    两人看到我在,哥哥倒是没什么反应,神色自如,那个女人却有些尴尬。其实我比她更尴尬,手都不知道要往哪儿放:“哥哥。”

    那女人看我叫他哥哥神色顿时正常了点,笑容一下子就露了出来。

    我站起来,干巴巴地说:“呃,你们先忙,我学校还有点事,先走了啊。”

    “看你的电视。”哥哥不悦地看了我一眼,又转头看向旁边的女人,“陈小姐,我们到我书房谈吧。”

    “不了不了,其实也不是那么着急,咱们明天再约个时间吧。”

    哥哥也不挽留别人:“那好,明天见。”

    可怜的陈小姐,连茶都没喝到一杯,就被送客了。

    我这算不算坏了哥哥的好事?我红着脸继续假装镇定地看电视,哥哥坐到旁边的沙发上。

    看了一会儿电视他突然开口:“那是我合作公司的副经理,过来是谈合作的问题。”

    “哦、”我琢磨着该怎么回答,“嗯你放心,我不会跟婶婶打小报告的。”

    他本来还挺正常的表情一下子变得怪怪的,还莫名其妙地瞪了我一眼。

    “我我去睡觉啦。”我站起来就要回房间。

    “这是什么东西?”他突然拿起桌子上的联系册问我。

    “哦,这是我们部的联系册。”

    他随便翻了翻:“你哪个部门的?”

    我顿时觉得有些底气不足,声音也小了一些:“外联部的。”

    他看了我一眼,又继续随意地翻着联系册,突然问:“你要拉赞助怎么不找我?”

    “可以吗?”我眼睛一亮,看着他。

    其实我也有想过找叔叔或者哥哥拉赞助,这样又简单又不用我硬着头皮去打电话拉了,可是我真的不是很想麻烦叔叔,也不好意思对哥哥开口。

    本来以为哥哥会好好为难我一番,甚至出言嘲讽一下我,没想到他却很轻易地答应了:“不用去找别人了,明天我叫人跟你联络。”

    我马上坐了回去:“要不我给你介绍一下我们这次的活动吧”

    “明天跟我秘书谈。”他打断我,“你做饭去。”

    “做饭?”我睁大了眼睛看着他,“你不是吃过了吗?”

    “我饿了不行?”他瞪我。

    “行,行。”我马上点头。

    唉,没办法,拿人家的手软。

    对哥哥对我的充分信任,我表示充分感谢。不过我的厨艺到底怎么样,我自己都不确定。

    过了快一个小时,我才终于鼓捣出一碗蛋炒饭。

    还没等哥哥说话,我就马上开口解释:“不怪我啊,你冰箱里东西少”

    他没有说话,只是拿起筷子吃了一口。

    然后他抬起头问我:“你不是跟陈阿姨学过做饭吗?”

    我干笑:“嘿嘿,嘿嘿,就学过一点”

    事实上,陈阿姨也就教了我点理论知识,她哪里会允许我真的下厨做饭。

    哥哥没再说什么,低下头默默地继续吃下去。我十分狗腿地在一旁表示关切:“要不要我给你倒点水,光吃饭太干了吧?”

    他点了点头,我马上拿起玻璃杯帮他接了一杯水放在旁边。

    对第一个品尝我手艺的人,我还是忍不住问了问:“哥哥,怎么样,好不好吃?”

    哥哥犹豫了一下,喝了一口水:“还不错,以后继续努力。”

    “那就好,你慢慢吃,我先去洗澡了。”我忍不住露出笑容,欢欣鼓舞地走开了,完全忽略掉了后面的那句话。

    过一会儿我过去收拾碗筷的时候发现,碗空了,水杯也空了,忍不住又要沾沾自喜一下,看来我还是很有厨艺天分的嘛。

    哥哥还是比较讲信用的,赞助的事进行得很是顺利。他的秘书特别温和,十分好说话,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要求,我们很快就确定好了赞助的各项事宜。

    第一次自己去拉赞助,虽然都是靠了哥哥帮忙,我也不免有些小得意。

    师姐并不知道我就是刘成蹊的妹妹,只以为是我能力够强,简直要把我夸到天上去了:“满月啊,真是看不出来啊,连lm风头这么劲的it公司都能被你拉到,天纵奇才啊。”

    我汗颜,只好心虚地笑。

    从师姐那张嘴里说出来的恭维话我听得多了,不过打从我第一天跟她后面打杂的时候就知道那完全是不可信的。

    她对我笑得更加灿烂:“之前我还以为是裴良宇逗我玩的,没想到满月你是真的这么有能力,那好,我这儿还有一个任务交给你。”

    “什么任务?”我马上提高警戒,“师姐,我这次就是凑巧”

    “不是什么大事,其实也算是对你的奖励啦,这次艺术节咱们学生会也要出几个节目,我们外联部就由你来做代表了!”

    “师姐你没跟我开玩笑吧?”我小心翼翼地问。

    “这有什么好开玩笑的,你好好准备,到时候不要丢我们部的脸啊。不过我对你有信心,最好给他们来个一鸣惊人的!”师姐对我的信心空前高涨。

    我哭丧着脸看着她:“师姐,我不行啊,我什么都不会啊咱们部里那么多人才,你派谁去也别派我啊。”

    “他们不都参加过了嘛,这也是给你个机会。别谦虚啦,知道你喜欢低调,就这么说定了啊。”师姐摆摆手,“我先去吃饭了啊。”

    “师姐”我企图用绝望之中夹杂着深情的呼唤打动她,不过,再深情的呼唤也没有挽回师姐离去的脚步。

    我有什么才艺?

    弹琴,跳舞,表演,唱歌。

    这些,我统统是不会的。

    除了高一那年暑假,因为好玩跟着嘉馨一起去听了两堂吉他课,我再没接触过任何乐器。

    身为一个在军训时被教官教导说肢体不协调的人,跳舞我也是没资格的。

    表演,我会假笑,还会说谎,这算不算有一点点接近性?可是,谁要来看我假笑和说谎?

    至于唱歌,每次大家一起去唱歌,我从来是一个在角落沉默的人。因为我一直觉得,我唱歌似乎有些摸不准调。

    后来实在是被大家逼得无路可退了,我终于说:“那我就随便唱一首吧,不好听你们别怪我。”

    大家都猛点头,罗维说:“你就唱吧,就算唱得再难听在我耳朵里那也是天籁。”

    我得到了支持,自己去点了一首自认为还算比较熟悉的歌,梁静茹的勇气。

    前奏的时候大家一直很安静,屏幕上的萧淑慎青春漂亮,充满了年轻女孩子的自信与勇敢。

    字幕出来,我终于开口:

    “终于做了这个决定别人怎么说我不理只要你也一样的肯定”

    嗯,前面有点没跟上,但是经过努力还是赶上来了。我看了看大家的反应,还好,都挺正常的,看来没我想象中难听,我信心大增,马上跟着继续唱:

    “我愿意天涯海角都随你去我知道一切不容易我的心一直温习说服自己最怕你忽然说要放弃”

    弃的调子有点没唱上去,我转头又看了看大家,众人面色各异,但还是用手势鼓励着我继续唱。

    我转过头,终于专心投入地继续唱下去:

    “爱真的需要勇气,来面对流言蜚语,只要你一个眼神肯定,我的爱就有意义”

    一曲终了,我终于缓缓吐出一口气,唉,最后的气还是不足,偶尔没唱上去,不过整体效果我还是比较满意的。

    回过头来,我正准备迎接想象中的表扬,却看见,后面沙发上的人都已经在沙发上笑得东倒西歪了。

    见我回头,终于都忍不住,不知道是谁开了个头,众人都开始放声狂笑。

    “哈哈哈哈,开始我以为她不会唱读歌词呢”

    “哎呀笑死我了,没一句在调上的,哈哈哈哈”

    “哎哟我的妈,你说梁静茹在这儿的话不得听得痛哭流涕,太伤自尊了!”

    宋奇峰还在那儿狂笑着接过话:“她得说,都是姓梁的,唱歌的差距咋这么大捏!”

    只有罗维还保持着镇定,但是脸已经憋得通红了。

    我哀怨地看着他:“你要笑就笑吧。”

    他连连摇头:“有什么好笑的,我觉得还不错,他们这帮俗人,以后再不给他们唱了!”

    我看了看旁边还没恢复过来的其他人,努力露出了一个微笑:“罗维。”

    他连忙也微笑着应和:“哎,在这儿呢。”

    我继续微笑着说:“我发现,你真的是这个世界上”

    “对你最好的人是吧?哈哈,你这么说我不好意思啊。”他主动接过话。

    我没理他,继续说下去:“这个世界上,最虚伪的人了!”

    所以说,我唱歌,那就是一出悲剧,一个噩梦。

我只是难过不能陪你一起老最新章节地址:https://www.biqugetw.com/book_10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