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只是难过不能陪你一起老 > 第15章

第15章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et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同罗维诉苦,他在那边安慰我:“没事没事,不就是唱个歌嘛,让他们长长见识。”

    “罗维你讽刺我呢吧?”我听着有点不对劲。

    电话里他连忙赔笑:“那哪儿能啊,裴良宇不是学生会主席吗?筛选的时候你让他把你刷下来不就行了。”

    我想了想:“嗯,那也行,不过我怕他不干”

    “没事,你要对自己有信心,只要听了你的歌声,就算他不干,别人肯定也得干!”

    “那我还不是得当众出丑?”

    “哎,淡定点淡定点,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那也是”我跟着点头,不过马上迅速反应过来,“罗维你说什么呢?”

    我和罗维最后商量了一下,选了一首王菲的旋木。因为罗维说这歌简单调子也不算高,虽然我很怀疑王菲的歌到底简单在哪里,可一时间我也想不出什么其他歌来,又是罗维帮忙选的,我也就同意了。

    我相信以普罗大众的眼光和听觉,我百分之百是不会通过筛选的,不过既然是去出丑,我却也不好意思太丢脸,还是找了旋木下到ipod里反复听了好几天。

    筛选是在学校的小礼堂举行的,裴良宇同志作为主要负责人,一本正经地坐在正中间。

    我忐忑不安地坐在后面等待着,台上一会儿是小提琴独奏一会儿是钢琴独奏,一会儿是乐队,一会儿是独唱,民族舞现代舞芭蕾舞,相声小品还有越剧,秘书部派出的那个女生,一首hero差点掀翻礼堂。我越看越汗颜,恨不得马上去告诉别人,我不唱歌了,我这是表演笑话。

    我琢磨着是不是偷偷地跑了算了,结果这个想法刚一出,同裴良宇坐在一起的师姐仿佛感应到了什么,马上回头看了我一眼,那目光,有鼓励有威胁,还看似无意地摸了摸自己的脸。

    我更加汗颜,师姐这是在告诉我,不要给她丢脸吧?可是她不知道,我要是上去了才是给她丢脸呢。

    “下一个节目,请外联部的梁满月同学准备。”

    我犹豫地站了起来,缓缓地向后台移动着,一步三回头,企图做最后的垂死挣扎。可师姐和裴良宇只当看不见我眼里的请求,都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看着我。

    我终于放弃,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好了,死就死吧。

    我抓起话筒。

    “那个我能不能,能不能只单独表演给评审看?”这个要求虽然有些过分,但我实在是不想在这么多人面前丢脸啊,能少一点少一点。

    下面的人面面相觑,然后坐在第一排的几个人交流了一下,我紧紧地盯着裴良宇,你可一定得帮我啊

    简短的交流之后,裴良宇拿起了话筒:“既然这位同学要求,那么就请现场的非工作人员暂时回避一下,筛选的结果稍后我们会通知。”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在台上连连鞠躬,心里也知道这样做有点矫情了,但是同学们,相信我,你们不听才是对你们有好处的!

    幸好我的节目靠后,留在场的人没有之前那么多,虽然有个别人抱怨了一下,但也陆续地离场了。

    小礼堂终于只剩一些工作人员在了,我与负责放音乐的同学对视一眼,我点了点头,示意准备好了,他按下了播放键。

    拥有华丽的外表和绚烂的灯光

    我是匹旋转木马身在这天堂

    一曲完毕,下面的人已经全部石化。

    我的脸刷的一下红到了耳根,不会吧,我练了好几天呢,虽然我知道肯定不好听,但效果应该也没这么强烈吧

    过后师姐告诉我,她这辈子第一次听人唱旋木全部唱在一个调子上的:“那真是一点调都没跑!”

    过了半晌,裴良宇抬起双手,啪啪地开始鼓掌,师姐马上反应过来,跟着鼓了起来,其他人见状,噼里啪啦的巴掌声也响了起来。

    我目瞪口呆。

    裴良宇拿起话筒:“这位同学唱得非常有特点,稍后筛选结果我们会通知你的。”

    这是什么意思,不是应该马上告诉我你game over了吗?

    不过显然裴良宇不会告诉我,我只好悻悻地走下台,将话筒交给旁边的工作人员。

    此后的两天,裴良宇一直在躲我。

    电话也不接,短信也不回,也不带我一起吃饭了。

    我开始还有些奇怪,难道他谈了新女朋友?

    当师姐将那份节目单递给我的时候,我才终于明白了裴良宇这几天的反常。他!阴!我!

    之前明明跟他说得好好的,不要选我不要选我,他嗯嗯啊啊答得好似真的,结果,那份名为x大第xx届艺术节开幕式晚会的节目单上,赫然写着:

    10.旋木梁满月

    师姐完全没有理会我狰狞的面容,还挺得意地说:“这可是我和裴良宇好不容易给你争取来的,虽然你的歌声还是有些瑕疵,但是现在离晚会还是有一段时间的,还是可以练习的”

    师姐的表情分明说着:看我对你好吧,感谢我感谢我——

    我紧紧地抓着手中的节目单,费了好大的劲才控制住自己在学姐面前撕裂它的冲动。

    我在裴良宇下课的路上堵住了他。

    旁边他的同学还笑嘻嘻地跟我打招呼:“虫子,好几天没见啊。”

    我没空理会他们,只紧紧地盯着裴良宇。

    其他人见状,马上识趣地打了声招呼先走了。

    裴良宇一副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微笑地看着我:“走吧,吃饭去,我一不盯着你肯定又没好好吃饭吧。”

    “裴良宇,你会遭报应的。”我一字一顿地看着他说。

    “我怎么啦?”他摆出无辜的表情。

    我马上捂住脸蹲在了地上:“我要告诉罗维你欺负我!”

    罗维裴良宇是不一定会怕的,但是女孩子哭他是绝对怕的,果然,他马上手足无措地想要扶起我:“怎么啦这是,你别哭啊。”

    “你想让我当众出丑!”我一边假哭一边控诉他。

    “我怎么想让你出丑啦,这是你们部长强烈争取的”

    “还不是你推波助澜!”

    “我不就是好玩嘛,你别哭,下午我马上告诉他们取消了还不行嘛。”

    “真的?”

    “真的。”他保证。

    “那就好。”我若无其事地站了起来,“走吧,请我吃顿好的去。”

    “梁满月你骗我!”

    “我骗你什么啦,我刚才就是站得累了想蹲下来休息会儿。”

    “梁满月你学坏了啊你,闺女啊,你这是跟谁学的,爸爸教训他去。”

    “谁是你闺女,别恶心我。”

    解决了这件事,我顿时觉得心中的一块大石头放了下来,走路都轻松了许多。

    下午我优哉游哉地洗衣服的时候,裴良宇打来电话。

    “满月啊,我对不起你。”他开口就道。

    我心中一凛:“怎么啦?”

    “节目单早就发到赞助公司那儿去了,下午我们跟别人说要改的时候,人家不答应,指明说就要你!”

    赞助公司!

    五雷轰顶。

    挂掉电话我马上打给哥哥,电话响了半天哥哥才接。

    “哥哥啊!我又做错了什么你告诉我吧”电话一接通我马上哀求。

    “哦?你做错什么了?”哥哥的声音饶有兴味。

    “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我也不知道。”

    “那你还还点名让我去唱歌”

    “哦,怎么了,不好?我还以为别人要把你刷下来,就帮你一把呢。”

    “哥哥!我是被陷害的!我不会唱歌!我上去了丢自己脸不要紧,可我不能给你丢脸啊,这太影响你的形象了!”

    “哦,不要紧,我不会承认的。”那边轻快地说。

    我满脸黑线,继续哀求:“哥哥,你就跟别人说一声,把我刷了吧!”

    “你说什么?我还有事,回家了再说吧!”挂掉电话之前他又说了一句,“到时候晚会我会去看的。”

    仰天,无语泪先流。

    哥哥说是回家了说,但接下来的几天,不管我是回家还是去他的公寓,都没有碰到他。不知道他是真忙,还是故意躲着我。

    我焦头烂额,天天磨完了师姐磨裴良宇,结果两人不知道是串通了还是怎么的,都是一个语气一句话:“这个是赞助公司的要求,我们没办法啊。”

    我哀求:“赞助商是我哥哥,没事,出了什么事我顶着,他不会怪你们的。”

    师姐的反应是探了探我的额头,看看我有没有发烧:“小满月,你姓梁他姓刘,八竿子打不着边,不要因为自己不想上就欺骗组织啊。没关系,好好练,还有时间。”

    裴良宇则是摸了摸我的头,叹了口气:“唉,你哥哥的脾气,我也有所耳闻,我爱莫能助啊。”

    我又不能去找婶婶帮我做主,她向来就觉得我太内向了,一直鼓励我多参加一些学校的活动,要是让她知道了,我很难保证赞助商的母亲以及外公外婆不会组团前来观赏晚会。

    我终于意识到,这件事似乎已成定局。

    于是乎,我终于开始疯狂练歌。

    在我练到只要一听到这首歌的前奏就想要吐的情况下,晚会终于要开始了。

    之前的几次彩排我都没敢去,让裴良宇帮忙顶着。丢脸还是只丢一次就够了。

    我自己拿出来的裙子都被师姐否定掉,最后她给我借了一件白色的小洋装,样式简单又俏皮,只是上面是裹胸式的,背部和肩膀全露在外面。我是第一次穿这种有些暴露的洋装,不免有些不自在,师姐却非说好看,一定要让我穿上。

    师姐给我化妆的时候,我向她强烈要求:“一定要给我化大浓妆啊,大浓妆!”

    “浓妆怎么适合你今天的衣服。”师姐不同意。

    不过最后她还是禁不住我的要求,当然也没真化大浓妆,而是在眼部加了许多烟熏的效果。

    我照了照镜子,十分满意,嗯,只要看不出我是谁就行了。我可不想以后走在校园里遭人白眼。

    可事实上,这一天,我的妆容我的衣服,大家都没有注意到。

    哥哥会来,这个我早就猜到了。以他的性格,要是不来看我出丑我才会奇怪。

    他就同学校的几个领导一起坐在第一排,灯光很暗,我又在后台,看不清他的表情,只看到他偶尔会同旁边的副校长交流两句。

    他这几年愈发成熟,举手投足都自有一股气势。从前哥哥不说话不笑的时候总是一副冷漠难以亲近的别扭少年的样子,而现在,少年时的稚气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礼貌与平和,有些严肃,有些成熟。

    有人说魅力和气质都是需要岁月的沉淀才能形成的,这句话我不是特别同意,因为哥哥并没有经过多少岁月的洗礼,却已经有一种让人移不开双眼的独特气质了。

    这一点看后台和场下女性同胞们蠢蠢欲动的表情就可以知道了,虽然我并不十分愿意承认。

    有人拍我的肩膀,我回头,是师姐。

    不算明亮的灯光下,她笑得格外温暖:“怎么样,马上就到你了,准备好没有?”

    “呃还行吧。”我笑得一点也不自信。

    “没关系的,自信点,第一次上台都会有些紧张,你多深呼吸几口。”师姐深呼吸了一下,示意我跟她一起做。

    我跟着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吐出,反复几次,感觉还真的好了一些,起码不像之前一样暗暗发抖了。

    “梁满月,下一个就是你了,准备好啊。”工作人员过来提醒我。

    我点点头,跟在他后面走过去准备。

    “满月——”我回头,师姐冲着我微笑,“加油啊!”

    “嗯!”我用力地点点头,也给自己打气。

    走上舞台的那一瞬间,我觉得心里有些颤抖,脚也有些发软,但随即马上站直了,挺了挺胸膛,走到中央。

    舞台上的灯光很足,可以很清楚地看见下面人的表情,我看见哥哥坐在那里,饶有兴味地看着我。我马上将目光转移开,对台下露出一个有些僵硬的笑容。

    前奏响起,我马上凝神细听,努力让自己定下心来。

    拥有华丽的外表和绚烂的灯光

    我是匹旋转木马身在这天堂

    我觉得自己的声音有些发抖,但庆幸还是跟上了,看台下的反应,比较安静,没有我预想中的倒彩,让我自信了不少。

    只为了满足孩子的梦想

    爬到我背上就带你去翱翔

    我边唱边提醒自己不要跑调不要跑调,多亏了这几天的练习,我个人感觉还不算难听。

    正准备就这样唱下去的时候,突然,音响发出了一阵刺耳的噪音,然后,伴奏声消失了。

    我愣在当场。

    台下在一瞬间炸了起来,乱轰轰的,我听不见下面的人在说什么,也不想去听。

    下面裴良宇不住地示意我继续唱下去,我不知所措地看着他,几乎就要跑下场。

    哥哥站了起来,他要走?

    不知道为什么,心中突然感觉一阵刺痛,失望得无以复加。

    可是哥哥不是朝出口走去,而是沿着舞台左边的台阶走了上来。

    我的第一反应是,难道是上来骂我的?这样一想,我几乎就要落荒而逃。然而他没有走向我,也没有看我一眼,而是径自走向了角落的钢琴处。

    那台钢琴,是之前有人表演莫扎特的双钢琴鸣奏曲后留下的。

    场内一下子安静下来,鸦雀无声。

    然后他看了我一眼,起手,一串流畅而熟悉的曲调从他手中流出来,是旋木。

    那一瞬间,我觉得鼻梁有些酸酸的,有种好想流泪的感觉。我得承认,刘成蹊这次真的是拯救我于水火之中了。

    然后我重新拿起话筒。

    拥有华丽的外表和绚烂的灯光

    我是匹旋转木马身在这天堂

    只为了满足孩子的梦想

    爬到我背上就带你去翱翔

    我一直知道哥哥会弹钢琴,因为家中就有一台三角钢琴,一直有人定期来调音。婶婶告诉我那是哥哥小时候学钢琴的时候姥爷送给他的,但是初中以后他就再没弹过,所以,我也从没有机会听到过。

    灯光师很聪明地向角落打了一束灯光,哥哥的全身都笼罩了一圈淡淡的光芒,整个人呈现出一种熠熠发光的样子,英俊而斯文。

    我想我唱得实在不够好,没有了原本的伴奏,单单是钢琴声,其实很难掩盖。可是每每我不小心走音了的时候,哥哥都会很巧妙地带过,仿佛这首歌本来就是这样唱的。

    我再没有一刻,像这样对哥哥感激涕零,无比崇拜。

    直到一曲完毕,哥哥走到我身边,带着我向台下躬了躬身,我才恍然醒悟,连忙跟着鞠躬。

    掌声雷动。我又恍惚起来,仿佛刚才的一切,是梦境一般。一直到哥哥拉着我走到后台,灯光暗了,台下的观众也消失了,只有哥哥英俊非凡的脸庞,和深邃的眼眸。

    他看着我,然后嘴巴张开,轻轻地说了一句:“白痴。”

    梦境如同气泡一般,啪的一下,就碎了。

    我恼羞成怒地看着他:“谁是白痴?”

    他颇为不屑地睨了我一眼:“不是你是谁?”

    然后他上下打量了我两眼,眉头皱起,将外套脱下来塞到我手上:“穿上,去外面等我。”

    我傻眼:“现在是夏天啊”

    然而哥哥飞速地瞪了我一眼,我无语,只有老实地将哥哥的外套默默地穿上。他的外套十分大,穿在身上连我里面穿了裙子都看不出来了,袖子又宽又长,让我顿时觉得自己好像一个唱戏的。

    “去外面等我,我马上过来。”他简单地下达了命令,从后台走出去。

    听见在哥哥出去的同时场外的尖叫,我小小地叹了一口气,穿着“戏服”,认命地走了出去。

    刚才谁说他好看的,谁说的?快来看看这人凶恶的嘴脸。

    他果然很快出来,只穿着一件白衬衫,在黑夜之中很好辨认。

    “回家。”他言简意赅。

    我听话地跟在他身后,感觉自己好像古代的小书童或者小丫鬟,逆来顺受。明明没有做什么,却觉得有些心虚。

    我忍不住开口:“我知道,我是唱得不好,可是这不是我自愿的啊,是你让我”

    “上车。”哥哥打断我,打开车门看着我。

    我闭上嘴,乖乖地上了车。

    上车之后我还想说些什么,哥哥却板着脸看了过来,视线在我脸上停了片刻,突然伸出手,使劲地擦了擦我的脸:“化的什么鬼东西,丑死了。”

    “这是我师姐给化的”我含混不清地想解释。

    哥哥手上不停,一直蹭到自己满意为止:“以后不许化妆了,听到没?”

    我虽然不服气,却只能老实地点点头:“哦。”

    “系上安全带。”

    “哦。”我老老实实地把安全带系上。

    哥哥这才满意,发动了车子。

    回家以后婶婶看见我的造型吃了一惊:“圆圆这是干什么了?”

    “呃学校晚会,表演节目了。”我讪讪地回答。

    “哎呀,那怎么不叫婶婶去看?”婶婶嗔怪,“你事先说一声,婶婶帮你请个造型师好好地打扮一番啊。”

    然后她又看向哥哥:“怎么跟圆圆一起回来的,你去了?”

    “是我打电话叫哥哥载我回来的。”我马上在旁边解释。我下意识地不想让婶婶知道。

    哥哥看了我一眼,没说什么,点了点头。

    婶婶也没多问,又看向我:“下次再有什么活动记得跟婶婶说,婶婶也好去给你加加油啊。”

    “嗯,下次一定。”我心虚地点头。下次?那估计要等到一万年以后了。

    去洗脸的时候我才知道婶婶刚才看见我为什么那么吃惊了,还要帮我找造型师好好打扮。镜子里的人哪里是我,分明就是黑着两个眼圈的大熊猫!

    判断了一下体力悬殊,我决定不去质问哥哥,采取腹诽的形式表达我的愤怒,嗯,这样比较安全。

    刘成蹊同志红了。至少在我们学校。

    一夜之间,学校论坛里满是有关他的讨论帖,什么高干子弟、青年才俊,能用上的赞美之词全用上了,置顶帖就是艺术节晚会灯光之下坐在钢琴前的他,下面回帖的女性同胞们都激动了,不管是计算机还是非计算机专业的都大喊着将来要进哥哥的公司。

    我仔细观察置顶帖中的照片,这灯光,这舞台,这钢琴,还有这男人,好看是好看,但是,明明是一个舞台上的两个人,我到底在哪里?照这照片的人完全把我给忽略了,好歹我也练了这么长时间,连镜头都不给一个。

    继续看下面的帖子,终于在某个花痴帖中发现了我的身影,心中刚刚有些欣慰,就看见下面的回帖:

    此女到底是谁?王菲的歌竟然被她唱成了那个鬼样子,简直就是侮辱!!!

    唱王菲的歌也就算了,还要美男跟她合作,绝对的潜规则!!!

    对啊对啊,故意安排这种桥段,玩英雄救美,分明是山鸡想变凤凰!

    我手一抖,没敢往下看,默默地点了网页右上角的小叉叉。

    同志们,我错了,我真没想侮辱王菲,我爱她还来不及呢要不我把罗维电话给你们吧,是他给我选的歌不过,我到底哪里像山鸡了?

我只是难过不能陪你一起老最新章节地址:https://www.biqugetw.com/book_10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