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只是难过不能陪你一起老 > 第16章

第16章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et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到了期末考试的阶段,寝室里敌对的气氛却有加重的趋势。我开始频繁地往家里跑,只有考试的时候才会回学校。

    其实我觉得她们这样真的没必要,大家难得能住到一起,就算不能做朋友,也没必要弄得这么僵。想当初我还幻想我们能变成中那种团结又亲密的寝室呢,现在这种状况真的让人有些失望。

    婶婶听我这样说,笑道:“等你长大就知道,人这一生,重要的朋友就那么几个,其他人,不过都是浮云而已,没有必要放在心上。”

    我觉得婶婶这样的说法有些冷漠,我似懂非懂,想了想,还是轻轻地说道:“我知道了。”

    婶婶微笑着顺了顺我的头发:“傻孩子,其实婶婶倒不希望你长大,一直这样也挺好的。”

    我笑:“那不是一辈子都要当个傻姑娘了?”

    婶婶也忍不住笑了出来:“傻姑娘也好啊,现在叔叔和婶婶养你,等以后就让你哥哥养你,反正总是饿不着的。”

    “让我养谁啊?”哥哥的声音突然从后面传来。

    婶婶和我同时回头,然后婶婶开口:“圆圆是你妹妹,以后当然是你养着她。”

    哥哥扫了我一眼,笑了笑,没说什么,可我觉得,他那样子分明是在说:我凭什么要养一个白痴。

    我忍不住趁他不注意的时候悄悄飞了个白眼过去。

    “怎么最近回家回得这么勤了,以前好几天都见不到一个人影。”婶婶问。

    哥哥一边上楼一边回答:“我就那么大个公司,总有轻松的时候,还不能回家陪陪我妈了?”

    婶婶笑嗔道:“还陪你妈呢,你妈倒是希望你能多陪陪女朋友。”

    一听这话,哥哥马上装作没听见一般,快速闪进了房间。

    过一会儿哥哥换好衣服下来,婶婶竟然还没有忘记,又提了起来:“成蹊啊,反正你公司现在也不忙了,也是时候找个正经的女朋友稳定下来了吧。”

    “我现在挺稳定的。”

    婶婶瞪他:“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整天跟陆怀翎他们那帮小子混在一起,能认识什么好女孩。以前你姥姥给你介绍你李奶奶家的孙女你说忙,不要,现在呢?你梁叔有个朋友,人家女儿正好比你小一岁,我跟人家妈妈说好了,什么时候你们见一面。”

    哥哥皱眉:“您还挺年轻的,怎么就爱学我姥给人家做媒。我都不急您急什么。”

    婶婶拍了他一下:“你是我儿子,我当然着急,二十五六了,连个像样的女朋友都没有,说出去都让人笑话。你少给我学别人做什么花花公子,小心你姥爷知道了,我可不保你。”

    “要见您自己见去,我可不去丢那个人。”

    “怎么是丢人?我打听了,人家女孩漂亮大方,个子也高挑,跟你正配,工作也好,在杂志社当编辑,人家说知道你,愿意见一面。”

    哥哥自顾自地拿着遥控器换到经济频道:“那你就先去见见,您喜欢就自己娶回家吧。”

    婶婶抬高了声音:“刘成蹊,你去不去?”

    见婶婶有发怒的趋势,哥哥终于放下遥控器:“我去,去还不成吗?”

    婶婶一喜,马上变了颜色,笑吟吟地看着他:“你愿意去就行了,到时候说不定还会回来感谢妈妈。”

    哥哥颇不以为然,眼光突然扫到在一旁看热闹的我,我心中一抖,暗觉不对,马上想找个借口先回房间,他却已经开口了。

    “去也行,那你得跟我一起去。”

    “去!”婶婶啐他,“哪有大小伙子相亲还带妈妈去的。”

    哥哥看着婶婶,悠悠地说:“您不去也成,叫圆圆跟我一起去。”

    他话音刚落我就连忙说道:“我不能去,我最近忙,还得考试呢。”

    “对,你带着圆圆哪像个样子啊。”婶婶也说。

    “那就等她考完试再去。”哥哥睨了我一眼,“都是女的,她也能参谋参谋。”

    “嗯”婶婶沉吟,“那也行。”

    我正准备反驳,哥哥看我的眼神却一下子凌厉起来,逼得我把要说的话生生地咽了下去。

    婶婶去拿水果的时候哥哥悠悠地开口:“你不是以后还要让我养吗,不去看看你未来嫂子,不好好施展你的功力巴结巴结她,小心她以后给你小鞋穿。”

    “我才不要你养。”我站起来,瞪了他一眼,不敢看他的反应,噔噔噔跑上了楼。

    我的哥哥是条又凶又狡猾又毒舌的大灰狼,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要去做相亲小电灯泡?

    毫无疑问,婶婶将此事列入了我们家近期最重要的事宜,哥哥刚一答应就跟别人敲好了时间,就在我考完试的第二天。尽管我一再表示不用这么考虑我,让哥哥自己去就可以,可是婶婶显然已经想通,以哥哥的性格,万一给人难堪了,我的存在,还可以在旁边缓解一下。

    那一天从中午开始,婶婶就已经催我做准备了。

    我想,可能每个妈妈在自己小孩的终身大事方面都是这么紧张吧,连婶婶也不例外。显然婶婶是很满意晚上即将同哥哥见面的那位秦姐姐,所以愈发希望哥哥也喜欢。

    我听话地一早换好衣服,是婶婶早准备好的浅黄色连衣裙,比较得体,不会被人忽视,也不会喧宾夺主。约定好的时间是晚上七点,在市中心商场顶楼的西餐厅,结果哥哥一直到晚上快六点半的时候才回来接我。婶婶当然不满,不过也没说什么,只是让我们快快出发。

    哥哥也没有去换件衣服,穿着同平时去公司没什么两样,versace的条纹衬衫,没有打领带,但依旧风度翩翩,如同杨树一般,高大挺拔,让我深深地觉得,跟在他旁边的我,好似一个小丫鬟。

    哥哥瞥了一眼旁边的我,看我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没说什么,只笑了一笑。

    车开了好一会儿我才发现,哥哥走的路线并不是去市中心的:“哎?我们,是不是走错了啊”

    “没错。我下午通知她换了个地方。”哥哥说得颇为轻松。

    说话间,哥哥已经停好了车,我下车一看,上书五个大字,四季火锅城。

    相亲相到火锅城来,我发誓我不是幸灾乐祸,我只是忍不住觉得好笑。

    我想这位秦悦姐姐大概是真的对哥哥有好感,否则不会答应到这种吃起来大损形象的地方同他见面。

    我们早到了一些,哥哥没有订房间,只预订了一个靠窗户的地方,看着周围吃得热火朝天的人们,我不禁也被感染,觉得有些饿了。

    秦悦姐姐十分准时,刚刚好七点的时候出现在火锅城,及腰的长卷发,黑色高跟鞋踩得优雅迷人。虽然之前没见过她,但她刚一出现,我便下意识地反应,就是她了。

    她果然认识哥哥,扫视一圈便径直走过来,笑容明艳动人。哥哥也站了起来,礼貌地同她握了握手,两人没有多做寒暄,很快坐下来。

    我叫了她一声:“姐姐好。”

    “你就是圆圆吧。”她报以微笑,从包中拿出一个包装好的小盒子,“刘阿姨之前告诉我你也会来,就给你准备了个小礼物。拿着吧,看喜不喜欢。”

    我说了声“谢谢”便接过来,这种时候推却,只会显得小家子气。

    在她殷切的目光下我打开来看,是swatch的少女手表,我暗暗在心中吐了吐舌头,看来她对哥哥是势在必得啊。不过我早已过了会为小礼物激动的年纪,微微地笑了一下:“好漂亮,谢谢姐姐。”

    吃饭的时候两人一直在这位秦姐姐的带领下状似愉快地交谈,我则在一旁默默地吃着火锅,一边吃一边想起了曾经见过的那位路文琪姐姐,不由得感叹,为什么喜欢哥哥的都是这么聪明漂亮的女生呢?

    这样感叹着,碗中突然多了块牛肉,竟然是哥哥,我看着他再自然不过地收回筷子,不知怎么的,竟然觉得有些诡异。

    要知道,这么多年来,这可是哥哥第一次给我夹菜。

    可是我又不能表现出来,只有一边揣着诡异一边将牛肉吃进了嘴巴。

    接下来,哥哥虽然同秦姐姐一直在交谈之中,却还是不断地将菜夹入我的碗中,我简直就是受宠若惊,不得不乖乖地一一吃掉。秦姐姐虽然没说什么,但明显注意到了,于是对我的笑愈发亲热。

    “圆圆,来,吃这个。”她也亲切地夹起一片鳕鱼到我碗里。

    我心中一抖,还是礼貌地对她笑了笑:“谢谢姐姐。”

    横里却突然伸出一双筷子,夹过我碗里的鳕鱼,放到自己碗中。

    “她不吃鱼。”哥哥说得自然无比。

    秦姐姐一时有些小尴尬,但很快恢复过来:“你这个当哥哥的还真疼妹妹呢,兄妹感情这么好。我也好想有这么一个小妹妹,可以好好地疼她宠她。”

    哥哥听之泰然,我在一旁干笑。感情好?天知道。

    一顿饭吃下来,我嘴唇辣得都肿了起来,不过我觉得这只是表面上的小小变化,更大的变化是本人的心理承受能力更上一层楼了。

    秦姐姐期待地看着哥哥,我也遵从婶婶的指示,悄悄地拉哥哥的衣袖,示意他主动送秦姐姐回家。哥哥却仿佛没什么感觉一般,一点表示都没有。

    我着急,终于主动开口:“哥哥,我自己打车先走啦,你送秦姐姐回家吧。”

    “等一下。”哥哥一下拉住我,又看向秦姐姐,“不好意思,秦小姐,舍妹一个人回家我不放心,我先帮你叫车吧。”

    秦姐姐脸色微变,却还是笑了出来:“没关系,我自己回去就行,圆圆一个小女孩,是要小心一点。”

    听她这么说,哥哥也不客气,道了句“再见”便拉着我向停车场走去,任我在旁边明示暗示,也不为所动。

    上车之后,我小心翼翼地问:“哥哥,你真的不送秦姐姐回家的啊?”

    “那么大的人了自己会回家。”

    “可是婶婶说了”

    “你不打小报告就行。”

    “可是我不说不代表秦姐姐不说啊。”

    “姐姐姐姐,好像你跟她多熟似的。”

    我被哥哥这么一说,识相地不再说话,只默默地把玩手中装手表的盒子。

    过一会儿一想又不对,拿人家的手短,何况我本来就是作为参考人员被拉来的,婶婶之前嘱咐我好几次,要多在哥哥面前说秦姐姐的好话,我只好负责任地继续说道:“呃其实秦姐姐人蛮好的。”

    “哪里好了?”哥哥问。

    我仔细地盘算着:“人长得漂亮,家境好,性格也很好,人又聪明”

    哥哥打开车窗,拿过我手中的盒子,用力地往外面一扔。

    我被吓到,呆呆地看着他。

    然后他刹车,点了一支烟,也不说话,只默默地抽着。

    哥哥的面容在烟雾中若隐若现,分外不真实。

    我不敢再说话,连呼吸都有些小心翼翼。

    他终于抽完一支烟,心情看起来好了一些,然后他眯着眼睛看着我。

    “梁满月,你有没有出息,这要是在抗战时期,敌人一把白菜就能把你收买了。”

    我张了张嘴,欲言又止,终于回了一句:“冤枉啊。”

    哥哥忍不住笑了出来,胡乱地揉了揉我的头:“白痴。”

    看着他的笑容,我突然觉得,心里好像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在悄悄蔓延,说不清道不明,终于也跟哥哥一起笑了起来。

    笑完之后,哥哥说:“女孩子要富养果然说得没错,要不然,随便个什么东西就能被骗去了。”

    我忍不住反驳:“我又不是真没见过世面,那么容易就被骗。”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

    哥哥又笑了笑,重新启动了汽车:“以后要什么东西跟我说,要么就自己去买,不准拿别人东西。”

    “别人送的也不行?不要不好吧。”我犹豫。

    “不准要。”他声音微微抬高。

    我只好小声回答:“知道了。”

    看着哥哥嘴角微微上扬的侧脸,我莫名的心情大好。

    之后哥哥重新送了一块手表给我,看着那块更华丽更漂亮的手表,我突然觉得,哥哥还真是有些幼稚。

    我不清楚哥哥和秦姐姐后来私下是怎样沟通的,反正两人的相亲最后不了了之。婶婶自然是十分可惜,怪哥哥不懂得把握机会,哥哥不以为意,只任由婶婶数落他。

    暑假的时候,嘉馨留在天津没有回来,她在某公司找到了一份实习的工作,机会难得,自然要好好把握住。

    于是我也动了找工作的念头。再开学我就是大四的人了,虽然我知道,叔叔婶婶一定会给我安排一个好工作,考虑周到,可我毕竟也算是个成人了,如果可以,我希望自己能独立一些,最好不给他们添麻烦。

    况且,偶尔我也会偷偷思考我和罗维的将来,我想如果没有意外,我们应该会这样一直走下去,平淡却幸福。我不能一直依靠叔叔婶婶,将来再继续依靠罗维。那样的话,就真的是太没用了。

    可不知为什么,当我再想起罗维的时候,心理总是感觉陡然变了滋味,具体是什么,又讲不清道不明。只是哥哥待我越好,越是惯我,我就越会经常想起那时候他对我说的话。

    他说:“梁满月,你还记得那一年除夕放烟火时,我在你耳边说的话吗?”

    那一年的除夕夜,我只记得在大片大片绽放的烟花背景下刘成蹊格外好看的脸,还有我那时简单又幸福的心情。

    难道那个时候,他在我耳边说的那句我没有听清的话,隐含了什么特别的深意吗?

    越是不想在意,却越在意。

    我咬咬牙,工作,工作。

    可是我唯一做过的工作就是在开学的时候和寝室的姐妹一起卖手机卡,所以完全不知道工作要从何找起。

    想想我又给裴良宇打了个电话,他知道我想找工作,没有支持也没反对,只干脆地答应了。

    没有想到他效率却十分的高,晚上就来了电话:“我表姐的金店的柜台正好缺人,一个月三千外加提成,你去不去?”

    “去啊,当然去。”我喜上眉梢。

    “你想清楚了,那得从早站到晚,累得直不起腰了都得保持笑容。”

    我深深地觉得他是在危言耸听:“想清楚了,我不怕累。”

    “你到时候别哭着来跟我抱怨累。”他继续恐吓我。

    “不会的不会的。”

    裴良宇带着怀疑告诉了我地址,让我第二天上午十点去那儿找他表姐。我开心地记了下来。

    第二天我一早就爬起来,将衣柜里的衣服都翻了出来,第一次见老板,我希望能给她个好的印象。然而我的衣服向来是婶婶选的,大部分都是甜美可爱的类型,既然是去做柜台,当然要选成熟点的衣服。我挑拣了半天,终于找到了一套比较淑女的衣服,勉强算成熟了点。

    对着镜子看了看,清汤寡水,我想了想,翻出之前生日薛莹送我的唇彩,我不会化妆,所以这唇彩也一直被放在抽屉的最深处。仔细对着镜子涂了涂,然后微微一笑,嗯,还不错。

    陈阿姨啧啧称奇:“放假可从来没见你起这么早的啊。”

    我脸一红:“以后我都这么早起来。”

    “穿这么漂亮,圆圆要去约会啊?”

    我连忙解释:“不是,我是去面试。”

    “面什么试?”后面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

    陈阿姨看哥哥下来,忙去厨房端早餐了。我红着脸小声回答:“我同学帮忙找了份工作,做柜台销售。”

    哥哥坐下来打量了我一下,视线移到我脸上的时候眉头微微皱了一下。我想到了之前,哥哥好像有说过不准我以后化妆的话,顿时有些心虚,不过马上又安慰自己,只涂个唇彩应该不算化妆吧。

    幸好哥哥也没说什么,指了指对面的座位:“吃饭,一会儿我送你过去。”

    “啊?不用了吧,我自己过去就行”我讷讷地说。

    哥哥抬头看了我一眼,又是那种熟悉的不容拒绝的眼神,我马上闭嘴,不再说话,老实地坐下来吃早餐。

    没有想到,哥哥根本没按我说的地址开,而是直接到了他公司。

    “呃,哥哥,你是不是走错啦?”我小声地问。

    他走在前面,连头都没有回:“没错。”

    走到写字楼门口的时候,我不肯再进去:“哥哥,我还是自己去吧。”

    他回头看着我:“你过不过来?”

    我在心中暗暗纠结了半天,终于抵不过哥哥的气势,乖乖地跟在他后面一起上了12楼。

    哥哥的公司是什么样,其实我从来没有来过,不仅是哥哥的公司,连叔叔的公司我也仅仅是路过过而已。

    与我想象中严肃且井井有条的公司并不同,办公室里全是一群忙碌的年轻人,大家都没有穿正装,大多是t恤、牛仔。我看到好几个手指在键盘上飞舞头发乱蓬蓬的大男生,脑子里冒出的第一个想法就是电脑怪人。

    见哥哥进来,大家也没怎么搭理他,只随便打了个招呼又埋头做自己的事了。哥哥也不以为意,径直走向自己的办公室。

    办公室里唯一一个装扮正常的人,也是我除了哥哥外唯一认识的人,秘书小姐跟了过来,之前给学校艺术节拉赞助的时候我们有见过面,看见我,她笑得十分亲切:“早上好,梁小姐。”

    “早上好。”我也微笑着回答。

    秘书小姐十分专业,也不问我过来做什么,只问:“梁小姐想喝什么饮料?我去帮您准备。”

    我摆手:“不用了不用了,我马上就走的。”

    前面的哥哥推开办公室的门,回头看着我:“进来。”

    我对秘书小姐笑了一下,快速跟了进去。

    我以为哥哥有话要跟我讲,哪想到,进了办公室后,他就那样把我晾在一边自顾自地打开了电脑。我四处看了一下,嗯,比外面要整齐一点,简洁有力,是哥哥的风格。

    他不理我,我只有自己找地方坐下了。

    一分钟

    十分钟

    二十分钟

    这期间,只有秘书小姐进来,给哥哥端了一杯咖啡,给我端来一杯橙汁。

    我看看时间,终于忍不住再次开口,打定主意就算哥哥不准也要走了:“哥哥,我要迟到了,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他终于将视线从电脑转移到我身上来,即使对他心怀怨念,我也不得不承认,戴上眼镜专心工作的哥哥,还真是有一种与往常截然不同的魅力,让我的心瞬间多跳了两下。

    他看着我,想了想,然后拿出电话,拨号:“陈放,你上次说的那个东西,我要了,现在给我送过来吧。”

    还是不理我?我站起身就要走。

    “等一下。”

    我回头看着他,十分不忿:“我不知道我哪里又做错了,可是我现在真的要走了,有什么事等回家了再说吧。”

    听我这样对他说话,哥哥不仅没有生气,竟然还笑了一下:“你打电话告诉他们你不去了,我给你找了个工作。”

    “啊?”我瞪大了眼睛,不解。

    哥哥收起笑容:“叫你打电话你就打,老实去那边坐着。”

    好吧,我承认哥哥在我心中还是积威已久,而我又太没骨气,明明前一刻还下定决心要走,这一刻还是老老实实地坐了回去,打了个电话给裴良宇:“喂,裴良宇啊,对不起啊,我好像去不了了”

    说到“裴良宇”三个字的时候,我仿佛感觉哥哥看了我一眼,没来由地,我有些心虚,声音也小了下去。但转念一想,我们是堂堂正正的朋友关系,有什么好怕的,于是又理直气壮起来。

    裴良宇倒没说什么,只是在那边笑:“看吧,我就说你受不了,还没去就怕了。”

    “不是这个原因,回头再跟你说,你帮我跟你表姐道个歉啊。”

    “行,没事。”

    我挂了电话,又继续无聊地坐在沙发上,偶尔看一看哥哥,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一边看一边心里琢磨着,我是不是对哥哥太卑躬屈膝了?

我只是难过不能陪你一起老最新章节地址:https://www.biqugetw.com/book_10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