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只是难过不能陪你一起老 > 第17章

第17章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et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幸好我一向擅长发呆,在哥哥的办公室坐了快一个小时,因为有发呆来支撑,倒也不觉得时间有多漫长。

    “靠,之前不说不要嘛,现在又折腾我,害我又从公司跑回家给你弄来。”门突然被推开,一个人不经通报就这样大大咧咧地走了进来。

    我抬头看他,却不想看见,来人的手中,牵了一条绳子,而绳子的终端系着一条小狗?

    那人在哥哥的办公室见到我,显然也十分惊奇。他的面容依稀有些熟悉,正是多年前送哥哥回家的两个人之一,我站起来,礼貌地叫了一声:“哥哥好。”

    他下意识地就四下摸了摸口袋,然后才反应过来,摸了摸脑袋讪笑:“不好意思啊,习惯了,见人叫哥哥就想给红包。”

    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露出这种傻里傻气的笑容,我忍不住也笑了起来。

    “哦,我想起来了,你是他那个小妹妹是吧?”他笑着拍拍我,“哥哥这次没准备红包,下次,下次啊。”

    “叫你来不是来乱认妹妹的。”哥哥走过来。

    “啊,对!”他反应过来,将狗链往哥哥手里一塞,“我得回公司了,被我家老头子知道我又翘班肯定没我好果子吃。我家小宝贝就交给你了啊。妹妹,咱们下次见。”

    此人真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话音一落就飞速走人了。

    我愣愣地看着哥哥和他手中牵着的小狗,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哥哥的嘴角突然露出一丝微笑,然后,他再自然不过地将狗链塞到了我手中:“拿着,好好养吧。”

    “我养它?”我几乎说不出话来,脸一下子涨得通红,他这不是成心在侮辱人吧?

    哥哥理所当然地看着我:“不然是它养你?”

    重点完全不是这个好不好:“我为什么要养它?”

    “你不是要找工作吗,这个就是你的工作。”哥哥边说边慢悠悠地踱回办公桌,“你找那工作工资多少?”

    “三千。”我下意识地回答。

    哥哥一副显然不相信我的样子,我咽了咽口水,好吧,我是靠关系的。

    “一个月四千,负责它的三餐和起居还有散步,每天来我公司报到一次。它的费用嘛,就从我给你的卡里刷好了。”

    “哥哥”我放软了声音,“我能不能不干?”

    “不能。”哥哥回答得斩钉截铁。

    “可是我不会养狗”

    “自己去学,不然我付你工资是干吗的?”

    我低头看了看脚下闪着星星眼看着我的小小哈士奇,一人一狗大眼瞪小眼了好一阵,终于无奈地抬起头:“那我现在能走了吗?”

    “走吧。”哥哥轻松地答应,“带它去把生活必需品都买回来,别带回家啊,我妈怕狗,就养我公寓就行了。”

    “是。”我无力地回答,认命地牵着这条傻狗向外走去。

    “好好养啊,这可是陈放他们家的宝贝,别人还要不来呢。”哥哥在后面嘱咐,我不用回头就知道,此刻他的脸上,一定洋溢着幸灾乐祸的笑容。

    傻狗完全感受不到哥哥的得意和我的怨念,一看要出去就跟打了鸡血一般兴奋,撒丫子就往前冲,幸好它还不算大,我还能扯住它。

    我想,我和哥哥一同进来的时候受到的瞩目,都没有这时拉着这条傻狗受到的瞩目多,这真是,悲——剧——啊!

    这座城市,有很多人都希望得到四千块一个月的工资,这座城市,有很多人都希望能进lm公司,可是我想,大概没有一个人愿意做我这种工作,总裁专用养狗员!

    要不是自己亲自养狗,我真不知道,养只小哈还要准备这么多东西。

    狗狗的小窝,吃饭喝水用的小盆,餐盘,狗粮,排便器,骨头玩具,哥哥的副卡给我后,我一直没用过,这次是给他的小狗买东西,我全部按照最好的买,理直气壮地狂刷了一番。为了学着怎么照顾它,我还专门买了一本爱犬养护大全。幸好小狗送来之前已经打了疫苗,否则我还要多跑一躺宠物医院。

    这是一条精力十分充沛的小母狗,一天下来,它依然活蹦乱跳,我却已经累得半死不活了。它太能跑了,一个不注意就四处乱窜,果然是传说之中拉雪橇的狗。

    我给它取了个孔武有力闻名非常的名字,叫丧彪。

    哥哥知道这个名字后眉毛都要皱到一起去了:“怎么叫这个名字?”

    “挺威风的啊,不然叫什么?”

    哥哥看了看我,又看了看狗:“叫二傻吧。你是大傻,它是二傻。”

    我怒,悻悻地说:“那还是叫苹果吧,多可爱,况且我也喜欢吃苹果。”

    “你试试看。”哥哥威胁地看着我,忽然又问,“你喜欢吃苹果?”

    “嗯!”我大力点头。an apple a day, keeps the doctor away嘛。

    最终,丧彪还是叫丧彪。毕竟养它的人是我,我早就想试试这个拉风的名字了。它看起来还是挺喜欢这个名字的,只要我喊一声,不管它在家里的哪个角落,都会飞快地奔出来。傻乎乎的其实也挺可爱的。

    虽然婶婶害怕狗,丧彪不能带回家,但我还是自动地将它纳入了我们家的一员,多好,有它垫底,我终于不是家里地位最低的人了。

    婶婶知道我的暑期工作就是给哥哥养狗之后,连说胡闹,直叫哥哥快把狗送人,让我去叔叔的公司找个事做。

    哥哥当然不同意,在他的淫威之下,我也不得不装出一副做得很开心很喜欢小狗的样子,婶婶数落我:“你啊,从小就这么听你哥的话,以后他让你养老虎狮子你也给他养?”

    我讪笑,连连摇头。

    “老虎狮子是保护动物,我还弄不到。”哥哥在沙发上闲闲地说了一句。

    言下之意就是,如果弄得到,让梁满月来养养,也不是不可以的。我一阵恶寒。

    罗维知道后也不开心:“你也太听你哥的话了吧,他不是整你呢吧?”

    “应该不会的,丧彪其实挺可爱的。”如果它精力没有那么旺盛就更可爱了。

    “你喜欢狗啊,那咱们以后也养一只吧,我喜欢古牧”他在那边开始畅想了。

    “还是别了吧,我才不自己找罪受呢。”我连忙拒绝。

    他笑:“没事,吃喝拉撒我负责,你负责踩着小高跟牵着它出去显摆就行。”

    我也笑了起来:“那行。”

    其实养狗养久了,还是挺开心的。每天一早起床去哥哥的公寓,帮它清理清理狗窝,倒掉便便,喂它吃了狗粮就行了。丧彪疯归疯,习惯还是培养得挺不错的,教了它几回,就知道要去固定的地方大小便了。然后我要带它去哥哥的公司转一圈,它比我要受欢迎得多,公司里的人看见它总要摸一摸问一问的,有的人还会准备好吃的等它来。

    剩下的时间就由我自己支配了,婶婶不在的时候可以回家,可以带它逛街,还可以带它去姥爷家。姥爷也极喜欢丧彪,有的时候还会亲自帮它洗澡,不过每次刚一给它洗完,它就开始在姥爷家的院子里撒欢打滚了,几圈下来,比没洗之前还要脏。

    我在宠物论坛看到一句话,对主人来说,狗狗只是人生命的一小部分,可是对狗狗来说,主人却是它的全部。

    我深受触动,于是不得不对它更好一点,再好一点。

    不过让我比较怄气的一点是,明明平时和丧彪在一起的人是我,照顾它吃照顾它喝陪它玩的人也是我,但每每只要哥哥一回来,这个小白眼狼就会完全把我抛在脑后,迸发出无比的热情与激情,腾的一下就飞扑到哥哥身上开始撒娇,谄媚无比。

    对这种情况,我只能暗自告诉自己,淡定,淡定,那只是异性相吸。

    暑假结束,丧彪被送到了姥爷家。

    虽然我一再声明我可以一边读书一边好好照顾丧彪,姥爷还是没有同意。在他看来,学生就是要老老实实地待在学校里学习的,天天把心思放在狗身上实在是不像样子。

    我果真得到八千块的工资,是哥哥的秘书亲手交给我的。一个暑假我早把照顾丧彪还有钱拿这件事忘了,况且我一直是拿着哥哥给的信用卡的,不拿这个工资其实也没什么。不过既然秘书小姐已经把现金递到我手上了,也没有理由不收,当然其实我觉得这真的有点形式主义,不用想就知道是哥哥授意的,幼稚。

    八千块拿在手上还是有点小厚的,让我喜悦了半天,好歹这也算是我第一次赚钱。我想了想,给爸爸打了个电话,告诉他不用打今年的学费来了,我自己打工赚到了钱。

    爸爸自然是十分诧异:“怎么没听你提起,什么工作工资这么高啊?”

    他当然不知道,我们上一次通电话还是放暑假之前。我含混其辞:“哥哥帮我介绍的工作。”

    爸爸不疑有他:“那你记得要好好谢谢哥哥了。”

    “嗯,我知道。”我回答得言不由衷。

    “对了,圆圆,你今年有二十了吧?”

    “嗯,生日已经过了。”我淡淡地回答,心中却一紧。自己女儿有多大了都不清楚吗?

    旁边好像有人说了什么,爸爸的语气突然变得吞吞吐吐起来:“你年纪大了,要谈恋爱的话,爸爸也不反对。既然你哥哥对你不错,你刘阿姨说,不如让他帮你介绍一下周围的”

    我忍不住冷笑,打断爸爸:“那你帮我谢谢她了。”

    “你别多想,你刘阿姨也是为你着想”

    “没什么事我先挂了。对了,爸爸,生活费你也不用给我打了,反正我也从来没用过,叔叔婶婶给的都有。”我的话不由自主地尖锐起来。

    “这怎么行”

    “那些钱你还是留着给刘阿姨和鹏鹏花吧。”我努力平复了下内心,“爸爸再见。”

    没有等那边回应,我就挂掉了电话。

    纵然这些年我早已想通,可是从爸爸嘴里听到这些话,还是不由得觉得悲凉。

    真的是为我着想吗?我冷笑,那未免也想得太多了。

    不过哥哥这次给我发了这么多工资,我还真应该表示一下。不过他该有的都已经有了,并且有的都是最好的,我还真不知道该送他什么。

    想了想,我还是决定不用物质表示了,免得送得不好还要被他嘲笑。灵机一动,既然不能用物质,我还是用行动吧。

    暑假的时候,偶尔我也会跟丧彪玩得忘了时间,或者上网上得不想动,最后懒得回家就在哥哥的公寓睡我的公主床。

    哥哥大多数时候很少回来的,有时候回来,看见我在,就往沙发上一坐,懒懒地来一句:“饿。”

    开始我装傻,装听不懂,就想默默地遁去,哥哥却不管,站起来大手直接将我拎到厨房:“做饭。”

    我只好乖乖地开始淘米。

    有时候哥哥回来得晚了,我已经睡了,他都不会放过我,敲门敲得震天响,让我不得不睡眼惺忪地爬起来开门,最后再睡眼惺忪地去给他炒饭或者煮面,边做边默默地诅咒他,气极了就多撒两把盐,他却也能吃下去,只不过,吃完以后要多喝几杯水罢了。

    其实我的手艺真的是十分的差,看丧彪的态度就知道了,每次我都好心地多做一点放到它的狗盆中,这傻狗却只是闻一闻,就傲慢地摇着尾巴走掉了。难为哥哥还能一口口地将那些东西全吃掉,看来身材高大的人饭量果然很大。

    不过,次数多了我也终于锻炼出来了,虽然还是局限于炒饭和煮面,但丧彪终于能赏脸吃几口了,哥哥吃饭的时候表情也缓和了许多。

    这次打定了主意要好好谢谢哥哥,我也就认真起来,专门到网上查了菜谱,最终敲定了三个菜,红烧肉和麻婆豆腐,马马虎虎再打一个番茄鸡蛋汤。

    番茄和鸡蛋公寓里是有的,然后我去超市买了五花肉、豆腐和做菜需要的各种辅料,还顺便买了个漂亮的印有小熊维尼的围裙。其间我特地打了个电话给哥哥,确定他今晚会回来之后,无比严肃地嘱咐他要早些回来。

    哥哥问我什么事,我只保持神秘,坚决不说,他也就没多问了。

    我在厨房准备了好久,五花肉和豆腐都细心地切得方方正正的,番茄也尽力切得很薄,菜谱已经被我打印下来贴在抽油烟机上,一步步老老实实地按照上面的做,却还是有些手忙脚乱。幸好最后做得倒也像模像样的,尝了尝味道,马马虎虎还算差强人意。两菜一汤摆上桌,让我觉得分外得意。

    之前还以为得等哥哥一段时间,可是我做菜实在做了太久,而哥哥又特意提前回来了,我菜摆上桌,欣赏了没两分钟,便听到了他的开门声。

    看见桌上的菜哥哥明显一愣,然后看着我,表情莫测。

    我连忙将身上的围裙摘下,分外热情地招呼道:“哥哥你回来啦。”

    “嗯。”他点头,换了鞋。

    既然打定了主意是感谢哥哥,我自然分外殷勤,他刚换好鞋水就递了过去:“你是先歇一会儿还是先吃饭?”

    哥哥接过水,又看了一眼餐桌:“吃饭。”

    我笑得灿烂:“那你先过来坐吧,我去盛饭。”

    对我的态度哥哥显然十分费解,坐下来,看着我:“你今天吃错药了?”

    我边盛饭边提醒自己今天要保持好的心态,不能被他的毒舌打击到,然后微笑着回答:“没有啊。”

    “那这是干什么?”

    我将满满一碗饭放在他面前:“老板你给我发了这么多工资,我当然要感谢你了。我也不知道要送什么礼物,就只好做顿饭以表心意咯。”

    哥哥终于露出一丝笑意,拿起筷子,夹起一块红烧肉放进嘴里,我马上期待地盯着他。

    哥哥咀嚼之后咽了下去,然后抬起头看着我:“不错。”

    我忽然觉得,心底仿佛开出了一朵花。

    这天晚上,我吃了半碗饭,而哥哥,吃了整整三碗。

    我发现,原来他这个人还是挺好满足的。

    大四的课程已经很少了,上课的时候教室总是空荡荡的一片。我乐得清闲,隔三岔五就去姥爷家看丧彪,顺便还可以吃到姥姥美味无比的家常菜。

    其实丧彪放在姥爷家挺好的,我们都不经常过来,它养在姥爷家,反倒能陪陪姥姥和姥爷。小家伙已经长得挺大的了,虽然还是傻里傻气的,却十分通人性,跟我在一起的时候总是上蹿下跳有使不完的精力,但跟姥姥姥爷在一起的时候也知道不能折腾他们,只乖巧地跟在姥爷后面到处走。

    它已经熟悉了我的脚步,每每我刚走到院门口,它就已经迫不及待地奔了出来,扑到我身上,大舌头伸出来到处舔,逗得我咯咯直笑。

    最热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但初秋的阳光还是十分毒辣的,树荫之下,姥爷姥姥还有我一人一把藤椅,一人一把蒲扇,一边看着院子里的丧彪十分带劲地撕咬着他的小玩具,一边闲话家常,十分怡然。

    我努力给姥姥姥爷讲着学校里的趣事,逗得两人都乐呵呵的。

    笑过之后,姥姥突然感叹:“这小彪儿来了,家里才终于热闹了点啊。”

    我看着姥姥眼角的皱纹,忽然间羞愧无比,忙说:“以后我每天都过来,晚上回去我跟叔叔婶婶说,让他们也经常回来,还有哥哥。”

    姥姥笑着伸过手摸摸我的头:“不用,让他们忙他们的吧,你也不用天天都过来,不然小男朋友会不开心咯。”

    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姥姥对我眨了眨眼睛,我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我哪有什么小男朋友,姥姥别开我玩笑了。”

    姥姥当然不相信我,对着姥爷呵呵地笑:“看,小圆圆害羞了。”

    两位老人一起笑了出来。有风微微吹过,我看着他们历经沧桑慈祥温和的脸庞,一时有些发愣,连解释都忘了,终于忍不住,也跟着微微笑起来。

    这个城市的秋天一向停留得很短,仿佛刚刚开始,就已经结束了。前一天校园里还有扫不完的落叶,大家都还只是穿着t恤、卫衣,一夜之间,北风却呼啸而来,害得好多人来不及加衣服,怨声连天。

    可是天气虽然很冷,我却觉得心里暖暖的。

    因为罗维要回来了。

    之前每年的圣诞假期他都有回来,不待到开学的前一天绝对不肯回去。可这次他突然说有事回不来了,看着视频聊天的框框里他歉意的笑,我虽然有些失望,却还是微笑着说没关系。

    可是过了两天,薇薇却突然神秘地问我:“听说你家罗维要回来了,知道不?”

    薇薇是裴良宇的现任小女友,比我们低两届,娇小可爱得不得了,多亏了她,裴良宇已经在他爸的公司做事了,还隔三岔五地回来请我们吃吃喝喝。

    我奇怪:“他说不回来了啊,事务所还有事要做,你听谁说的?”

    她笑:“我上次听裴良宇跟他讲电话了的,就是他打来的,还让良宇他瞒着你呢,肯定是想给你个惊喜。”

    以罗维的性格,倒真的像是会做出这种事。

    “既然他想瞒着你给你个惊喜,你干脆就给他来个反惊喜。我听见他好像说二十号回来,到时候你去接机,吓他一大跳。”薇薇脸上露出恶作剧的笑容。

    听她这么一说,我也动了心:“你弄清楚,到时候别不是他我白跑一趟。”

    “那我再伺机偷听下,八九不离十啦,他那天正好喝得迷迷糊糊的,还以为我没听见呢。”

    “嗯,行,确定了以后通知我一声,哈哈,我也去给他个惊喜。”我跃跃欲试地说。

    “是的是的。”薇薇连连点头,“我还没见过他呢,到时候你可得让他请客吃饭。虽然我家老裴同志经常说他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但你知道我是外貌协会的嘛。”

    “行行行,没问题。”

    薇薇的眼睛闪成了小星星,抓住我的手:“好姐妹。”

    我笑,跟着点头:“好姐妹。”

    给别人惊喜这种事,我好像从没做过,忍不住就要幻想到时候罗维的表情,是惊喜的傻笑呢,还是懊恼裴良宇泄露了机密呢?

    反正不管哪一种,肯定都挺好玩的。我边想边露出微笑。

    12月20日,天晴。之前我有去接过罗维的机,所以时间还是很清楚的,但我不知道他到底是从香港还是上海转机回来,为了避免错过,我一早就起来,独自一人打车到机场。

    坐在出租车上,我不由自主地开始计划,一会儿是直接出现在他面前给他个大大的惊喜,还是跳到他身后轻轻拍拍他的肩膀呢?嗯,值得仔细思考。

    那时我根本没有想到,这种惊喜,不仅不好玩,而且只有惊,没有喜。

    我在门口站了很久,因为不清楚具体的航班所以也不敢去休息,周围都是和我一样翘首以盼的人,所以倒也不觉得孤单。

    然后我终于看到了罗维。

    他推着行李缓缓走出,我只顾着观察他,却没有注意到,他的行李较单人的要多得多。

    他好像长高了一点,当然这可能只是我的错觉,过了二十的男生还会长个子吗?他的眉眼没有变,眉毛浓浓的,眼睛亮亮的,还是那种吊儿郎当的神情,但整体看起来,却也英挺不凡。

    我一激动,忍不住就要上前吓吓他,脚步还没有迈出去,一个人,就已经从他后面走了上来,亲密无比地挽住他。

    那女生个子也是高高的,扎着简单的马尾,脸上洋溢着甜蜜的笑容,罗维皱了皱眉,却没有甩开她。

    罗维没有姐姐或者妹妹,他也从没有讲过,他哪一个表姐或者表妹同他一起在墨尔本读书。

    我个子矮,每每站在罗维身边,总是被他说成是小朋友,可是他们站在一起,看起来十分登对。那女生的手,一直挽着他的手臂。两人流露出来的熟稔,一览无遗。

    那一瞬间,我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本能地躲到了一旁。

    一对夫妇热情地迎了上去,那女孩开心地放开罗维,投入那位女士的怀抱:“妈妈!”

    罗维在一旁含笑而立。

    四人站在一起,好一副其乐融融的景象。那女孩的爸爸面带笑意地同罗维交谈着,显然对他十分满意。

    我躲在旁边,忽然发现,自己竟然紧张到有些发抖。我努力地深吸一口气,握紧的手缓缓伸开,走上前去,微笑:“罗维。”

    那一刻他慌乱的表情让我几乎要流下眼泪。

    “圆满月,你怎么在这儿?”他问。

    那一刻,我心软。我不想让他难堪。

    然后我说:“我来接同学。”我假装看了一下时间,“他大概还有十分钟就到了。好巧,你今天回来吗?”

    他连嘴唇都变得苍白,仿佛想要说些什么,终于还是微微地点了点头:“嗯。”

    他旁边的女孩眉毛微微上扬,分明是认得我的样子,我不去看她略带敌意的面容,努力维持住笑容:“那我先过去了,有时间联系啊。”

    我走得很急切,脚步有些虚浮,背影大概会给人一种落荒而逃的感觉,可是我再也镇定不下来,我害怕再多留一秒,眼泪就会喷涌出来。

    身体中有一个地方在隐隐作痛,说不清是哪里,开始只是一小点,慢慢地、慢慢地,五脏六腑仿佛都绞在了一起,我紧咬着牙关,咬得牙龈生疼。

    外面的天气应该还是晴朗的,可我只觉得四周狂风大作。

    贫血的人大概都有过这种经历,从座位上突然站起来的时候,眼前会是一片漆黑。神志是清明的,耳边的声音也是清晰的,可偏偏双眼什么也看不见。

    人来人往的机场,我再也无法向前行走,只得停在原地。我不是贫血,却同贫血一样,完全看不见任何东西。

    这样的时刻,我还在想,罗维怎么还不追上来?

    从前我们吵架,我每次走不超过十步,他一定会追上来,可是现在,我就站在这里等他,他怎么还不追上来?

    口袋里的手机突然振动,我茫然地掏出来,顺手按下接听键。

    电话那头传来熟悉的声音,我默不作声地听着,那头说了好几句才发觉不对劲:“梁满月,你听见我说话没?”

    “听着呢。”我小声说。

    “喂,你怎么哭了?”那边的声音诧异道。

    “没有啊。”我边说边抬起手摸了摸脸颊,却惊讶地发现脸上已经冰凉一片。

    电话那边的声音突然紧张起来:“满月,你怎么了?”

    我再也忍不住,眼眶一热,哭出声来。

    “哥哥”

    那一天哥哥将我接回公寓的时候,我已经停止了哭泣。

    他也不问我为什么,只是寒着一张脸,径自离去,留我一个人在沙发上发呆。

    我坐了很久,脑中还是一片空白。电话振动,我掏出来,呆呆地看了一会儿,终于按下红色键,关机。

    我用凉水洗了一把脸,感觉精神好了很多,然后关上门离开。

    回到寝室的时候,只有陈静和夏敏之在,陈静刚好要去图书馆,于是我便同她一起。图书馆很安静,暖气也开得很足。陈静埋头认真做着考研英语,我随手拿了一本外国文学史看得专心致志。大脑没有空闲的时间思考,心中便能平静许多。

    从图书馆出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大半,月亮冷冷地挂在天上,寒气逼人。我们一起去食堂吃了晚饭,我吃了很多,三两饭,两荤两素外加一个鸡腿,最后还咕嘟咕嘟喝了半瓶果汁。

    陈静惊诧地看着我:“满月你怎么啦?”

    我笑了笑:“饿了。”

    肚子吃得饱饱的,就不那么容易悲伤。

    回寝室的路上我又买了一块巧克力边走边啃,有一搭没一搭地同陈静聊天。

    寝室楼下上演着永恒不变的情侣告别戏码,我们早已学会目不斜视、视而不见地从他们面前走过。

    然后我听见有人叫我。

    “圆圆。”

    我心中一抖,却不敢回头,只低头朝寝室楼走着。后面的人快速跑过来拉住我,声音几近哀求:“圆圆。”

    我抬起头,看见罗维疲惫的双眼,他说:“我等了好久,才终于等到你。”

    很多时候,我们下定决心是一回事,而真正面对,又是一回事。

    我明明很伤心,我明明很愤怒,我明明再也不想理他,可是在这一刻,当寒风吹过我们的脸颊,当我看见路灯下他苍白的嘴唇,当他拉着我的手微微颤抖,我终于忍不住心软,告诉陈静她先回去,然后才回头看着他。

    “有什么事你说吧。”

    他看了我许久,终于艰难地开口:“满月,我们分手吧。”

    我以为,我会得到一个解释,我会得到一个道歉,然后我会原谅他,可是最终我得到的,是“分手”两个字。

    要用怎样的语言形容我那一刻的心情?悲伤、心痛、愤怒、难以置信我抬高了声音问他:“罗维,你说什么?”

    他的身体微微颤动,可还是坚持着说道:“满月,我下个月就要订婚了,我们分手吧。”

    那一刻,我只觉得连呼吸都困难。

    “满月,你有没有发现,其实我们根本不适合在一起。我越大,越成熟,就越来越能感受到这一点。每次我回来,兴致勃勃地找你出去,你实在推托不了了才会来,来了也只是一个人坐在角落看我们玩,时间久了,我也会觉得无趣。

    “你知不知道,我不想去墨尔本,除了不想跟你分开,还因为,我家里早就安排好了另一个女孩以未婚妻的身份跟我一起出去。从前我喜欢你,觉得你眼睛大大的,人小小的,十分惹人怜爱,又总是一个人在角落里沉默寡言,于是我想要保护你,想要把最好的东西都给你,我觉得我可以承受一切,无论是家里的压力还是外在的诱惑,可是,我终究也会累的。

    “我爱你,可是跟你在一起,我仿佛已经看到了爱情的尽头。我知道,如果今天不是你哥哥逼我来找你,我不可能对你说出这些话,或许我说完这些话,第二天就会后悔,可是如果我不说,我再不会有勇气说出口。

    “满月,我不是不爱你,只是,我真的累了。”

    我呆呆地看着罗维,手不断地在身侧乱抓,想要抓住点什么来支撑自己。

    原来人长大了,真的是会变的。我还站在这里,可是他已经走远了。我以为自己很了解罗维,其实我还是不了解他。我对他的了解还一直停留在少年时代,不是他现在不好,是我把他想得太好了,超出了他能做到的范围。

    我看着他终于泪流满面的脸庞,脑海中突然浮现出少年时期的罗维。

    大笑的,生气的,固执的,骄傲的他在教室里跳来跳去的样子,他被老师点起来罚站的样子,他和我斗嘴的样子,他千方百计逗我笑的样子,他为了我被打成猪头的样子,他踢完足球满头是汗却故意对我甩头的样子,他在公车上努力护着我的样子

    他曾温柔地对我微笑,让我以为,他会像流水中的礁石一般,无论经过多少时光,他始终站在那里。

    我曾经以为,我们会一直走下去,走到很老很老,白发苍苍。

    可是现在,什么都没有了。那个叫罗维的少年,将我从自卑的沼泽中拉出来,无条件地爱我呵护我,为我打架,逗我开心,对我微笑,给我温暖,从此,再也不会回来了。

    我甚至没有问他:罗维,你不是说等你回来就娶我的吗?

    可是,这一切都不重要了。

    然而,就在我认为自己已经崩溃,马上就要昏倒的时候,罗维突然定定地盯着我,那种悲伤的表情仿佛让我不能辨认。

    他说:“满月,虽然我时常欺骗自己,但是其实我一直知道,你对我的感情,并不是我要的那种爱。你爱我不像我爱你,你给我的爱不是我给你的那一种。你爱我就像爱吴嘉馨,爱裴良宇,爱你身边所有的朋友。我不想认输,可是满月,这么多年过去,你所能给我的,却也只有这些而已。”

    我猛然怔住。

    一直到罗维踉跄的背影消失在我的视线内,我才终于呆呆地跌坐在地上,小声抽泣。

    来来往往的人对此司空见惯,失恋,在大学里是多么常见的一件事。或许他们心中还会嘲笑我,看,真脆弱,不过是失恋,就哭成这样。

    一片阴影笼罩住我,有人来到了我身旁,将我扶起。

    我仿佛突然找到了痛苦的发泄点,没来由地生出一股力气,将他推开:“你走开,都是你,都是你,把我喜欢的人赶跑,现在你满意了?”

    他却没有被我推开,也没有对我发脾气,只是摸了摸我的头:“是,我满意了。”

    我隐约好像要明白点什么,却抵挡不住一波又一波侵袭过来的悲伤,终于躲在哥哥的怀里,失声哭泣。

    大家都不相信,我就这样同罗维分手了。

    开始我也不相信,可接下来的日子里,罗维再没有找过我,接连不断的电话和短信,也没有一个来自于他。我终于明了,我们两个,大概是真的结束了。

    之前我还觉得生活平淡,没有激情,现在终于发生了一件不平静的事,却让我坠入冰窟,不要说是激情,连体温几乎都要散去。

    我开始懂得,跌宕起伏的人生远远不会有平静安稳的人生来得幸福。

    嘉馨着急,连说我是死脑筋:“你让我说你什么好,罗维明显是喜欢你的!你怎么能就这么把他让给个妖女了?说分手就分手?不行,我得快点回去,找个机会给你们个台阶下”

    “分手不是我提的。”我苦笑着打断她。

    嘉馨哑然,良久,恨恨地说了一句:“罗维这个王八蛋。”

    然后她又安慰我:“别伤心,就这种低素质的,咱还真看不上眼!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以后咱找个钻石王老五,后悔死他。”

    我微笑:“不用担心我,我没事。”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似乎大家都喜欢用这句话劝失恋的人,可是,我们曾经,在旧的那个身上付出了那样长的时间那么多的感情,是真的,能说放就放的吗?

    从前我太过于笃定罗维对我的感情,我们之间,一直是他付出的比较多,大概就是因为这样,我才渐渐觉得,他会理所当然地一直爱我。所以当他提出分手的时候,我才会那么难以置信。

    可一边这么想着,我却不断地想起罗维最后说的那些话,于是在痛苦之上又多了些许的惶恐和不安。我的理智一直在否定他的话,心却一直沉默不语。

    可是,如果我不爱罗维,那么我的悲伤又从何而来?

    我明白的,没有人会理所当然地一直爱我,年轻的誓言,又有几个人真正坚守。

    这世上的初恋,大抵都没有一个完美的结局。之前是我太天真,以为我们会是不同的,可最后得到的,也只是个遗憾。

    我安慰自己,这就是成长,成长总归要经历点感情挫折的,梁满月,撑着点。

我只是难过不能陪你一起老最新章节地址:https://www.biqugetw.com/book_10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