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只是难过不能陪你一起老 > 第22章

第22章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et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气越来越热,在姥爷家吃完饭,婶婶同姥姥一起看电视剧,叔叔陪着姥爷下棋,我和哥哥一起带丧彪去散步。我发现我起名还真是有些预见性,它现在狗如其名,长得膘肥体壮,乍一看,煞是威风。不过强悍的外表之下,隐藏的还是一颗傻狗的心,一见我们,就无比兴奋地扑了上来,稀里哗啦地对着我一阵狂舔,然后钻到哥哥怀里拼命地撒娇。

    我们带它去了姥爷家附近的公园,它一见这么大的活动范围,马上就想敞开了爪子狂奔,幸好哥哥用力牵住了它,才不至于由人遛狗变成狗遛人。

    一直走到无人的地方,哥哥才放开了它,任由它四处撒欢。我看着丧彪又是打滚又是转圈,还不时回头看看以确定我们的方位,小脸明明同狼相似得紧,却无时无刻不冒着傻气,不禁觉得好笑。

    下意识地想要看看哥哥的反应,转过头,却见他正目不转睛地看着我。

    我脸一红,哈哈地笑了两声以求掩饰,又胡乱指了指丧彪:“看丧彪,可爱吧。”

    他微微一笑,俯身亲了亲我的嘴巴:“你比它更可爱。”

    我脸更加红,又觉得欢喜,又觉得羞涩,电光石火之间,突然想到了一件事:“啊!”

    “怎么了?”

    “我想起来了,这个地方,刚才丧彪也舔过。”我认真地看着他,指了指自己的嘴巴,“那这样,你和丧彪算不算间接接吻了?”

    哥哥的脸瞬间僵硬掉。

    然后,他恨恨地看着我说:“梁满月,以后你再让它舔你,就别想再亲我。”

    到底是谁亲谁?什么叫颠倒黑白,我算是见识到了。

    我发现,我陷入了爱情,无可自拔。

    有罗维的前车之鉴,我总是觉得,好事在我身上总是不会长久。我向来不是个好运气的姑娘,有什么好事永远轮不到我。工作忙碌薪水不多,在同学里面算是普通的,捡过最大面额的钱币是五块钱,彩票买过两次一分钱都没有中过所以,我很珍惜自己平淡又快乐的生活。

    虽然这快乐下面,有隐藏的不安定。

    每次婶婶关心我的恋爱问题的时候,我总是心虚并内疚着,这些年来,他们待我皆是真心实意,我真正爱他们。同哥哥在一起,我不害怕道德的谴责,我只害怕他们责备的目光。

    杜姐姐来家里的次数也越来越少,她同男友计划着结婚,打算先斩后奏,让她爸爸无从反对。所以每次婶婶有意无意地在她面前提到结婚的事,不仅她目光闪躲,连我也在心中一哆嗦。

    我总觉得,会发生什么大事。

    裴良宇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我刚把被组长毙了几次的稿子交上去,他问:“一会儿下班了有时间吗?请你去吃潮州菜。”

    我笑:“什么好事啊想到请我吃饭。”

    “没事就不能请你吃饭了?想你了呗。”他说话向来半真半假,不过仔细一想,我们还真好长时间没在一起吃饭了。我犹豫了一下,还是笑着答应了。

    “那你下班的时候我来接你。”

    “好。”

    我先打了个电话给婶婶告诉她我跟同学一起吃饭晚上会晚点回去,然后一直磨到离下班还有半个小时才给哥哥发了个短信告诉他不用来接我,我今天跟同学吃饭晚点自己回家。

    等了半天他没有回音,估计是还在工作。我给自己打气,跟自己朋友吃饭光明正大,用不着怕他。

    刚出公司门口,就看见裴良宇倚在一辆q7上,一副风流倜傥的样子,煞是引人注目。几乎是一上车,我就接到了哥哥的电话:“你跟谁在一起?”

    我瞄了裴良宇一眼:“朋友。”

    “男的?”

    “嗯。”

    “不准去。”

    “我吃完饭就回去。”

    电话那边哥哥抬高了声音:“不准去。”

    裴良宇就在旁边,我不好意思多说什么,小声含混道:“好了,就这样了,晚上回去再说。”

    挂上电话,顺手还关了机。我干笑:“我婶婶总是不放心我。”

    话音刚落,看见他似笑非笑的侧脸,我突然觉得自己颇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

    “男朋友?”

    我讪讪:“算是吧。”

    他笑了笑:“有机会一起出来吃个饭吧。”

    “好。”

    他似乎还想说些什么,犹豫了一会儿,终于还是没开口。

    “薇薇呢?”吃饭的时候我问他。

    “早分了。”他回答得轻描淡写。

    我放下筷子:“又分啦?你怎么老是玩弄别人感情啊。她人挺好的啊。”

    他嗤笑:“我在你心里就这个形象啊。就不行她甩我?”

    我一愣:“不会吧。”

    他解开衬衫袖口,向上挽了挽,然后伸出手帮我盛汤:“交换出国了。”

    “啊,她也真舍得。”我惋惜地说。

    一顿饭吃得还是很开心的,潮州菜虽然清淡,却十分鲜美,况且还有裴良宇在旁边,让我仿佛回到了大学时代。

    我有些唏嘘:“老啦老啦,都开始怀念过去了。”

    他弹了我脑门一下:“你一个小朋友,少在我面前装模作样。”

    他一说小朋友,我就想起了罗维。从前他最喜欢拍着我的脸说我是小朋友,把我当真正的小朋友一样宠。

    我勉强地笑了笑,想同他打听下罗维,最终还是放弃了。

    饭一吃完,裴良宇就主动将我送了回去。他的车漂亮,门口的保安看都没看就放行了。

    进门的时候他突然喊住了我,我回头,他站在车旁,面容在月光之下显得愈发忧伤。

    然后他张开嘴,轻轻说了一句:“对不起。”

    我诧异:“说对不起干什么?”

    “哦。”他抬手揉了揉额头,“抢了你和你男朋友二人世界的时间,替我跟他说声对不起。”

    “哦,没事。”我冲他挥了挥手,“回去吧,路上小心。”

    进门才发现叔叔婶婶都不在家,家里没开灯,只有楼上有些光亮,我换了鞋走上去,发现亮灯的竟然是我的房间。

    哥哥寒着脸坐在房间里。

    我本来有些忐忑,可看见他这种兴师问罪的样子,没来由地冒出一阵火气,于是干脆装作视而不见,看也不看他径自开了电脑上网。

    他猛地站起来拔掉了插线板。

    “你干什么?”我怒视他。

    “我干什么?我还要问你干什么去了。”他强压着怒火,“到了家门口还依依不舍,你怎么不干脆跟他回去,还回来干什么?”

    面前的人仿佛一下子又回到了少年时期,我差点忘了,他本来就是这么一个狂躁症患者。

    “我不过就是跟他吃了一顿饭,你用得着这么生气吗?”我忍不住气他,“我们大学几年天天在一起吃饭,他还老是喂我呢。”

    “梁满月,你还要不要脸?”他吼道。

    我鼻子一酸,眼泪几乎就要落下来,却还是强忍住看着他:“我哪里不要脸了?就算我不要脸要你管?我是个人,又不是你养的什么阿猫阿狗,凭什么我要听你的话,凭什么我要对你卑躬屈膝,凭什么我要受你的管制?”

    他怒极反笑:“梁满月,原来这才是你最真实的想法。在你眼中,我就那么可恶?”

    “对,这就是我的想法,我受够了!”我冲口而出。

    他气得几乎说不出话来,最后终于摔门而出。

    我靠着墙壁蹲下来,放声大哭。

    我从来不知道,恋爱竟然会有这么令人心痛的时候。那种又生气又委屈却还是心有牵挂的感觉,让我心如乱麻。

    我们接连一个星期没有说话。

    他很少回家,即使是回家,也冷着一张脸假装没看见我。连婶婶都看出我们之间的不对劲。

    她悄悄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我咬着嘴唇默不作声。

    于是她就去数落哥哥:“刘成蹊你有没有点出息,你都多大个人了,还欺负你妹妹,你麻利儿地快给你妹妹道歉,要不然就让你姥爷收拾你。”

    他也不反驳,面色不变,充耳不闻。

    婶婶见我们俩都这样,叹了口气,也不管了。

    一个星期以后,我顾不得同哥哥的冷战了。

    我没精打采地同嘉馨通话的时候,她沉默了一会儿,突然说:“满月,我要结婚了。”

    我先是“哦”了一声,几秒钟之后,我突然反应过来,抓紧了电话尖叫道:“你说什么?结婚?”

    “满月你别激动。”嘉馨在电话那头无比镇定,“没错,我是要结婚了。”

    她结婚的对象,竟然是苏冽。那个我早八百年前就忘记了的苏冽,竟然再一次杀了出来!

    我真得承认,吴嘉馨的速度永远比我的思想快。

    这种时候,我哪还顾得上自己的小痛苦小悲伤,嘉馨回来的第一天,我就迫不及待地同她聊了大半夜。

    我们在我的房间里,如同小时候一般,躺在一张床上,听她指点江山一般描述她的恋爱史。

    从开始他装作不认识她,到他终于接受她,再到他终于向她求婚,嘉馨整整用了五年的时间。

    我不敢相信,在我不知道的时候,嘉馨经历过那么多的悲伤与喜悦!我不敢相信,她竟然真的重新找回了他!

    她为了他,从温暖的南方来到冰冷的北方,从熟悉的家乡来到陌生的城市,没有满身风雨,只有满腔热血,坚定不移地守在他身旁,忍受孤独,忍受他的视而不见,忍受他换了一个又一个女朋友,一直到他周围的朋友都看不下去而质问他:“苏冽你还是不是个男人,这么好的女孩你怎么狠得下心?”

    嘉馨复述这句话的时候还在笑,而我看着她的笑脸,只想大哭。

    我心疼地抱住她:“你总说我傻,你自己才是世界上最傻的人,不就是一个苏冽,至于吗?”

    她低声说:“是啊,不就是一个苏冽,可是,这世界上我就只爱这一个苏冽。”随即她笑了笑,“谁叫我就喜欢他了呢,我拿他没办法。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那时候我经常这么安慰自己。”

    她回抱住我,下巴抵在我的肩膀上:“那时候我半夜里总是偷偷地哭,我想我爸妈,想家,想你,想这里的一切。可是我不敢告诉任何人,我怕你们瞧不起我,骂我没出息。我不是没想过放弃,有一次他喝醉了对着我叫别人的名字的时候,我是真的想放弃了。可是第二天他醒来对着我微笑的时候,我又松不开手了。”

    她的声音终于有些颤抖,有温热的液体缓缓渗入我的睡衣:“我同自己说,那么多事情我都可以当作没发生,那么多伤害我都可以埋藏心底,那么多痛苦的夜晚我熬了过来,所以,我为什么不能再坚持一下?”

    我紧紧地抱着她大哭:“吴嘉馨你是不是缺心眼啊!”

    她将自己的眼泪用力抹掉,轻轻拍着我的脊背:“好了,好了,都过去了,我早就不伤心了。”

    随即她又低声骂道:“妈的,后来我才发现,他就是犯贱,你越软弱越贴着他他越不稀罕,后来老娘终于忍不住爆发了,他却自己黏上来了。

    “我们俩在一起以后,我以为他终于被我感动了,收了心。那时候我高兴得觉得连我们公司那个恨不得把我们骨髓都榨出来的bt都跟梁朝伟似的,走路都想跳着走。对他百般体贴,恨不得将世界上最好的东西都给他。现在想想那时候我还真是傻。

    “我没有想到,他竟然还在外面给我勾三搭四,而且还是明目张胆的那种。我终于受不了,单枪匹马堵住了他和那个三儿,那死女人还给我学琼瑶,让我成全他们,憋一口台湾腔说‘我是真的真的很爱他’。”嘉馨边说边模仿那女人当时的腔调,我笑不出来,只觉得心酸。

    “老娘当时就怒了,指着她骂:‘爱爱爱,你懂个屁的爱,你爱他什么啊,你给他做过饭还是给他洗过衣服,你见过他喝醉了号啕大哭的傻样吗?他生病的时候你给他端过茶递过水整夜整夜不睡觉吗?你能受得了他当着你的面勾三搭四换女朋友跟换衣服似的吗?老娘都没在这儿张口闭口喊什么爱,你喊个屁。’

    “那女鬼当场就被我骂得消声了,我转头一看那家伙正目瞪口呆地看着我,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一巴掌就甩过去了,说:‘还有你,老娘从十四岁被你害到现在,我欠你的啊?从前咱们没在一起也就算了,现在你是我男人,你就不能在外面再给我玩这一套!你凭什么让我对你那么好啊,你他妈的不过就是仗着我爱你!’

    “其实我当时那一巴掌甩过去之后,心里就在想,完了完了,这下我们俩是彻底玩完了,于是索性就把想说的话全说了。没想到他等我说完,跟傻了似的看了我好半天,突然冒出来一句‘嘉馨,我们结婚吧’。”

    我听嘉馨讲到这里,愣怔了好一会儿,终于忍不住感叹道:“原来他喜欢的是悍妇啊!”

    嘉馨掐了我一下,结果自己也跟着点了点头:“我也这么觉得。他就是欠教育。”

    “佩服佩服。”我对她抱了抱拳,“将来你可以跟你的小孩这样描述:你爸当年是被你妈一巴掌打了以后才求婚的。”

    她扑哧一笑:“我才佩服你呢,小时候我就觉得你哥特别可怕,你竟然敢跟他大吵一架,梁满月你真出息了啊。”

    她一提哥哥,我就头痛不已,被子往头上一蒙:“睡觉,睡觉。”

    其实我很想问问嘉馨,这样到底值不值得。她曾经同苏冽在一起的时候,温柔羞怯含情脉脉,同现在强悍的模样判若两人。她讲得那样轻松,但是我又怎么感觉不到那种轻松之后的辛酸。

    可是这种问题其实已经没有必要了。我想起她刚才说过的:“谁叫我就喜欢他了呢,我拿他没办法。”

    有时候,爱真是让我们无可奈何的一种怪病。

    嘉馨,嘉馨,我真正羡慕她,我真正佩服她,不是每个人都有这种勇气坚持到底的。她勇敢,她永不放弃,所以她终于赢得了自己的爱情。

    真好,虽然过程曲折了点,但她总算得偿所愿了。

    虽然我对苏冽没有好感,可是我真正为她高兴。

    这个世界上,有些人的爱情平平淡淡,有些人的爱情轰轰烈烈,我跟嘉馨的运气好像差了点,我们的爱情都是那样的曲折纠结。嘉馨已经胜利了,而我呢?

    两人并肩躺了很久,嘉馨突然碰了碰我:“满月你睡了吗?”

    “睡了。”

    然后她停顿了一下,小心翼翼地说:“温晨你还记得吗?他回来了,想见见你。”

    我生平第一次怀疑,吴嘉馨其实是我的损友。

    我这边还为了哥哥纠结万分,她那边竟然让我去见温晨。见他也就算了,她还告诉我,温晨是她婚礼的伴郎。我说她怎么那么大方地让我随便选往贵里选伴娘礼服呢。

    这个重色轻友的家伙还在一旁劝我:“人温晨有财有貌,最重要的是这么多年了还记挂着你,哪点比你哥差了?你好好一女的,不会真这么死心眼吧!”

    我白了她一眼,自己刚打退了小三,却来劝我劈腿,一点原则都没有。

    她也有些不好意思:“当然我也不是让你做劈腿这么不道德的事,退一步说,就算你不跟他在一起,也可以拿来刺激下你哥啊。”

    “你吓我呢,一个裴良宇就够刺激他的了,再来一个,我不是自寻死路?”我一口回绝。

    嘉馨的婚礼准备得很快,他们的工作都还在天津,这次是请假回来结婚的,所以得尽快举行,初步定在下个月的初一,只有差不多半个月的时间了。

    婶婶知道嘉馨的婚事后唏嘘不已:“小姑娘好像比圆圆大不了多少,怎么这么早就结婚了?再看看我们家这两个,大的的婚礼遥遥无期,小的连个男朋友都没有。”

    叔叔笑她:“就你爱操心,别人家小姑娘结婚你也能想这么多。”

    婶婶瞥了他一眼:“我不给他们操心谁给他们操心,难道你会操心?整个人都掉钱眼里去了眼睛看得到什么。”

    叔叔很识相地不再开口。

    过一会儿,婶婶突然喊哥哥:“成蹊,嘉馨结婚的时候你跟圆圆一起去,帮我给她包个大红包,好歹人家是圆圆的好朋友,小时候还总到家里玩。”

    我心中突然一喜,忍不住抬眼看了看哥哥。

    他面色不变,口中却低低地应了一声:“嗯。”

    我们之间,终于有一个台阶可以下了。

    我悄悄地想,再过三四天,我就以给嘉馨买结婚礼物的借口去找他,再过三四天,我再以准备服装的借口拉他去逛街。这样,应该就能冰释前嫌了吧。

    嘉馨拉我去试礼服的那一天,我终于还是跟温晨见了面。

    就像嘉馨所说的,他真的变了许多。

    他穿着简单的米色t恤,身形瘦长,戴一副细框眼镜,面容英俊斯文。看见我的那一刻,他的目光中满是惊讶与喜悦。

    不过,我也不是曾经那个胆小别扭一见他就想跑的小姑娘了。我想了想,向前走了两步,微笑着伸出了手:“好久不见。”

    他恍惚了一下,然后抬手,紧紧地握住了我的手:“好久不见,满月。”

    我试图不着痕迹地将手收回来,没想到他握得太紧,我一抽之下,竟然没抽出来。我微觉尴尬,只得轻轻咳了一声。

    他终于反应过来,放开我的手,招呼我坐下。

    嘉馨见状,对我使了个眼色,拉着苏冽借着拍照的理由就溜走了。

    温晨恢复了正常,话也多了起来,碍于情面,我不想扫他的兴,只得有一句没一句地同他聊着。只要他问,我都一一回答。接着,他开始缓缓地同我讲他这些年来的生活,从被排斥到被接受,从格格不入到脱颖而出

    他的语调其实很平淡,描述也不甚详细。我耐心地听着,渐渐觉得有些唏嘘。独自一人去异国求学,说起来让人羡慕,可内里的辛苦,只有自己知道。

    我忽然想起了罗维,他刚到国外的时候,是不是也经过那些彷徨呢?他那么骄傲的一个人,受到排斥的时候,心中肯定更加难受吧!我们之间,似乎总是他关心我多一些,而我,竟然很少问询他的生活。

    爱我这样一个不温柔不体贴不懂得关心他的人,一定很累吧。然后我想,哥哥是不是也很累呢?

    “我也尝试过同周围的女生交往,可面对她们,我真的提不起精神。我有一张你的照片,是我从前偷偷拍下来的。我总是对着照片在想,你现在在做什么呢?是在看书还是在睡觉,是在微笑还是在发呆,过得好不好,有没有男朋友”

    我怔怔出神的时候,温晨突然拉住了我的手:“满月,这些年来,我一直没有忘记你,我一直在想你。现在我终于回来了。现在你能不能,给我个机会?”

    我慌乱地抽回手,站了起来:“不好意思,我已经有男朋友了。”

    “可是你们之间有很多障碍,是不是?”

    吴嘉馨这个大嘴巴,我心底暗暗骂道,面上却还维持着礼貌:“这是我自己的事。不好意思,你帮我跟嘉馨说一声,我先走了。我请假的时间过了,现在得回公司。”

    “我送你。”

    “不用麻烦了,我公司离这儿不远,你还是留下来陪他们试礼服吧。”我连连摆手,不等他回答,低下头匆匆离去。

    我始终认为,如果不喜欢一个人,一定要坚定地拒绝他,不能让他产生任何误会。这对我们双方,都有好处。

    这天晚上,我在分手之后,第一次打电话给罗维。

    我的手机刚进公司的时候换过一次号码,已经没有了国际长途的业务,于是只好拿房间里的电话打。

    他没有换号码。电话接通之前我想,如果是杨佳接的,我就马上挂了电话。

    幸好是罗维接的。

    他没有想到是我,接通之后愣了一愣,随即轻松地说道:“嘿嘿,吴嘉馨结婚,你得大出血了吧?”

    我一颗紧张的心也放了下来,配合着说:“还好还好,咱现在也是有工资的人了。”

    “我可托裴良宇包了个大红包给她,到时候你多吃点,把我那份也吃回来。”

    我笑:“这个恐怕不行了,那天我是伴娘,忙得很,哪有时间吃饭。”

    “啊,这我倒忘了,嘉馨的伴娘肯定是你嘛。”他似乎在那边拍了一下脑袋,“怎么样,嘉馨结婚了,你也快了吧?”

    原来他知道了。我呆了呆,原本想说现在正和人冷战,前路叵测呢。话到嘴边还是改了口:“我怎么也得等你回来了啊。”

    他笑:“那最好,到时候我男扮女装来给你当伴娘,你不嫌弃吧。”

    我们就这样语调轻松地聊了好一会儿,到最后,我终于肯定,我已经完全释怀了。

    挂电话之前,他突然说了一句:“满月,我很想你。”

    “嗯,我也想你。”我毫不犹豫地说道。

    然后我听见电话里面传来一声巨响。

    “什么声音?”罗维问。

    我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没什么,我先挂了啊,拜拜。”

我只是难过不能陪你一起老最新章节地址:https://www.biqugetw.com/book_10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