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只是难过不能陪你一起老 > 第23章

第23章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et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挂掉电话,我快速跑到哥哥的房间,他的房门半掩着,我推开来,果然,他房间内的座机摔在地上。

    “你偷听我电话?”我难以置信地看着旁边的哥哥。

    他冷笑:“我没你想的那么卑鄙,偷听你和旧情人互诉衷肠。你放心,我拿起电话的时候只听到你们最后两句。”

    他总是有本事说出最让我难过的话,这才是最糟糕的。我张嘴就想要解释,他的一句话,打消了我所有解释的念头。

    他说:“梁满月,你怎么那么贱?”

    是不是越是相爱的人,越容易伤害彼此?上一次,是我在他心上捅了一个洞,而这一次,是他在我心上划了一刀。明明我刚刚意识到,我已经彻底放下了罗维,明明我刚刚发觉,我好像真正爱上了他,明明我已经下定决心,要同他妥协,以后再不吵架,可是他的一句话,一个“贱”字,将我们之间的鸿沟无限延伸成海洋。

    我开始怀疑,在他心目中,我们是不是一直处于一种不平等的状态,就算他爱我,可我的身份、我尴尬的寄人篱下的处境,也让我在他心中低了一等。

    怀疑渐渐演变成毒药,渗入我的五脏六腑。

    之后的几天,我都处在一个精神恍惚的状态。

    做事做不进去,听别人讲话只听了半句,午饭竟然给自己点了两个汤,连走路都轻飘飘的。同我关系最好的小王问:“满月,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我茫然地看着她,半晌,拍了拍脑袋:“贫血。”

    从前我看电视,总是会为纠缠于误会之中的主角心急,恨不能跳进电视,替他们解释清楚。是的,我很讨厌误会。我不想因为误会而同他渐行渐远,所以尽管我心中还有这样那样的纠结与迷茫,我还是下定决心主动同哥哥解释清楚。

    我从来不肯相信命运,因为我总是坚信,人是可以凭借自己的力量决定自己的命运的。可是这一刻,我想到了一句话,得之,我幸,不得,我命。

    开始向命运低头,是否也是长大的一种标志?

    我想我是真的爱上哥哥了,如果不是爱的话,我又怎么会这样在意,这样害怕失去?

    一下班我就冲出公司,挥手招了一辆出租车,我要回家,我要同哥哥说清楚。为什么我们不开诚布公地把心结都讲出来,偏偏要这么折磨彼此?

    刚一进家门我就呆住了。

    哥哥还没回家,温晨来了。

    我看着沙发上相谈甚欢的叔叔婶婶和温晨,一时间手脚冰冷。

    婶婶转头笑着对我说:“怎么才回来?小温要来你怎么不提前告诉我一声,害我都没准备一下。”

    我看着温晨斯文有礼的笑容,问:“我怎么不知道你要到我家来?”

    “我没说过吗?”他还是笑,“你肯定是忘了。”

    婶婶走过来,摸摸我的头:“这孩子,整天心不在焉的,快上去换件衣服。”

    我在上面磨蹭了很久,心中不住地祈祷哥哥今天不回家。要不然,我真的倒霉到家了。

    下楼的时候,我听见婶婶在给哥哥打电话:“怎么还没回来,圆圆的朋友今天来家里做客,你尽量赶回来吃饭,听到没?”

    然后我就石化了。

    接着我飞快地跑回房间,打通嘉馨的电话:“吴嘉馨,到底怎么一回事,温晨来我家了!”

    电话那边有讨论的声音,嘉馨走到相对安静的地方:“他去你家?我都已经告诉他你们不可能了。”

    “你别跟我说我叔叔家地址不是你告诉他的。”

    “我冤枉啊。”嘉馨抬高了声音,“他自告奋勇跟我说我结婚那天他过来接你,我就顺便告诉他了,我怎么知道他就不请自去了啊!”

    我哭笑不得:“算了算了,你忙你的去吧,等我把他送走了再找你算账。”

    于是我只好下楼勉强着应付温晨,不断暗示他最好别吃饭现在就快点回去。

    哥哥进门的那一刹那,我觉得自己的背都要驼到了地上。

    温晨还不知死活地站起来同他打招呼,我只觉得此刻他真是再讨厌不过了。

    哥哥若无其事地同他打了招呼,还告诉婶婶:“我们认识。”

    可是我分明感觉得到,他的目光扫过我脊背时的凌厉。

    我想他是真的生气了。

    略带威严的叔叔、眉开眼笑的婶婶、斯文得体的温晨、面色如常的哥哥和坐立不安的我,组成了这个奇异的饭桌。

    我想只有我感受到了饭桌上诡异的气氛。叔叔婶婶察觉不到,他们大概只觉得我今天有些不在状态,温晨察觉不到,他正忙着讨叔叔婶婶欢心,而哥哥,他大概已经气疯了。因为我看见他神色自如地夹了一筷子西芹,再神色自如地吞掉。可是,他最讨厌吃芹菜了。

    晚饭结束后,在我使了无数个眼色之后,温晨终于提出要离开了。

    婶婶笑眯眯地说:“那我就不留你了,让圆圆送你出去吧,你们在外面多转会儿。以后常来玩啊。”

    就在我们要出门的时候,哥哥突然站起来:“我也有事要出去,顺路。”

    我们刚刚走出去没几步,哥哥就一拳打到了温晨脸上。

    “你干什么?”温晨捂着脸问,话音刚落,又是一拳。

    那一瞬间我脑中浮现的第一个想法竟然是,打坏了温晨就不能给嘉馨当伴郎了。

    然后我就冲上去拉住了哥哥:“你住手,你住手,他什么都不知道,你打他干什么?”

    他被我拉住,不敢使劲,于是怒瞪我:“梁满月,你竟然帮他?”

    说话间,温晨已经还了他一拳。我心中一跳,却还是不肯放手,哥哥终于狠下心来甩开我,两人扭打成了一团。

    我心惊肉跳,欲哭无泪。

    最后还是惊动了叔叔和婶婶,两人被眼前的混乱场面弄得大惊失色,叔叔马上喝道:“住手!”

    婶婶已经冲上去拉住了哥哥:“怎么回事,你们怎么打起来了?”

    哥哥的一个眼角已经肿了起来,冷冷地看了温晨一眼:“他欠打。”

    “这是圆圆的朋友,你打他干什么?”

    哥哥的目光直直地盯着我:“他不是圆圆的朋友,圆圆也不会跟他交往,因为她跟我在一起。”

    那一瞬间,我的大脑一片空白。

    他说出来了,他说出来了,我们明明还处在最糟糕的状态之下,他竟然说出来了。

    所有人都震惊地看着我,温晨第一个抓住我的手,颤声问道:“他说的是真的?”

    我慌乱得几乎要跌倒,呆呆的说不出任何话来。

    “可你们这是乱伦!”

    “乱你妈个头。”哥哥冲上去又要开打。

    我尖叫了起来。

    因为我看见婶婶晕了过去。

    婶婶醒过来,看见我的第一句话就是:“圆圆,你太让我失望了。”

    我的泪水潸然而下。

    怎么办,我伤害了世界上最爱我的人。

    所谓的让大人们接受的方法,所谓的两全其美的方法,原来都是我一相情愿的幻想,现实总是来得这样迅雷不及掩耳,所有的幻想在一瞬间呼啦啦地分崩离析,倒塌成一片废墟。

    我唯一的愿望是,我能被那片废墟掩埋住,从此再无风雨再无晴。

    姥姥和姥爷来了,爸爸来了,继母来了,连妈妈也来了。本来不会再有交集的三个人,因为我,再次相遇。

    说来多讽刺,原来我只有在出事的时候才能见到自己的爸爸妈妈。

    在医院的时候,他们每个人都表现得好像没事发生一样,可是一回到家里,迎接我们的就是三堂会审。

    婶婶虚弱地靠在姥姥身上,叔叔一根接一根地抽着烟,我同哥哥被分开来,一左一右地坐着,大人们轮番对我们发问。

    到底怎么一回事,事情是不是真的,你们什么时候开始的,你们做过什么

    哥哥沉默不语,我只是流泪。

    爸爸怒道:“你叫我的脸要往哪儿搁!”

    妈妈带着哭腔说:“圆圆你说话啊,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你跟妈妈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继母则在一旁冷言冷语:“我早就看出你们不对劲了哦,就是说咯,哪有没有血缘关系的哥哥妹妹感情这么好的,两个小孩说不定老早就搞到一起去了。”

    这一幕,在很多很多年以后,都是我的噩梦。每次午夜被惊醒的时候,我都还想要流泪。

    可那个时候,我脑中只不断浮现着一句话:圆圆,你太让我失望了。

    对我最好、最爱我的人,就是婶婶,可是我欺骗了她。

    我想,我怎么还支撑得住,我为什么不干脆晕过去,逃离这个混乱的局面,最好再也不要醒来。

    我猛地站了起来,慌乱地看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长辈们,终于发挥了自己前所未有的潜能,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落荒而逃。

    真正成熟的人,是不会逃避已经发生的事情的。我总是觉得自己已经长大,能够应对很多从前所不能够的事情,可事实证明,我还是高估了自己。

    留哥哥一个人面对尴尬的局面,我知道,是我不负责任,是我胆小如鼠,是我对不起他。

    连我自己都讨厌自己,我又怎能奢求他继续爱我。

    我最好的两个朋友,我都不能去投靠。嘉馨的婚礼在即,我不愿给她添麻烦,而裴良宇,如果我去找他,无疑会将我和哥哥本来就岌岌可危的感情推入谷底。

    最后,我找到了谭燕秋。

    她并没有追问我发生了什么事,只将我领回了家,给我找来洗漱用具,为我铺好床铺,让我先好好地休息一下。

    可是,我的心被内疚与担忧占据,让我怎么睡得着。

    原本平淡如水的生活,原本以为唾手可得的幸福,突然间离我远去,缥缈得看不清踪影。

    我知道,大家一定都在找我。哥哥找我,叔叔婶婶找我,嘉馨找我,或许连公司也在找我。可是关键时刻我还是做不了勇敢豁达的女生,只能如鸵鸟般躲在谭燕秋小小的公寓,关掉手机,不上网也不看电视,用与世隔绝来折磨自己。谭燕秋在家的时候,我们就无关痛痒地闲聊,她不在家,我就一个人蜷在沙发里对着沉默的天花板。

    谭燕秋看我的眼神越来越担忧,第三天的时候,她终于提议:“满月,咱们一起出去走走吧,散散步,呼吸下新鲜空气,然后去超市买点吃的。”

    我不想让她担心,点点头,去换了衣服。

    门刚刚打开的时候,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是叔叔婶婶,而他们身后,是爸爸妈妈还有继母。

    很长很长时间以后,我还在想,如果那天先找到我的是哥哥,那么我们的结局会不会有所不同?

    我下意识地闭上眼睛,心中已经做好了挨骂的准备,不仅仅是挨骂,就算是挨打我也心甘情愿。

    可是下一秒,婶婶一把抱住了我。

    “圆圆,你真让我急死了。”

    我在婶婶的怀抱中泪流满面。

    没有责骂,没有挨打,甚至连一个愤怒的眼神都没有,只单单一句,你真让我急死了。

    婶婶的怀抱有种好闻的佛手柑的香气,这是熟悉的母亲的香味,陪伴我成长,给我关怀,给我呵护。

    我在她怀中剧烈地抽泣,她轻轻地拍打着我的脊背:“乖,圆圆不哭了,乖。”

    仿佛就算我已长大成人,我永远是她怀中需要安慰的小女孩。

    如果我还是个小孩,我还可以耍赖,还可以任性地说,我要。可是,我已经不是小孩,何况,在我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也不曾任性。

    那一瞬间,我已经做了决定。

    我终于回到了家中。

    经过我的一场离家出走,大人们好像都沉淀了不少,屋内再没有激烈的追问,反倒是一片沉默。

    见没有人开口,继母终于忍不住开始数落我:“圆圆,按说你年龄也不小了,怎么还是不懂事呢,小小年纪,主意就这么大,我跟你爸爸当初把你送来,可不是为了让你给你叔叔婶婶惹麻烦的。早知道这样,还不如让鹏鹏过来,至少我们鹏鹏听话,知道讨大人欢心我看这样,明天你就跟我们回去吧!”

    我可以忍受许多事情,比如抛弃,比如责怪,可是在这一刻,我忍受不了她的攻击。我不懂,她已经抢了我的爸爸、我的家庭,在这样一个时刻,她为什么还要来落井下石。

    我连生气都不想,只觉得可笑。

    哥哥在下一刻冲进家门。

    看到他的那一刻,我几乎就要站起来,冲进他怀中,可是,身体晃动了两下,我终于还是没有动,只是近乎贪婪地看着他。

    他穿黑色风衣,衬得身材更加挺拔修长,面容有些憔悴,可依旧明朗清俊。只让我觉得,这世界上再没人比他好看。

    他的双目从我身上移开,转到叔叔身上:“我有话要跟大家说。”

    我一下子站了起来。

    “我也有话要说。”

    众人的目光都转移到了我身上,我垂下眼帘,再不看哥哥的双眼:“其实我跟哥哥根本没什么,上次他那么说,只是为了帮我,帮我让温晨死心”

    这其实是一个再拙劣无比的谎言,可是我知道,长辈们更愿意选择相信。

    我能感受到,哥哥的目光死死地盯着我,可是我不敢抬头,只有紧紧地握住拳头,继续编造谎言。指甲刺进手心,疼痛传来,却让我有种扭曲的快意。

    半晌,叔叔迟疑地问道:“成蹊,是这样吗?”

    “当然不是。”哥哥哑着嗓子说。

    我心中一震,猛地抬起头,四目相对,我咬紧了下唇,看了看婶婶再看他,几近哀求。

    对不起,在亲情和爱情之间,我最终还是选择了亲情。

    婶婶在我的生命中,扮演的是让我可以放弃一切的角色。所以,我只好放弃你。

    我短暂的人生中,总是在被人抛弃,爸爸妈妈、爷爷奶奶,还有罗维。人生中第一次放弃一个人,就放弃了我全部的爱情。

    然后他就笑了,那种微带酸楚的笑容,让我几乎要跟着流下泪来。

    然后他说:“不关她的事,是我喜欢她,我一直在逼她,她不敢反抗。”

    姥爷一脚就朝他踢了过去:“你个小王八蛋。”

    屋内一片混乱。

    从前我见别人说自己的心在滴血,只觉得是夸张的形容词,可是这一刻,我觉得自己的指尖仿佛都被逼出鲜血。

    从头到尾,他的目光一直停留在我身上,笑意中带着一丝决然,我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不要再打了,可是偏偏,我连手指都无法动弹。

    脑海中一个声音不断地重复,你错了,你错了你错了你错了你错了

    在婶婶的尖叫之中,哥哥昏了过去。

    后来我才知道,那两天他除了四处找我,还在做着出国的准备。

    他说:“满月,我本来想带你去英国的。”

    我想起很多年前,我还只是一个因为去不成英国而耿耿于怀的小女孩的时候,有个少年曾经对我说,大不了他以后带我去。

    连我自己几乎都忘了的承诺,原来他还记得。

    原来他还记得。

    接着他咬牙切齿地说:“可是,梁满月,你不配。”

    我站在病床前,死死地咬住下唇,拼命地忍住眼泪,用力地点头:“对,我不配。”

    他沉默了良久,终于伸出手,掰开我的下唇,再轻柔不过地摸了摸,然后,几近叹息地说:“你走吧。”

我只是难过不能陪你一起老最新章节地址:https://www.biqugetw.com/book_10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