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我有灵泉 > 第187章 张菀菀的意见,颜芊的震惊

第187章 张菀菀的意见,颜芊的震惊

笔趣阁 www.biqugetw.com,最快更新重生之我有灵泉 !

    张菀菀好笑地把孩子交给霍老太太,小东西发现抱他的人换了猛盯着霍老太太瞧,把霍老太太整得心都快化了,心肝宝贝一直叫。

    众人进了客厅,霍老还是在他专属的那张椅子上老神在在地坐着,不时瞄向身边的老伴和孩子,喜爱之情溢于言表,眼馋狠了,还拿了个象棋去逗孩子。

    小家伙抓到象棋就不放了,咬着压根浑身都在使劲儿,把众人逗得哈哈大笑。

    “我抱抱......”霍老伸手。

    霍老太太嗔怪地看了他一眼,还是把孩子交到他怀里,抱着小家伙的霍老都不敢动弹了,由着小家伙在怀里手舞足蹈,看向冷子越道:“孩子出生的事情你跟冷家那边说了吗?”

    冷子越的笑容淡了几分,无所谓地摇头,“没说,也没有说的必要。”

    霍老无奈地摇头,不时逗弄孩子一下,轻声道:“我知道你心里的疙瘩,不过该做的面子功夫还是不能落了,毕竟冷老头已经把冷氏集团交给你了,在大家看来明面上他并没有亏待你,你现在也是有了家庭的人了,做事不可再这么任性。”

    冷子越不吭声,霍老也没继续劝他,转而说道:“冷彦博最近一直在活动,找关系要把冷子玲捞出来,甚至还破天荒地给你大舅舅打电话,说真的,他会主动联系你舅舅倒是挺让我意外的。”

    冷彦博那个人说白了就是色厉内荏,最怕那种强横了,之前霍荣蔚为了霍灵羽的事情把他狠狠修理了一通,从那之后他看到霍荣蔚就像老鼠见了猫似的,连屁都不敢放,这次会主动给霍荣蔚打电话倒是挺让霍老刮目相看的。

    冷子越嘲讽地撇撇嘴,“不过是无利不起早罢了,要是真的这么在乎这个女儿早干嘛去了?”

    算算时间,冷子玲也被关了快一年了,冷彦博到现在才有动作,可见动机不纯。

    “我也是这么想的,原本我是让你舅舅不要理会,可是想到你,我又让他观望观望,不用把话说得太死,现在你来了,正好问问你的意思。”霍老睿智的双眸落在冷子越和张菀菀身上,一副你们做主的架势。

    冷子越看向张菀菀,“你是受害者,你来决定,就是你要冷子玲的命我们都没意见。”

    任谁被绑架又被泼脏水都不可能简单算了。

    张菀菀指着自己挑眉道:“我都可以,她那种人最是看中钱财,不管是对付你还是对付我目的只有一个,就是霸占属于你的那些财产,现在鸡飞蛋打,放她出来也不错,等她知道自己折腾了这么多事情到头来一无所获才是对她最大的惩罚,想来那个女人应该会疯吧!

    不过我希望是年后再让她出来,毕竟我们还有宝宝,不能冒险,还有,她出来后要紧紧盯着,别给自己留下祸患。”

    张菀菀担心的是冷子越,他现在是冷氏集团的继承人,冷子玲那种人绝对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冷子越拿走那么大的饼。

    霍老赞赏地颔首道:“菀菀说得很对,别看冷子玲是女人,这女人不管心计还是手段都强出他人许多,说真的,冷家那些人每一个能拿得出手的,也就这个女人还能看,可惜是女的,冷老头不可能把冷家交到一个女人手上。”

    冷子越在霍老面前一般很是顺从,想都没想就点头应了,一直待在霍老怀里的孩子突然咿咿呀呀地朝张菀菀伸手,转移了众人的注意力。

    “可能是饿了。”张菀菀赶紧上前接过孩子,抱着回房间喂奶。

    接下来的几天,霍老两口子有孩子玩都不怎么搭理冷子越两口子,两人合计了一下干脆去田森那边转一圈,毕竟张菀菀好歹也是公司的股东,一直只闻其声不见其人似乎也不大好。

    两人过来的时候还特地带了好些礼物,刚刚进入公司就收到一众惊艳的目光。

    “菀菀?”一道熟悉的声音吸引张菀菀的注意。

    “芊芊!”张菀菀大喜,小跑着上前跟她拥抱,“我还以为你现在又在出差呢!”

    “我是在出差的,这不是年底了,项目完事就赶紧回来了,等着参加公司的年会,对了,你怎么突然来京市了?是不是收到邀请来参加同学聚会的?”颜芊兴奋地拉着张菀菀的手问道。

    张菀菀疑惑地摇头,“什么同学聚会?我不知道啊!”

    “嗯?”这次还颜芊不解了,解释道:“就是系群里通知的,我们之前的辅导员刘导升官了,成了系主任,现在是刘主任了,他组了个局,说是要跟计算机系的同学好好聚聚,你也知道我们这个专业出来的只要还从事这个行业十有八九都留在京市,就是不在京市也在其他大城市,来一趟不费事。”

    计算机是个高薪行业,大家时常出差,当空中飞人都当习惯了,只要不出国都不算远。

    张菀菀很是讶异,“这是好事啊!说起来当初他还帮了我不少,我也应该好好感谢他的,什么时间你说一声到时候我跟你一起去。”

    “嗯嗯嗯......”颜芊激动地紧紧抱住张菀菀,这才发现站在她身后的冷子越,回头仔细一看,顿时惊为天人,瞪大眼睛小声问道:“你男朋友?”

    “我老公,孩子他爸。”张菀菀大方地介绍道。

    颜芊的嘴巴顿时变成“O”型,脱口而出问道:“你什么时候结婚的?连孩子都有了?”

    说着她立马对张菀菀上下其手,困惑道:“不对啊,还是一样的腰身,不像生过孩子的。”

    一旁的冷子越脸都黑了,不爽地问道:“你摸够了吗?”

    颜芊吓了一跳,讪讪然收回自己的爪子,委屈巴巴地看着张菀菀。

    张菀菀安抚着拍了拍她的后背,“我老公是个醋缸子,习惯就好了。”

    说着一行人进了田森的办公室,他还在忙着打电话,看到来人立马摆手示意他们入座,颜芊也挨着张菀菀坐下,小声问道:“大忙人,你这次来京市做什么?我看你在老家事业做得顺风顺水的,应该不差钱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