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我有灵泉 > 第209章 交房,多了一个孩子

第209章 交房,多了一个孩子

笔趣阁 www.biqugetw.com,最快更新重生之我有灵泉 !

    其他人都忙着赚钱,连搭把手的时间都没有。

    转眼间,盛夏过了,青浦没什么秋天,一阵冷风吹来,当大家察觉到冷的时候差不多就要入冬了。

    此时张妮妮和张柏岩的房子已经差不多竣工了,自建房那边外立面都起来了,就差里面的装修了,此时施工队差不多要退场,轮到装修队进场了。

    李永寿的工作也差不多进入尾声,他只负责建房子,装修这块他还真帮不上忙,不过也够了,今年靠着给张父建这些房子他都能退休不干了。

    想到这里,李永寿同张父说道:“我再帮你把一些尾巴扫了,做得彻底一些,你现在就能让志杰喊人过来装修了,他一直搞这块,认识不少工厂,大批量进货能省不少钱,都是自己人,他肯定给你办得好好的,不用担心。”

    李永寿怕张父因为李志杰年轻而质疑他的能力。

    张父却一个劲儿地摇头,“说的什么话!当初老宅还是志杰那孩子带人过来弄的,也有几年了,只是上白灰而已,现在看起来还很新,你瞅瞅村子里其他刷白灰的人家,那墙壁没两三年就出问题了,就他这个手艺我还有什么好质疑的?不过我想这回墙壁还是贴瓷砖和上漆,材料用好一点的,就是过个十几二十年也不会出问题。”

    他们这边靠海,土壤主要是红壤,潮湿又容易生白蚁,这装修什么的都很讲究,他们现在住的别墅就是这么装修的,到现在还跟新的一样。

    李永寿感叹道:“你还真是舍得!行,既然要上漆那就上漆吧,反正不管上漆还是贴瓷砖,你这边需要的量大,工厂那边肯定还能砍砍价,具体的让志杰去联系就行了。”

    “成!”张父大喜。

    没过一周,李志杰就带着张父去了青浦好几处工厂,都是比较大型的,有生产瓷砖也有加工大理石,还有做油漆的,连木作厂都去了好几家,比对了好几天张父才敲定施工材料。

    李志杰这边有自己的装修团队还有几个合作的伙伴,大家一套套做过去,工序紧密衔接,虽然不像李永寿建房子那么快,但也不慢。

    张父过去看了几次,确定没有问题就彻底放心了。

    此时市区的酒店改造工程也过半了,到处都要花钱,张父不得不找张菀菀借了几百万顶上。

    快过年的时候,张妮妮和张柏岩都过了新家礼,而自建房那边彻底竣工可以交付的房子有十五套,还有五套房子还要等三四个月才能交付。

    这个进度张父已经很满意了,把十五套房的尾款收回来后,赶紧把欠李永寿和李志杰的工钱结清,剩下的那些还给张菀菀,这下他又成了穷光蛋,不过好在市区的宾馆已经落成,过年就能开始营业,而剩下那五套自建房的尾款过三个月能到手,这样他又有钱了。

    正所谓无债一身轻,过年的时候张父为了庆祝自己今年的成就,还特把自酿的酒搬出来请全家品尝。

    张妮妮也跟着喝了一些,有些不胜酒力,出去吹风的时候看到一个人影站在她家门口,固执地跟门铃较劲,手里还抱着什么,似乎里面的人不开门他就不走了。

    张妮妮的酒顿时醒了,定睛一看,瞳孔猛地放大,赶紧拿出手机给对方发信息:你在我家门口?

    简容琨:是啊,听说你搬新家了,过来凑个热闹。

    神他妈凑热闹!张妮妮恨不得爆粗口,穿着拖鞋赶紧出门,气喘吁吁地跑到自己别墅外面,皱眉问道:“为什么不过去那边?没看见这房子一片漆黑吗?”

    简容琨无辜地说道:“因为你搬家了呀。”

    张妮妮:“......”

    “你怀里抱着什么?”她狐疑地盯着简容琨抱着的东西。

    “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孩子。”简容琨语不惊人死不休。

    “砰”的一声,张妮妮的手机掉在地上,呐呐问道:“谁的?”

    简容琨似乎有些难言之隐,张妮妮的心咯噔的一下,看他的眼神都变了,板着脸道:“进去说吧。”

    简容琨微微颔首,跟着张妮妮进了她的新家。

    新房很大,尤其是张妮妮就自己一个人,所以二楼特地做了两室两厅两卫一厨,正常都是三室,被她这么一弄,大厅瞬间大了不少。

    她给简容琨倒了一杯水,一副等着他解释的架势。

    简容琨苦笑着问道:“能不能帮我抱一下孩子?”

    张妮妮恨不得把眼前的男人揍成猪头,却还是听话地接过孩子。

    抱着孩子的时候她才发现这孩子是真的小,也是真的轻,似乎刚出生不就,就那么一团,看起来有些可怜。

    简容琨幽幽说道:“孩子的母亲算是我曾经的......女朋友,年少轻狂,大家都有些叛逆,她也一样,走了不少弯路,等长大了才幡然醒悟,好不容易找了个男朋友想要当贤妻良母,结果男方的母亲不是个好相与的,不怎么看得上她,再加上她生的是女儿就越发不待见了。

    人还没出月子就想办法把她赶走,她老公对她是不错,但重男轻女,知道是女儿后很失望,对家里也不怎么上心,夫妻吵了几次,她也受不了了,一次吵架后负气离了婚,孩子这么小,自然是判给母亲,男方那边也不想要。

    她走投无路给我打电话,我给她安排了临时的住所,没想到年前她竟然跳楼自杀了,留下一个嗷嗷待哺的孩子,呵呵......我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

    孩子不受亲爸待见,亲妈又没了,我倒是有能力抚养她,可我一直住在研究所,一年也出来不了几次,真要照顾这孩子也不现实,思来想去我只能带她来找你了。”

    张妮妮听完简容琨的解释脸色好看了不少,再低头看看孩子,又觉得头疼,“我都没结婚,平时也要上班,怎么照顾她?”

    简容琨也知道自己有些为难人,可他认识的人里面也就张妮妮让他放心,其他人都不是很合适。

    想了想,他试探着问道:“能不能我花钱你帮我物色一个靠谱的保姆,孩子先放这边养着,等大一点能上学了我再接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