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我有灵泉 > 第218章 冷子玲的结局,冷彦博

第218章 冷子玲的结局,冷彦博

笔趣阁 www.biqugetw.com,最快更新重生之我有灵泉 !

    她要是真的把冷老头惹怒了,他的一双儿女只怕也会跟着遭殃,更重要的一点是冷彦博要是没了,冷老头可以用各种理由断了她的后路,她虽然恨,可还不想死,更不想晚年凄惨。

    何经理看她这样,冷笑一声,同冷彦博微微颔首,转身走了。

    护士见这对夫妻不打了也跟着撤了,暗自摇头,高门大户就是复杂,还不如她们这种平头百姓来得自在。

    人群一散,只剩下这对相看两厌的前夫妇,冷彦博其实也想走的,余光瞥到还亮着灯的手术室,只好咬牙坚持留下,找了个离陶倚彤远一些的地方候着,翘着二郎腿不停地抖着,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频率越来越高。

    终于,手术室的灯灭了,大门缓缓打开。

    陶倚彤抢先冲上去,追着医生问道:“怎么样?我女儿怎么样?”

    医生摘下口罩,看了看陶倚彤和随后过来的冷彦博,沉吟道:“我们已经全力抢救了,病人中度脑震荡,头上缝了十几针都是在额头上面,我们尽量把手术做得完美,以后会不会留疤就不清楚了,希望你们有心理准备。

    不过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她身上好几处骨折,最严重的的是脊柱断了,虽然手术很成功,但病人会恢复到什么程度现在还不好说,情况好的就是以后身体有些不协调,比如走路或者拿东西什么的,最糟糕的就是......瘫痪。”

    “什......什么!怎么会瘫痪?医生,我儿子现在还昏迷不醒,我女儿不能瘫痪的,你想想办法,你再想想办法......”陶倚彤彻底慌了,死死抓着医生的手腕,鲜红的指甲都快透过白大褂刺进人家的皮肉。

    医生吃痛地挣扎了一下,“这位大姐,我明白你的心情,我们也尽力了,今天做手术的都是医院的权威专家,我们保证手术很成功,但每个人体质不同,恢复情况也不同,所以我不能给你百分百满意的答案,还请您理解。”

    说着,医生用力挣脱陶倚彤的掣肘,深怕陶倚彤再有过激的举动,后怕地加快速度跑了。

    此时冷子玲也被推出来送到ICU病房观察。

    陶倚彤很想追上去,可惜ICU她进不去,只能在外面望眼欲穿。

    冷彦博听到医生的回答也有一瞬间的愣神,抬头看向陶倚彤,那种心疼就跟风吹细沙似的,一下子就散了,闷闷地转身走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冷子玲这般模样激起了他的父爱,竟然破天荒地去了冷子哲的病房。

    冷子哲从昏迷之后就一直住医院的VIP病房,请的护工也是最好的,一天就要上千块钱,这些钱都是冷家支付的,他都没过问过,此时看到病床上那个形销骨立的小儿子,他突然觉得心里很不是滋味,同护工问道:“情况怎么样?”

    护工没见过冷彦博,还以为是主家某个亲戚,诺诺地应道:“还是老样子,需要靠着氧气管呼吸。”

    一句话让冷彦博的心沉到了谷底,他连自己怎么走出医院的都不知道,自从跟陶倚彤离婚后他就动了再婚的心思,想着长子跟他离心也不听话,小儿子又这个样子,趁着还年轻再娶个老婆生个一儿半女以后老了也能儿孙绕膝,不用孤零零的一个人,可是都这么久了,他甚至没有特地避孕,但那些小三小四小五就没有一个肚皮争气的,他又拉不下脸去医院检查。

    想着这辈子说不准就只能有三个孩子,两个儿子不能指望,唯一的女儿还是听他话的,多少欣慰一些,没想到女儿现在竟然成了这般模样,他以后要怎么办?等冷老头百年后守着那些财产到死吗?

    冷彦博越想越心灰意冷。

    医院的情况也传到霍家老宅。

    霍老同家人感叹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数,偏偏世人看不透总是要跟命运一较高下,冷子玲虽然身在高门大户,可惜了,太不知足,年轻人没有敬畏之心,说发誓就发誓,这才刚信誓旦旦地说完出门就这样了,人啊......”

    霍老摇着头下了一口香茗,无限感慨,看向冷子越和张菀菀,道:“看她这样子以后是掀不起什么风浪的,这边我派人盯着就行,确定没有危险了你们也能安安心心过日子,想做生意做生意,培养孩子培养孩子,日子怎么舒服怎么过,在浦市那里你们就是横着走也没问题。”

    当然,霍老也不是真的让他们胡作非为,而是深知两个孩子的品性才敢放心说出这种调侃的话。

    张菀菀展颜一笑,露出甜甜的笑窝。

    抱着孩子回到别墅的时候,张菀菀发现张妮妮竟然不在,愣怔了一下给她发了个信息。

    此时正在餐厅坐着等候简容琨的张妮妮眉眼间染着些许坚毅,似乎做了什么重大的决定。

    “不好意思,路上堵车,我迟到了。”简容琨穿着一身七八成新的衬衫配米色休闲裤,头发有些长,脸上还有胡渣,看样子似乎是从工作岗位上下来就直奔这里了,都没好好收拾一下。

    张妮妮苦笑着摇头,“没关系,你要是忙的话我们也可以改时间的。”

    简容琨认真地说道:“那不行,你有叫我就是在外地都要风雨兼程赶过来。”

    要是以前张妮妮听到这种话肯定一脸甜蜜,甚至还会有些不切实际的想法,可现在随着年龄上去简容琨都没表示,她也渐渐认清了现实,看着玻璃落地窗外人来人往,张妮妮幽幽开口,问道:“我想知道你打算怎么安置小宝,她......父亲那边还是不肯认她吗?”

    说到这个话题,张妮妮明显感觉到简容琨的气场沉了不少,可她还是鼓起勇气直勾勾地与他对视,今天她就是来要答案的。

    简容琨无奈笑了笑,“她父亲已经再婚,妻子娘家条件不错,人也比较强势,现在又怀孕了,你觉得小宝的父亲还会认回这个女儿吗?是不是带小宝太累了?要是一个保姆不够我还能再请一个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