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我有灵泉 > 第269章 保研,张柏岩接的案子

第269章 保研,张柏岩接的案子

笔趣阁 www.biqugetw.com,最快更新重生之我有灵泉 !

    孔柔一听,立马去翻张菀菀的塑料袋,“你带啥好东西来了?”

    “你能不能有点节操?”郁云菲气得拍了一下孔柔撅起的屁股。

    纷纷闹闹,一学期开始了,张菀菀这学期真的是全身心地准备考研,日子过得极其充实。

    张柏岩那边又接了一个比较大的案子,忙起来跟郁云菲打电话的次数也少了,不过按照他的话说只要这次官司赢了再加上薛祥公司那边的分红,他明年年初就可以买房了。

    这可是涉及到他们以后能不能在京市落脚的大事,郁云菲压根不敢打扰张柏岩,自己也越发刻苦努力了。

    转眼间暑假来了,张菀菀把考研的书搬去陈老研究所里,平日里一半时间帮忙一半时间准备考研。

    那努力的劲儿连简容琨都不好意思给她多派活。

    让张菀菀开心的事她培养的那些褐藻都长得挺好的,陈老又把那些褐藻交给她打理,同时让她参与更深的研究。

    听简容琨说,按照目前的进度,过年陈老就要在国际上发表相关的论文,到时候他们这些参与实验的也能被提名。

    张菀菀闻言,更加努力了,现在她已经适应了研究所这边清苦的生活,两个月的时间转瞬即逝。

    到了九月份开学,张菀菀按照张春炎的提议向系里提交申请。

    大家知道张菀菀申请保研并不意外,他们这一级张菀菀是最优秀的,要是她都不能被保研他们就更加没机会了。

    申请了保研后张菀菀更加不敢懈怠了,保研不代表不用笔试面试,接下来的时间她更拼了,直到保研面试结束她才松了一口气。

    没等她喘息两天,张春炎那边就给她传了内部消息,张菀菀也知道她这次是稳了,不过这也代表她要收拾行李去陈老的研究所长住了,想到自己新买的房子都没住两天,张菀菀就觉得肉疼,像托孤似的同张柏岩说道:“哥,我的房子就先给交你们住了,帮我照看好,等我偶尔回来小住两天。”

    张柏岩听得恶寒不已,“你是又要去那个不能说的地方了吗?”

    张菀菀含着眼泪直点头。

    张柏岩无语了,“要走就赶紧走,磨磨唧唧的像什么样?还有,去那边之前先跟亲朋好友说一声,免得大家找不到你人全来炮轰我,我现在可没那么多闲工夫给你收拾烂摊子,最近接了一个案子,本来以为十拿九稳的,没想到对方家里势力不小,用了各种歪门邪道,现在有点难办了!”

    张菀菀闻言,心下一紧,好奇地问道:“什么样的案子?会威胁到你的人生安全吗?”

    张柏岩长长一叹,“那倒不至于,原告是个五十岁的富商,家境不错,所以给的报酬也很高,目的是让我替他无辜死去的女儿讨个公道,让凶手绳之以法。

    说起来被告还是你们学校的,不过跟你不是一个系,好像是计算机系,叫殷诗薇,听说是他们系的校花,家境不错,长得也漂亮,这样的女生竟然把另一个女生推进河里淹死,当时还被监控录下来了,算是证据确凿,不过对方家里一直活动找关系,所以案子有些复杂,也不知道法官会怎么判!”

    这点是张柏岩最担心的,如果一切公平公正处理他们胜出是毫无疑问的,就怕对法用那些见不得人的手段。

    张菀菀听到殷诗薇这个名字手一抖,杯子应声而落,在地上摔得粉碎。

    张柏岩吓了一跳,赶紧过来瞧看,“怎么这么不小心?”

    在张柏岩收拾的时候,张菀菀幽幽地说道:“哥,一定要赢!这种情况殷诗薇会被判死刑吗?”

    张柏岩低头捡玻璃说道:“涉嫌故意杀人,还是证据确凿,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她把人推进河里看着人在水里挣扎求救却不许周围的人施救,情节恶劣,够处死刑了,原告的意思也是让对方处死刑,他不缺钱,不需要那些赔偿,就要一命换一命。”

    “那就让她一命换一命。”张菀菀淡淡地说道。

    张柏岩摇头,“很难,对方一直在活动,只要不判死刑他们就还有机会,说难听点,到时候找关系把人弄出来换个身份在国外也能生活。”

    张菀菀蹙眉,“殷诗薇家里条件那么好?”

    要是殷诗薇家里那么厉害上辈子怎么会看上曹纪安那种穷小子?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听说好像是亲戚比较有能耐,哎!现在说这些都没什么用!那些有有些全权势的人压根不把人命放在眼里,你知道那个殷诗薇为什么害人吗?就为了抢一个男的,呵呵......简直不知所谓!”张柏岩轻叹一声。

    张菀菀激动地喊道:“不!有用!只要开没开庭审判就有机会!不能让那个女生枉死!”

    张菀菀整个身子都在颤抖,额头青筋暴起。

    张柏岩被她吓了一大跳,“小妹,怎么了?”

    张菀菀回过神来,平复了一下激动的心情才说道:“哥,你们有那天的监控视频吗?”

    “原告那边有,我这边没有保存。”张柏岩蹙眉说道,看张菀菀的眼神满是担心。

    张菀菀压根没时间跟他解释太多,拉着张柏岩到一旁说道:“哥,我跟你说,你给原告出一个主意,让他花钱联系各大媒体,把这件事情曝光,还有,施暴者的信息也要像社会公布,尽可能的把事情闹大,那样对方就算真的要使用什么见得不人的手段也要有所顾忌,我们要相信司法是公平的,对方一定会受到应有的惩罚!”

    张菀菀意味深长地盯着张柏岩。

    张柏岩被她的这番话吓了一跳,随后紧皱眉头问道:“丫头,你是不是认识那个殷诗薇?她得罪你了?”

    张菀菀没有做任何解释,而是幽幽说道:“哥,如果说我希望殷诗薇死,你能不能帮我?”

    张柏岩脑子嗡的一声,好像炸开了似的,觉得眼前的张菀菀有些陌生,在他印象中张菀菀一直是善良乐观,对谁都礼貌有礼,还富有同情心,这样的话从她嘴里说出来真的让人很不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