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我有灵泉 > 第271章 殷氏集团,最终审判

第271章 殷氏集团,最终审判

笔趣阁 www.biqugetw.com,最快更新重生之我有灵泉 !

    这点殷国智又何尝不知道,可殷诗薇是他亲侄女,也是他亲弟弟唯一的女儿,要是真的不闻不问他弟弟一家怎么办?

    想到这里,殷国智越发气愤,脸色铁青地骂道:“我们殷家怎么出了这个一个玩意儿?要不是因为立群我都不想管了!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经理眼观鼻鼻观心,在一旁默默听着不予评价。

    等殷国智骂累了,经理才问道:“董事长,现在是......”

    “去,去把殷璟给我喊进来,马上召开记者发布会,另外,对楼下那些记者态度好一点,就说我们马上会正面回应,让他们等一会儿。”殷国智疲惫地说道。

    经理松了口气,马上出去办。

    这边殷国智等经理离开才拨通了殷立群的电话。

    那头殷立群很快就接电话了,焦急地问道:“大哥,怎么办?薇儿的事情上了头版头条,现在怎么办?你可要想想办法救救她呀!她就是不懂事一时意气用事才会闯祸,多少钱我都给,只要他们饶薇儿一命......”

    “行了!你别说了!”殷国智不耐烦地教训道:“当初就跟你们说好好管教孩子你们还不以为然,只知道一味的宠溺,现在她会闯祸也是你们惯出来的,这会儿记者已经堵在公司门口了,为了公司的发展,我现在什么都做不了,一切等风声过了再说吧。”

    “大哥......大哥......你真的要救救你亲侄女啊!”殷立群期期艾艾地说道。

    殷国智气恨地挂断电话,转头让人去调查这次事件,以他在商场打拼这么多年的经验,这件事情背后不可能没有人策划,就是不知道对方到底是什么情况,知己知彼才能战无不胜。

    不得不说这种大集团办事就是有效率,不过两个小时的功夫,一个临时发布会现场就搭建起来了。

    殷璟作为集团的接班人出席了这次发布会,从入场到回答记者的问题一直进退有度,言语得体。

    “殷大公子,请问一下,杀人的那个殷诗薇真的是您的堂妹吗?”

    “是的,不过我们接触不多,我一直生活在国外,大学毕业后才回国的,所以对她的事情也是一知半解,这次事情对社会造成这么恶劣的影响我深表愧疚,殷氏集团会在这次慈善晚会以受害人的名义捐出一千万弥补。”殷璟沉痛地说道。

    又有记者追问道:“殷大公子,网传殷氏集团董事长正在动用关系打算替殷诗薇开脱是吗?”

    殷璟一脸震惊,“怎么可能?我只知道殷诗薇的案子已经进入司法程序,一切等待法院的宣判,我们只是商人,怎么可能有那样的本事?估计是一些网友臆测吧!在这里我郑重声明,殷氏集团绝对相信司法公正,绝对不会做出那些违法的事情。”

    还有记者想问,立马有助理过来喊人。

    殷璟只能一脸歉意地离开。

    进了集团电梯,殷璟地脸顿时沉了下来,语气不善地说道:“现在立马断了和殷诗薇那边的所有关系,就算他们再打电话过来也别搭理,若是来了集团就说我们没空,不能招待。”

    助理愣了一下,迟疑道:“大少,这样的话董事长会不会有意见?”

    “你只管去办,我来处理就行!”殷璟冷漠地说道。

    助理当即不敢出声了。

    殷氏集团因为这场风波动用了不少公关,又是捐钱又是做慈善,尽可能地不去过问殷诗薇的案子,这才安全度过,等殷氏集团过了这场危机,回头一看,殷诗薇的案子判决已经下来了。

    因为社会关注度高,没人敢顶风作案去捞殷诗薇,她毫无疑问地被判了死刑。

    从法院出来的受害者家属相拥而泣,大喊大叫,悲痛嚎啕大哭,闻者伤心,见着流泪。

    本来还想采访他们的记者看到这情形都不好问了,只能一直拍照,报道尽量往悲情写。

    后面出来的殷诗薇父母在保镖的护送下戴着墨镜突破重围快速上车,就是这样还被群情激愤的围观群众破口大骂,仍烂菜叶。

    车子发动后,殷诗薇的母亲丁兰捂着嘴嚎啕大哭。

    殷立群想到庭审的时候女儿那慌张无助的眼神,心就堵得慌,过不去自己心里那个坎,再次给殷国智打电话。

    “喂,大哥,薇儿被判死刑了。”殷立群机械地说道。

    电话那头的殷国智沉默了好一会儿,叹息道:“死刑也不是立即执行的,我再想想办法,只是想在没办法那样大张旗鼓帮她了,能不能把她弄出来就看她的造化了,不过即使出来了她也没办法继续留在国内了。”

    殷立群一听还有希望,整个人都精神了几分,“大哥,只要能把薇儿救出来就行,国内待不下去我们就移民,只要你把她救出来,我求求你了!”

    殷立群说完也绷不住了,跟着丁兰嚎啕大哭。

    司机把夫妻俩送到家中,随后干脆地走了,都没说什么安慰的话。

    这边刚刚打了一场胜仗的张柏岩才回到事务所,立马受到所有同事的热烈欢迎,上司重重地表扬了他,等他一落座,立马收到一条短信,是银行发来了。

    张柏岩点开一看,整整一百万,这个钱比之前说好的酬金多了好几倍,张柏岩蹙眉,去茶水间打了个电话。

    电话那头的人似乎早已知道他会打电话过来,不等张柏岩开口便说道:“张律师,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多出来的钱就当是我感谢你的,这次要不是你想方设法帮我,我不可能替女儿报仇,没了女儿我要这些身外物干什么?现在我只想等殷诗薇被执行死刑,去我女儿的坟前把这件事情告诉她,我就了无遗憾了,真的非常感谢你!”

    挂断电话的张柏岩心情异常复杂,并没有突然多出一大笔钱而感到开心,更多的是怅然,想了想,他给郁云菲打电话,约她出来吃饭。

    这边郁云菲刚刚参加完考研初试,难得放松两天,一听张柏岩约饭,想都没想就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