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我有灵泉 > 第34章 搬房子了,折腾的晚上

第34章 搬房子了,折腾的晚上

笔趣阁 www.biqugetw.com,最快更新重生之我有灵泉 !

    “你怎么知道我是市第一?”张菀菀瞪大眼睛诧异地问道,除了她学校那些同学她可没对外嚷嚷过自己的成绩。

    “你是不是傻啊!市电视台之前就报导了我们市今年中考的情况,第一名的名字和成绩跟你一模一样,不是你难道还是鬼啊!”颜泽宇一脸嫌弃又有些欠揍地说道,见张菀菀要发飙了赶紧撤出五米开外,挂着招人恨的笑容跑没影了,气得张菀菀跳脚。

    晚上父女两收摊回到仓库,把东西归置整齐后,张父又帮着张菀菀把那些炸鸡腌制上,检查了一下仓库的情况,确定没有问题才关门,开着摩托车载张菀菀回去。

    摩托车停在荣誉小区的地下停车场,父女两直接从地下室坐电梯上楼。

    他们家今天就搬过来了,今天也是张母上班的最后一天,一下班她和张柏岩就把家里的东西整理清楚,等天一黑,母子俩把老房子一锁,直接过来了,之前的街坊四邻谁也没有通知,今晚他们也是在这边开灶。

    搬家的第一天,尽管张菀菀他们回来得晚,张母和张柏岩还是硬撑到他们回来才一起吃饭。

    饭桌上,张母感叹道:“这一个多月发生的事情不少,今天让我们举杯一下。”

    三人积极地附和。

    张菀菀同张母说道:“妈,明天你跟我出摊,我带你两天,那些炸鸡怎么腌制,调料怎么搭配我爸都知道,这两天我们忙得快晕死了,你第一天过去肯定没那么快上手,等你熟练了我就不去了,在家好好准备开学的事情。”

    张母猛点头,对于赚钱的事情她是绝对不会含糊,听到张菀菀说开学的事情,赶忙说道:“趁着还没开学,过两天叫上朋友出去买两套新衣服,你之前那些衣服我就带了一些过来,其他太旧的都放在那边了,还有文具什么的,看到什么想买的就买,最重要的是你的自行车,那辆自行车太旧了,妈的意思是那辆车就放在仓库那边,有的时候妈来回这边和仓库可以骑,也省了摩托车的汽油钱,你要上学还是买一辆新的好看的。”

    张菀菀那辆自行车从小学就开始用了,小学的时候骑车总是摔,学校的车棚不能挡风遮雨,车子风吹日晒,到了初中已经开始生锈了,初中又用了三年,现在几乎看不出那辆自行车本来是什么颜色的,而且款式老气,现在已经很少有人骑那种自行车了。

    张父也支持买新的自行车,张菀菀自己倒是无所谓,以前她会在意这些物质的东西,现在她完全没办这些东西放在心上,不过不得不替她的老伙计感叹一把,不管是重生前还是重生后,那辆自行车都没能跟着她一起上高中。

    “妈,你放心吧,到时候我陪小妹去看看。”张柏岩大包大揽地说道。

    吃过饭后,张菀菀将几个电话跟张父交接一下,“爸,这个是农贸市场那边送鸡肉的,我跟他们约好每天早上八点到八点十五分之间送到我们的仓库,所以你每天八点之前就要去仓库那边等着,跟那人对账一下,调料那些也可以打电话让老板送,不过最好一次性让那边多送一些,太少了人家也不乐意特地跑一趟,反正调料放着短时间也不会坏。接下来你每天都要带着笔记本和水笔在身上,可能随时要记账什么的。”张父连连点头,很是严肃认真地把所有事情复述了一遍才结束这个话题。

    张柏岩想起老房子的事情,同张父问道:“爸,我们之前那套房子要不要挂到中介那边租出去?”

    “我也在考虑这个问题,房子本来就旧,不租的话太久没人住以后只怕更加不能住人了,而且租出去我们还能抵一部分房租,明天你要是有空就去我们那小区附近的中介看看,可以的话就挂在那边出租,一个月租六百应该还是可以的。”张父细算着,他们那套房子小,可胜在有三间房间,而且东冬暖夏凉,又在市区,租个六百也不算贵。

    一家人把事情都捋清楚了才各自回房。

    现在家里有两个卫生间,洗澡什么的方便了许多,张菀菀洗完澡进了房间,反手把门一关,直接把身子扔在床上,脑袋超出床沿,湿哒哒的长发垂坠下来,窗户开着,高楼的风在呼啸,不到五分钟她的头发已经不滴水了。

    张菀菀干脆将身子转过来面朝天花板,盯着柔和的灯光发呆,从她重生到现在也四个多月了,这四个多月她丝毫不敢松懈,每走一步都小心谨慎,终于命运偏离了上辈子的轨迹,还有关键的一步就是张柏岩的高考了。

    想到这里,张菀菀猛地起身出去,在厨房倒了几杯水,往里面滴了灵泉水送往张父张母张柏岩的房间。

    张父张母都快睡了,不过他们不会拒绝张菀菀的孝心,当着她的面把水喝光了,张柏岩那边更好说话,他还在挤时间看书,压根不问张菀菀为什么大晚上的给他送水,来者不拒,三两口一杯水就没了。

    见家人都喝完了水张菀菀终于松了口气,回到房间才发现她的头发差不多干了一大半,坐在窗户边上又吹了会儿风才上床睡下。

    这一晚张菀菀是睡得踏实了,可苦了另外两个房间的三个人,张柏岩一晚上跑了七八趟厕所,腿脚都给拉软了,最后几乎是扶墙往返。

    张父张母那边因为房间有卫生间,张柏岩也不知道里面的动静。

    次日一早,张菀菀六点起床上厕所,差点被吓得放声尖叫,仔细一看,发现是张柏岩,脸都给吓白了,“哥,你怎么了?爸妈,哥晕在厕所外面了!”

    主卧的房门缓缓开启,张父有气无力地问道:“这是咋啦?”

    “爸?”张菀菀一双漂亮地眼睛充满一堆问号,她家人这是怎么了?

    张父瘫坐在地上,“别提了,昨晚我跟你妈拉了一晚上,厕所的抽水马桶就没消停过!拉到早上四点才停下来,你妈冲了个澡刚睡下,我也才睡了不到一个小时,今天就靠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