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我有灵泉 > 第88章 惊魂夜,共处一室

第88章 惊魂夜,共处一室

笔趣阁 www.biqugetw.com,最快更新重生之我有灵泉 !

    “叩!叩!叩!”

    张菀菀从题海里抬起脑袋,疑惑地起身开门,“怎么了?”

    门外的是带队老师和冷子越他们几个。

    带队的老师姓马,看到张菀菀俏生生的样子顿时松了一口语气,“还好还好,不是我们!”

    张菀菀听得更疑惑了,眼神询问地看向冷子越,冷子越朝她微微摇头。

    马老师勉强扯了扯嘴角,扬起一个苍白的浅笑,“好了,都没事了,你们赶紧回到各自的房间准备明天的考试,其他的事情不用你们操心,记住,没事不要出去,要出去的话给我打电话,经过我批准才能出门,尤其是张菀菀,毕竟是女生,省会这个地方没有我们那里安稳,外面乱的很。”

    “好的马老师,我知道了。”张菀菀乖巧地应下。

    其他人也各自回去了,冷子越留在最后,等马老师回了房间才淡淡地说道:“我可以进去坐坐吗?”

    张菀菀愣了一下,点头让冷子越进门。

    “你们都怎么了?看起来脸色都不怎么好,是出了什么事情了吗?”张菀菀给冷子越倒了杯温开水,里面加了点灵泉水。

    冷子越接过喝了一口,心思却不在那上面,沉吟道:“在省会这几天你要是有事想出去,或者有其他人找你让你出门一趟都别出去,叫上我们一起。”

    “这是怎么了?”张菀菀越发觉得出事了。

    冷子越知道这事瞒不住,拧眉道:“刚刚九点多的时候有一个参赛的女生出事了,在酒店后面的巷子里,被人割断了动脉,失血过多,没救了,那身高体重都跟你差不多,一样是扎着马尾的长头发,不过不是我们浦市的,也不知道那个女生为什么那个点去酒店后面的巷子,马老师收到消息就急了,赶紧拍了我们的门确认我们的安全。”

    张菀菀因为是女生,住的酒店房间在最里面,马老师的在最外面,这也是为什么刚刚他们一群人一起过来。

    张菀菀吓得脸都白了,拿着水杯的手哆嗦了一下。

    “不过你也不用怕,之后有人敲门的话你先问一下是谁再开门,我们的声音你听得出来,酒店客房打扫一般是早上八点到十点之间,其他时间段除非你自己呼叫服务,要不酒店的员工不会来敲你的门。”冷子越把所有可能的情况跟张菀菀分析了一遍,临走前又交待让她有事一定要打电话。

    张菀菀想都不想就应了,送走冷子越后立马把酒店的房门反锁了,想到酒店后面巷子死了人她就不安,独自坐了半个小时才去做题转移注意力。

    当天凌晨两点左右,张菀菀正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听到有人敲门,顿时吓醒了,抱着被子心跳加速,敲门的声音不大,听起来更像是试探,她越发害怕了,想起冷子越说的也顾不上这个时间点会不会打扰人家休息,赶紧给他打电话。

    电话响了两声就通了,张菀菀声音颤抖地说道:“冷......冷子越,有人......敲门。”

    话刚说完,张菀菀就听到外面传出动静,没一会儿敲门声再次响起,电话还没挂断,冷子越的声音传过来,“是我,开门。”

    张菀菀立马从床上跳下来,二话不说开了房门扑到冷子越身上,一双眼睛惊恐又警惕地四下偷瞄,声音细弱蚊蝇地问道:“你看到人了吗?”

    冷子越点点头,低头看了看怀里打颤的人儿,抱着她的手不自觉地紧了紧,无限温柔地说道:“已经被我吓跑了,从另一头跑的,酒店有装监控,我现在马上跟酒店经理反映,让他处理。”

    “嗯嗯嗯......”张菀菀已经吓得六神无主,被冷子越抱着回到房间都还没意识到两人现在都穿着睡衣,还这样搂在一起有多暧昧。

    客服电话接通后,经理听了冷子越的话几乎是光速赶过来,这会儿张菀菀身上已经被冷子越披上了一间外套,整个人瑟缩在沙发椅上,看起来吓坏了。

    “先生,请问怎么回事?”经理喘息着问道,一身西装显得有些风尘仆仆,神色略带疲惫,看来是忙到现在还没休息。

    冷子越简单把事情反映了,正色道:“晚上刚刚出了一桩人命案,受害人也是参赛的女生,形象什么的跟这位女同学很像,现在又出现半夜两点陌生人敲门事件,我觉得很有必要报警,让警察调查,还有酒店的监控什么的也要调出来,那人是怎么进来想来经理应该更关心,毕竟这里还住着不少学生,万一再出个什么意外你们这酒店怎么办?”

    经理一开始还想把这件事情压下私了,现在听了冷子越的话立马被吓出了一身汗,也不敢再压了,正好酒店下面还有警察逗留,他赶忙把冷子越和张菀菀带下去报案。

    折腾了一趟,等张菀菀回到房间都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被吓了这么一大跳她是怎么都不敢睡了,冷子越怕影响她白天的竞赛,提议道:“这样吧,我在这里陪你,榻榻米上面也能睡觉,你安心睡,什么都不要想,我现在就给马老师发信息,把情况简单跟她说一声,这样也不会有人误会。”

    冷子越确实把张菀菀各种担心都考虑到了,张菀菀本来以为房间多了一个男生她会不自在更加睡不着,谁知道躺下没多久竟然就去找周公了。

    冷子越在榻榻米上睁着眼睛躺着,听到张菀菀均匀的呼声起身一看,确定她已经熟睡了才安心躺下。

    第二天早上八点,张菀菀的房门被敲响,她迷迷糊糊地起来,看到榻榻米上的冷子越才想起昨晚发生的事情,小心翼翼地贴在门后面问道:“谁啊?”

    “张菀菀,我是马老师,快开门!”

    张菀菀赶紧开门,马老师抓着张菀菀的手臂上上下下把她打量了一遍,确定她没事情,才松了一口气了,眼睛往屋里一探,见睡在榻榻米上的冷子越也起来了,心下又是一紧,追问道:“昨晚到底怎么回事?早上看到冷子越的短信我都吓出了一身汗,本来七点就想过来敲门,又担心影响你们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