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我有灵泉 > 第134章 去京市,同行

第134章 去京市,同行

笔趣阁 www.biqugetw.com,最快更新重生之我有灵泉 !

    张母眉头微微蹙起,看了张父一眼,显得有些犹豫,“你都没有离开过浦市,怎么突然就要跑那么远去了?万一被拐了怎么办?”

    张菀菀满头黑线,看向张父,“爸,你看我过两个月也要去上大学了,还不如趁这个机会去京市转转,看看大学的环境,也能多谢了解是不是?再说了,还有我哥陪着我呢!而且我也不是自己去的,冷子越也要去京市,我跟他一起,保证不会丢!”

    “小冷也要去京市?”张父眼中闪过一抹意外。

    张菀菀点点头,嘀咕道:“他家本来就在京市,来浦市就是养身体的,现在高考结束了,他的家人好像要他出国留学,所以只能离开了。”

    张母闻言竟然有些失落,“小冷那个孩子虽然话不多,但是毕竟在我们家吃了这么久,真要离开了我还有些舍不得,有说什么时候走吗?”

    张菀菀摇头,“还不急吧,他说我要去京市的话他也动身,跟我一起有个伴,把我送到哥哥那边他再回家。”

    说到冷子越离开的事情张菀菀也难受得不行,可是她知道这是迟早的事情,而且分别是为了更好的相遇,便又多了几分期待。

    冷子越都这么说了,张父张母也没有继续反对的理由,只能交待张菀菀小心谨慎一些。

    两人离开之前,张父还特地转身同张菀菀说道:“对了,二期的房子在上上个月竣工了,这两个月一直在修整外面绿化带,树也种得差不多了,就是小区的一些路还没修好,估计也快了,约莫下个月就能交房了,正好你高考完了,那套大的本来就是给你准备的,你看着是不是先好好装修起来,至于家具什么的可以后面再添置。”

    张菀菀懊恼地拍了拍额头,“天哪!我竟然忘了这么重要的事情!爸,你们拿得出那些尾款吗?”

    这点才是张菀菀最担心的,要是钱不到位,一切都是虚的。

    张父傲娇地仰头,“小瞧人了不是?爸现在不仅能把你们捅出来的窟窿补上,还剩了几十万呢!你妈说想要买个店面,我觉得有个店面也不错,就是这个不着急,我们可以慢慢看。”

    张菀菀笑眯了眼,拍了张父一通马屁才把张父送走,躺在床上高兴地滚了两圈,思绪游走,如今家里已经有了一定的资产,房子方面是不用担心了,按照张父张母的计划,今年家里应该还会多一间店面,有了这些固定资产,就算他们以后的养老钱也有着落了。

    这一世不用再为钱财的事情操心真好!

    张菀菀满足地入了梦乡。

    第二天,张菀菀就给张柏岩打了个电话,和冷子越一起出门逛街了,两人都要去京市,一些东西就不得不马上准备,像行李箱,还有防晒之类的东西,还有张菀菀也需要再买几身夏天的衣服,之前上学穿的都是校服,一切从简,现在要添置的就多了。

    冷子越倒还好一些,他家就在京市,也不用准备什么,顶多就是带走自己的随身物品,他跟张菀菀出来无非就是想多陪陪她,等两人到了京市就真的很长一段时间不能见面了,再见也不知道是猴年马月。

    这一天,两人转遍了步行街,张菀菀新买的行李箱已经开始装东西了,等行李箱塞了八分满的时候,张菀菀总算把该买的东西都买齐了。

    两人回到家里,张菀菀特地给冷子越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两人都知道,这是张菀菀最后一次给冷子越做饭了,过了今天,下一次也不知道还要等多久。

    或许是因为这个原因,这顿饭冷子越吃得极慢,两人足足在饭桌上坐了一个小时才离开。

    这一夜张菀菀失眠了,飞机是早上七点起飞,从他们这边出发去机场还要走一个小时的高速,差不多五点就要出门了。

    夏天五点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两人一人拖着一个行李箱出门,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小区大门对面。

    冷子越护着张菀菀过马路,张菀菀本以为这是他叫的私家车,等看到车里的田森她才知道自己想多了。

    “你们也太慢了吧!”田森开车门下来,帮着他们把行李箱放好,张菀菀诧异地问道:“田森,你要送我们去机场还是你也要去京市?”

    “当然是跟你们一起了!”田森嘚瑟道。

    张菀菀顿时惊喜不已,“太好了,这趟旅程不会寂寞了。”

    “当然了!绅士是不会让少女被冷落的。”田森做了个弯腰的动作给张菀菀开车门。

    冷子越面无表情道:“你坐副驾驶座。”

    田森:“......”

    多了田森这么一个活宝,路上确实多了不少欢声笑语,三个人说笑了一阵子,上了高速才安静下来。

    张菀菀看着窗外飞逝而过的景色,心下百感交集,这条高速上辈子她走了很多趟,每次离开的时候都有种逃离的狼狈感,回来的时候都是满心沉重,此时走在这条路上她却觉得豁然开朗,正好一抹朝阳的微光映照在她的脸庞,看上去好像有无限希望似的。

    张菀菀轻轻松了口气,缓缓闭上眼睛。

    车子到了几场T2出入口,司机帮他们把行李搬下来,又跟田森说了会儿话就开车走了。

    冷子越看了看四周的公告牌,听着几场广播里的声音,同张菀菀说道:“走吧,我们先去取票,办理行李托运,这么大件的东西肯定没办法直接带到客舱。”

    张菀菀上辈子坐过飞机,自然知道这些细节,不过这一世她可是第一次坐飞机的小白,自然是冷子越怎么说怎么来了。

    田森在后面狂追,“你们两人有异性没人性的家伙,等等我......”

    从浦市到京市的飞机有直达的也有中转的,直达的要坐两个小时,中转的要四个小时,三人买的都是直达票,到京市的时候才早上九点出头。

    京市作为华国的首都,这边的机场自然不是其他小机场可以比拟的,即使不是第一次来了张菀菀还是觉得惊叹,尤其是看到有着各国国旗标志的飞机一架架井然有序地停在停机坪,一种难以言喻的自豪感更是油然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