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我有灵泉 > 第168章 出售九里香,夏家是非

第168章 出售九里香,夏家是非

笔趣阁 www.biqugetw.com,最快更新重生之我有灵泉 !

    张菀菀根据大妈报的地址开着车来到城郊一片别墅区,看着眼前这片依山傍水气派的建筑她真的想说一句脏话,果然人不可貌相什么的都不是说说而已。

    按照大妈的意思,张菀菀把车开到别墅区入口,这种地方安保什么的向来很严格,张菀菀也没傻到直接往里冲,而是自觉地把车停在大门边上,给大妈打了个电话,没多久保安接到电话,示意张菀菀进去。

    看着安保那拽得跟二八万似的态度,张菀菀心下感叹,原来保安什么的也是分三六九等的。

    一路上,她把车开得极慢,终于找到了大妈给的那个地址,下车扯了扯衣服快速按门铃,没多久就有一个保姆阿姨出来,示意张菀菀把东西搬进去。

    张菀菀轻叹一声,看了看别墅外观,认命地使了吃奶的劲儿把东西搬进去,刚刚进门就听见那个大妈说话的声音,“爸,这次给你买的九里香你肯定喜欢,养得可好了!”

    “咳咳咳......你有事说事,别扯那些别的!”一道气短的沙哑声传出来。

    张菀菀跟着保姆一路进了待客大厅。

    大妈笑道:“爸,你看是不是很漂亮?”

    老人本来不甚在意,看到张菀菀半人高的九里香的时候眼神终于有了些变化,她把它理解为喜爱。

    张菀菀本来想直接把东西放下就走人,没想到老人竟然喊住了她,“小姑娘,这九里香是你养的?”

    张菀菀点点头。

    老人显然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你才多大!”

    “我上大学!”张菀菀老实说道。

    “那也还是个孩子!竟然这么会养花木!”老人说着起身瞧看九里香,围着九里香转了两圈,肯定地点头道:“正宗老桩,还是有些年头的,培植不易啊!”

    张菀菀不住地点头,要不是培植不易她也不会要价那么高。

    “对了,小姑娘那边还有什么老桩花木吗?”老人饶有兴趣地问道。

    张菀菀一听,眼睛顿时亮了起来,赶紧摸出自己的手机,“有的,我店里还有一些老桩花木,这边有图片,再过两三个月还会有一批兰花上市。”

    老人凑到她边上,眯着眼看了看,啧啧称奇,道:“这图片太小了,爷爷眼花看不清,这样吧,你把花店的地址给我抄一下,等两个月后我再去看看。”

    保姆善解人意地取来纸笔,张菀菀一笔一划留下地址,怕老人老花看不清还特地往大了写。

    大妈在一旁等得有些不耐烦,看张菀菀也觉得碍眼,皮笑肉不笑地说道:“东西既然都送来了就可以走了。”

    “哦!”张菀菀识趣地跟老人道别,转身走得很干脆。

    老人还在盯着九里香,压根没搭理大妈.

    大妈重新打好腹稿,略带讨好地说道:“爸,你看家俊也老大不小,一直这么混着也不是个事,您看能不能让他进公司给他安排一个职位?”

    “这九里香还真养得不错,呵呵......”老人说着,示意保姆把东西搬到其他地方,这才坐下来,同大妈严肃地说道:“夏华贞!当初我就跟你说好了,是你自己放着好日子不过执意要嫁给那个男的,往后的日子你就要自己想办法,是吧......这种事情怨不得别人。

    三岁看到老,当初家俊小的时候我就提醒过你了,绝对要严管严教!你们不听,赵家那些人还觉得是我手伸得太长,既然这样我也不会去干那种讨人嫌的事情,家俊不是他们的命根子吗?那就让他们管到底!以前不让我管,现在我也不会管,诶~你还是回去让你公婆多想想办法吧!至于这九里香我就当做是你这个女儿孝敬我的,当然,你要是觉得心里不舒服想要搬回去我也没意见,大不了我自己去买!”

    老爷子突然孩子气地说道。

    夏华贞脸色大变,勉强扯了个难看的笑容,低声下气地说道:“爸,瞧您说的!这本来就是特地给你买,不给你给谁?只是家俊那边我真的是没办法,您也知道赵家现在已经不如当初了,我也是没办法才求到您这里来的,爸,您要是不管的话家俊以后可怎么办?”

    老爷子闻言,突然重重拍桌,把夏华贞吓得脸色都白了。

    “我还是那句话!以前不让我管,现在也别指望我管!非要让我管的话我就把他交给你大哥,好好教他怎么重新做人!哼!”老爷子气愤地转身离开。

    夏华贞绝望地滑下椅子,望着老爷子消失的方向声嘶力竭地喊了两声。

    保姆无声地进来,小心翼翼地劝道:“小姐,您还是回去吧,老爷子正在气头上,您看饭点都快到了,万一让大爷和二爷他们知道您惹老爷生气了只怕事情更糟。”

    夏华贞擦擦眼泪,看了看墙上的座钟,在保姆地搀扶下重新整治衣服,离开别墅的时候还是那副端着的样子,完全看不出刚刚的狼狈。

    离开别墅的区的张菀菀兴奋地哼着歌,一路回到花店重新开张,顺便再做个出售记录。

    下午的时候没什么人,张菀菀也不在意,等傍晚小区那群大娘过来选鲜花她才开始忙碌起来。

    日子渐渐上了正轨,现在花店平均一天能卖出五六百元的鲜花,当然这是因为花店扩展了业务,承接一些店面开张用的鲜花和婚礼用花,这些业务都要提前预定,一个月只要接一两桩,她的收入就上去了。

    这样下来一个月的利润也有一万左右,再扣掉租金人工费水电费,七七八八,也能剩个三千多,虽然不多,但也够了她的学费生活费,完全实现了经济自由。

    再加上不时卖出一些花木,算下来她也攒了一些钱了。

    花店稳定了,张菀菀也能腾出更多的时间学习,通过开店,她发现自己要洗手的知识还很多,之前从罗关静那边要来的那些种子她还没时间处理,当然,更重的是她根本就认不清这些种子的品种,只能硬着头皮去办公室请教植物学的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