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我有灵泉 > 第177章 骆静芸来京市,又一笔进账

第177章 骆静芸来京市,又一笔进账

笔趣阁 www.biqugetw.com,最快更新重生之我有灵泉 !

    这点张菀菀当然知道,“夏爷爷,其实我是想剩下的三盆让您帮我找个卖家,还有我手里的那几盆存货,这些东西就是烫手山芋,放在我手上我自己都不安心,还是尽早脱手来得好。”

    她想得很开,这种一锤子买卖的事情最好不要拖得太长,赚到钱就马上撤,比什么都强,至于价格高不高她也不是很在意了,如今手里有了那些钱,够她好好折腾了。

    夏老赞许地颔首,感叹道:“你这丫头小小年纪,想法倒是挺成熟的!罢了罢了,反正之前那十盆兰花都是以夏家的名义拍卖出去的,就全从夏家出吧!正好国际展会要开始了,我就把剩下的三盆送过去拍卖好了,到时候拍卖了多少就给你多少,我收你一盆兰花,你也不用再提酬劳之类的。”

    张菀菀知道夏家不缺那点钱,便不推辞,高兴地应了。

    离开夏家别墅,她感觉似乎又了却了一桩心事,至于那三盆兰花会惹出什么风波就不是她能管的了。

    刚刚把车开进学校,她就接到骆静芸那小妮子的电话,着实让她惊喜不已。

    等张菀菀见到骆静芸的时候,看她和田森有说有笑的,立马调侃道:“我这个电灯泡要不要走远一点?”

    骆静芸俏脸羞红,追着她打,“坏菀菀......”

    两人闹腾了一会儿,田森和张菀菀带着她去了食堂。

    刚坐下,田森就自觉去点吃的。

    张菀菀问道:“怎么选了这个时候过来?北风外面冷得都能冻冰棍了!”

    “人家想来看看北国的雪景嘛!”说着骆静芸还往张菀菀身上蹭了蹭,撒娇道:“菀菀......见到你们真好!我现在后悔没有跟你们一起来京市了,听说你在这边过得有滋有味的,羡慕!”

    张菀菀捏了捏她的脸蛋,沉吟道:“我哥买了车给我开,晚点我带你去玩,请你去看看我的花店,怎么样?”

    骆静芸满足地直点头,余光瞥了不远处的田森一眼,羞涩地小声嘀咕道:“能不能也带上田哥?”

    “他?”张菀菀下意识地看了田森一眼,见骆静芸的反应不对,后知后觉地瞪大眼睛,惊呼道:“你们是交往了?”

    骆静芸吓得捂住她的嘴,“小声点!”

    张菀菀戏弄地瞪着她,两人的样子好像掐架似的,直到田森回来她才松手。

    田森:“你们感情真好!”

    张菀菀和骆静芸:“......”

    接下来几天,只要田森没空张菀菀就自觉地陪骆静芸去逛景区吃东西,还带着她转了很多京市的大街小巷,冬天京市的游客不多,倒还算清净,就是冷,南方人到了京市这种地方冬天几乎都不怎么敢在外面长待,受不住。

    有了张菀菀和田森的陪伴,骆静芸这趟京市之行几乎是什么都体验了一把,玩得心满意足。

    送走骆静芸,张菀菀同时收到了一条短信,把她激动得差点从床上翻下去。

    再三确认了上面的数字,张菀菀赶紧给对方回了一串感谢。

    这次她的那三盆兰花因为参加国际展会声名大噪,也不知道夏家是怎么操作的,最后竟然把那三盆兰花炒到五千万以上,再加上竞拍,三盆的成交价合计竟然有两亿两千万,加上她手里的四亿五千六百二十万,现在她手头上已经有六亿七千六百二十万了,这身家在浦市那边已经能挤进富豪行列了,不过张菀菀压根没打算声张。

    接下来的时间她都在学校忙着期末考,那拼命的架势就跟参加高考生似的,令孔柔她们不能理解,大学除了那些拼奖学金和想要考研的人会这么认真读书外几乎没有人再这样奋斗过了。

    张菀菀也没说什么,等期末考结束后,她立马收拾行礼准备离开,因为要去京市政法大学,而且又是她今年在京市待的最后一天,张菀菀干脆去储藏间里搬了一盆崖柏上车。

    张柏岩已经大三了,他们的期末考要比张菀菀他们更早,趁着张菀菀考试这几天,他在薛祥陪同下采购了不少京市特产,包括吃的用的穿的,这些都是张菀菀要求的,钱也是她给的,张柏岩花了两三天才把她要的东西买齐,在张菀菀考试的最后一天终于把东西送上了去浦市的物流车。

    等张菀菀到了京市政法大学的时候才知道张柏岩他们宿舍除了他和薛祥其他两个人早就撤了,张菀菀也不想多加久留,等张柏岩把车开进学校后,让他给薛祥打电话。

    也不知道是不是北方人都习惯了这种天寒地冻的天气,薛祥下楼的时候就套了一间大棉衣,里面竟然还是短衣短裤,哆哆嗦嗦地上了车,朝张柏岩大骂,“他奶奶的,不知道外面多冷吗?叫我下楼干什么?看你们回老家吗?”

    张柏岩指了指身后的张菀菀,薛祥下意识地看过去,立马换上一张笑脸,“妹妹好!”

    张菀菀嘴角抽了抽,把自己选的那盆崖柏搬出来,“喏!这个是给你的,之前你说了有了好东西要第一个通知你,正好我前段时间比较忙没顾上,这次刚好想到,你要不要?”

    薛祥眼睛放光,“要要要,这种好东西怎么能不要!妹妹,多少钱你尽管说!”

    张菀菀沉吟道:“看在你跟我哥是好哥们的份上我就便宜卖了,四千怎么样?”

    “不止吧!”薛祥仔细盯着崖柏瞧,“妹妹不用跟我客气,多少钱就说多少,便宜了我爸妈还看不上!”

    张菀菀无语了给张柏岩发了一串信息。

    张柏岩低头一看,拍了拍薛祥的肩膀,“兄弟,你跟你爸妈说这盆崖柏价值一万五,我妹只要四千,剩下的钱你自己看着办,这样不就行了。”

    薛祥愣了一下,眉头深深皱了起来,“这样妹妹岂不是亏了?”

    张菀菀摇头,“不亏的,实话说,我那个店里的东西现在已经给我创造了一笔大的效益,后面我不打算再折腾了,往后我也不打算再继续出售名贵的花木,太惹眼,等这批东西卖光我那个小店只会经营普通的鲜花,每个月赚个几千块钱能支付我的学费和生活费就行,专心学习,等我毕业了再考虑别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