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我有灵泉 > 第79章 父母的心思,事后算账

第79章 父母的心思,事后算账

笔趣阁 www.biqugetw.com,最快更新重生之我有灵泉 !

    秦母想着秦文君也老大不小了,村子里跟她差不多年纪的姑娘都结婚生孩子了,她每天都在张家干活,连个接触外男的机会都没有,照这样下去以后还怎么嫁的出去?

    秦母越想越担心,沉吟道:“丫头,妈想想,你现在年纪也到了,要不找个时间跟你张婶婶打听一下,看看这附近有没有好一点的人家,找个家境可以的,人也老实靠谱的,赶紧结婚了,省得这一天天的我老是当心你的终身大事,干完活躺下来就止不住的想,连做梦都在想!”

    “妈,你说这个干什么?我现在年纪也不大好吗?而且我难得有这一份高收入的工作,现在都还没做满一年,提结婚什么的也太早了!怎么说也要再过两年,等我28岁再说也不迟。”秦文君嘟囔道。

    秦母一听秦文君要28岁再嫁人,一个劲儿地摇头,“28岁都成老姑娘了!咱们村子里的女孩顶多25岁就嫁人了,拖得久了人家就会一直说闲话,你是不在意,我跟你爸常年住在村子里可受不了这个!”

    “妈,你现在跟我爸已经不住在村子里了,不用受这个。”秦文君没好气地怼道。

    秦母一噎,瞪着秦文君,“我不管,顶多再过一年,再过一年你要是还没想法我就请你张婶婶帮帮忙,先看着,要是有合适的再给你介绍。”

    “那就等一年后再说,现在你可别到处嚷嚷给我找麻烦,我觉得现在的生活挺好的。”秦文君兀自说道,她其实也不清楚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只是待在张家老宅总觉得心安,每天日出而作日入而息,不用揣测别人的想法,也不用应付那些麻烦的交际,简简单单的,连心态都很平和。

    一旁的秦文斌见秦文君不耐烦这个话题,当即说道:“妈,我姐的事情你就别操心了,真到了年龄她还没对象不用你急她自己都会急,你现在一个着急她又不想结婚,忙了一通到头来还不是剃头担子一头热,有什么用?

    我说,你现在就好好过日子,想赚钱赚钱,不想赚钱就在家休息,我跟爸也没要求你每天出去上工,觉得无聊就跟村子里的人说说话,或者找点事打发时间,这样就不会想一些有的没的了!”

    “喝!我还不是为了你姐好!”秦母不悦地说道,想到家里的情况,又是一阵叹息,“要是我们家也像张家这么能耐,我也不用操这么多的心,你姐年纪在那里,女人年纪越大越不好找对象,年轻才是女人的资本。

    我跟你爸都是没本事的,也就这样了,至少现在我们还能干,也能赚点钱补贴你们,趁现在能存点钱先把你姐嫁了,过个三五年就轮到你了,反正你还小也是不着急,到时候说不定还能存下一笔建房子的钱,实在不行就回老家把老房子推了建个楼房给你娶个媳妇,这样我跟你爸就真的没什么好烦恼的了!”

    他们两口子现在一个月也能赚七千来块,加上张菀菀给的补贴,一个月顶多用几百块钱,剩下的都是存的,按照一个月存六千来算,一年就能存七万左右,还有秦文斌自己一个月赚的钱,到了过年差不多也能存六万,光是他们一家三口一年就有十三万的存款,更别说秦文君那边了,她自己存个两年,结婚的本钱就有了,甚至都用不到家里的钱。

    按照这个情况,他们五年差不多能存个六十多万,老家有地,建房子也不用买地,弄个普通的三层自建房,六十多万足够了,再用两年的时间攒个二十来万,秦文斌取媳妇的钱也有了,到那个时候秦文斌顶多才三十来岁,对男人来说这个年纪不算大,刚刚好。

    秦母把一切都算得好好的,当前唯一让她操心的就只有秦文君的婚姻大事了,不过姐弟俩都不站她这一边,她也只能兀自叹息,连吐槽的话都不好跟他们说。

    秦文君担心秦母继续跟她念,只坐了一会儿,差不多秦父快起来了才回张家老宅。

    刚走到老宅门口,她发现大门虚掩着,门口停着的豪车还没离开,便悄悄地进去,把门关上,也不打扰屋子里说话的一群人,独自回了房间。

    倒是张柏岩听到她开房门的声音,出去看了一眼,“回来了?”

    “嗯。”秦文君点点头,扯了个笑容说道:“不早了,我爸还要守夜,我妈他们明天一早也要干活,我就回来了。”

    看她不是很高兴的样子,张柏岩蹙眉问道:“有事?”

    秦文君果断摇头,指了指卫生间说道:“我要去洗澡了,明天也要早起。”

    张柏岩看她不想说,也就没再继续追问了。

    约莫晚上十点多,田森才起身提出离开。

    张父张母早就撑不住去睡觉了,只有张柏岩担心张菀菀,一直陪着。

    张菀菀看了一眼时间,发现不早了,当即笑道:“好,我送你们出去,还好你们今晚都没怎么喝酒,就冷子越喝了一杯桂花酒而已,开车倒是没问题。”

    冷子越有些不想走,屁股稳稳地黏在椅子上。

    田森瞪了他一眼,没好气道:“还不走?打算赖在人家家里不成?”

    “我有些醉了,走不动......”冷子越委屈巴巴地看了看田森和张菀菀。

    张菀菀倒是没多想,惊讶地打量着他,“才喝了一杯就醉了?”

    田森忍无可忍,大步流星走过来,一把把人架起来,咬着牙,狰狞地笑道:“没事,他就是昏死过去我也能把他安全地送回去!”

    说着,田森让老三过来帮忙。

    老三压根没注意到这边发生的事情,看冷子越这样还真以为他醉了,拍着胸膛大包大揽道:“田哥,包在我身上。”

    说着,老三直接让田森把冷子越放他背上,背着人就想跑。

    冷子越狠狠拧了一把他的耳朵,扭头可怜兮兮地看着张菀菀,“那我先走了,改天再来找你。”

    张柏岩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没事就不用过来了,大家都挺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