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我有灵泉 > 第93章 心疼钱,陪着一起过来

第93章 心疼钱,陪着一起过来

笔趣阁 www.biqugetw.com,最快更新重生之我有灵泉 !

    “我也有是吗?”秦文斌美滋滋地跟进来,把属于自己的那套衣服拿出来,在身上比划了很久。

    看他这高兴的样子,秦文君欣慰的同时又觉得有些心酸,之前家里条件不好,再加上一直在村子里,家里人为了省钱从来不会在逢年过节的时候买新衣服,顶多就是平日发现衣服不能穿了才买一下,都是那种便宜的地摊货,还要仔细收着,找个大节日穿上,说真的,那种地摊货一件也就三十四,就这样他们还宝贝得跟什么似的。

    “对了,我去喊妈回来,顺便让她也试试。”秦文君说着快速往小山上去,在上面喊了几声秦母才现身,“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晚上应该要回来吃吧。”

    秦母说着,两只手提着鸡蛋鸭蛋往下走。

    秦文君赶忙跟上,“肯定要回来的,总不能一直在老板家里蹭吃蹭喝,对了,我给你们一人买了一套新衣服,等会儿回去试试。”

    “买新衣服了?多费钱啊!”秦母诧异地停下,回头打量着秦文君。

    秦文君解释道:“今天跟菀菀去县城,她要给柏岩哥和张叔买衣服,我就抢了买了,算是替柏岩哥买了一套,想着都给柏岩哥买了没道理不给你们买,所以就给你们一人选了一套,以前那种旧得不能穿的衣服就不要了,能穿的留下来,干活的时候穿,我给你们买的衣服可以留在逢年过节穿。”

    秦母一听秦文君还给张柏岩买衣服,顿时笑得合不拢嘴,也不计较她浪费钱的事情,追问道:“那你把衣服给柏岩了吗?他说什么了?”

    “给了,塞他怀里我就跑了。”秦文君不好意思道。

    秦母恨铁不成钢地瞪了秦文君一眼,不赞同说道:“你应该跟他说这是给你买的,看看合不合身,什么都没说就跑了万一人家误会了怎么办?”

    秦文君果断摇头,“不会的,是因为昨晚柏岩哥先送我项链,所以我才送他衣服的,他会明白的。”

    秦母一听张柏岩还给秦文君送项链了,眼睛顿时亮了起来,“什么项链?”

    “就是昨天我们去县城一家珠宝店里看到的项链,当时我挺喜欢那条的,就多看了两眼,可是太贵了,我也不可能买,没想到柏岩哥直接买下来了,那条项链要两万多呢。”秦文君说着都觉得肉疼,但反过来一想,这证明这个男人舍得在自己身上花钱又觉得甜蜜。

    秦母听到一万多的时候一双眼睛瞪得跟铜铃似的,惊呼道:“啥?两万多?金项链都没那么贵!几克的?”

    秦文君小声说道:“不是金的,是铂金,坠子有一颗钻石和一颗珍珠。”

    “买那玩意儿多费钱啊!”秦母连连摇头,不过因为是张柏岩送给秦文君的,她也不好多说什么,而是语重心长地说道:“既然你收了人家这么贵重的东西,那就是答应了,要是你们不结婚,我都没脸去见你张叔张婶,找个时间,我跟你张婶婶商量一下,看什么时候大家坐下来选个日子让你们把婚事给办了。”

    秦文君想说会不会太快了,看秦母一副打定主意的样子只好闭嘴。

    母女俩回到平房,张母洗了手,看了一下秦文君给她买的衣服,喜欢的同时又忍不住问道:“丫头,你这衣服花了多少钱?”

    “不贵,你那套才四百多。”秦文君说完,秦母差点手抖把衣服给扔了。

    “啥叫不贵?四百多还不贵?那要多少钱才算贵?你这败家的丫头,赚了钱不好好存着,怎么也学会铺张浪费了?”张母碎碎念道,小心翼翼地把衣服收起来。

    秦文君看她那样有些哭笑不得,“妈,你收这些衣服干什么?要是我说我给柏岩哥买的那套一千多,你怎么办?”

    秦母彻底呆了。

    秦文君接着说道:“昨天我们去县城,菀菀给张婶婶买了两套衣服就花了五千左右,她自己那些衣服要一万多,到时候张家搬家,我们过去作客的话没有一身拿得出手的衣服行吗?”

    秦母本来还想好好说秦文君一通,现在听到她这么说反而沉默了,想着后面还要跟张家谈婚论嫁,没几身能见人的衣服还真不行,这么一想,她干脆不吭声了,琢磨道:“那我这身衣服好好收着,等着初五的时候再穿去张家。”

    “行!你想怎么安排都行。”秦文君松了一口气,笑嘻嘻地拿出秦父的那套衣服给秦母看。

    秦母只看了几眼就一起收进柜子里了,舍不得弄脏了。

    等秦文君回到张家老宅,张柏岩还特地换了她买的那身衣服在她面前晃了两圈,臭屁地问道:“怎么样?好看吗?”

    秦文君见他一脸讨好的样子,忍不住笑出了声,点点头,“挺好看的。”

    张母拿着个盆子出来摘菜,看张柏岩还在臭美,忍不住说道:“赶紧进去把衣服换了,过来搭把手,文君啊,晚上这边吃饭吧。”

    “不了不了,我妈刚刚还说让我晚上去那边跟他们一起围炉。”秦文君抱歉地说道。

    张母却不当一回事,“那就会去吃完了过来这边再吃,反正我们吃得比较晚,对了,让柏岩陪你去,大晚上的一个女孩子还走夜路,不安全。”

    “噗!”张菀菀在客厅差点笑喷了,从村里到村尾她真不知道有什么不安全的,他们这边又不是那种外来人口聚集的地方,都是村里人,大家知根知底的,能出什么事情?

    不过张母一心想要给两人创造相处的机会,她也就不说什么了。

    傍晚五点左右,张柏岩按照张母的吩咐和秦文君一起去了村尾,这会儿张家才开始准备晚饭,秦家那边秦母已经站在门口翘首期盼了,远远看到并肩走着的两人,秦母大喜,赶紧跑进屋子跟秦父秦文斌说道:“柏岩也一起过来了,等会儿你们好好说话,可别灌酒什么的。”

    秦文斌忙不迭地点头,秦父更是说道:“我都多少年没喝酒了?”从他风湿加重后他们家就没人喝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