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我有灵泉 > 第97章 大打出手,秦家归来

第97章 大打出手,秦家归来

笔趣阁 www.biqugetw.com,最快更新重生之我有灵泉 !

    赵国庆继续问道:“对了,刚刚你们说柏岩要结婚,日子都选好了吗?大概在什么时候?”

    “这个啊......”张父的声音拖得老长,好像在思考,半晌才幽幽说道:“我们想越快越好,等老秦把孩子的生辰八字带过来合一下才知道,放心,到时候一定第一时间通知你们,哈哈......”

    “哦,好的,那我先挂了。”赵国庆说着挂断电话,瞪着女人语气不善地问道:“这样满意了吗?”

    女人脸色有些难看,又觉得下不来台,当着赵国庆的面也不可能说出什么难听的话出来,憋着一肚子火,干笑了两下转身走了。

    等人走了李美丽才出来,叉腰骂道:“什么玩意儿!合着好像我们家欠他们似的!幸亏我那妹子找到亲家了,要是跟这样的人家结亲还不知道以后会被怎么吸血呢!”

    “行了,这件事以后都不要再提了,”赵国庆压抑着怒火说道。

    李美丽见他是真的动怒了,立马乖乖闭嘴,第二天出去窜门,听到一些不好听的风声,打听了一下才知道是赵国庆堂嫂在外面说她坏话,气得直接上门找人理论,闹得村里的人都知道赵国庆堂嫂肖想张家的钱财想要把女儿嫁过去,结果人家看不上。

    赵国庆堂嫂那个气啊,抡起扁担要跟李美丽拼命,李美丽也不是好欺负的,当即扛了锄头对上去。

    旁边看热闹的人见她们动真格的,这才上前规劝,家伙被夺走后,两人直接上手火拼,李美丽脸上被抓出了几条血痕,对方被她薅掉了不少头发,身上也挂了彩。

    大过年的两人闹得这么难看,在村子里也算是不小的新闻了,不过一天时间就传出去了。

    张母他们一家远在西桥村,压根不知道这边的情况。

    正月初四这天,一早张柏岩就跟张菀菀去县城提车了,两人开着车子进村引来一众村民的艳羡。

    张父早早就在门口等着,看到新车眼睛都亮了,围着来来回回走了几趟,爱不释手,都不让其他人碰的。

    下午秦家四口从安县赶回来,看到这辆高大上的轿车也跟着夸了好几句,张父赶紧把人请进屋,秦母屁股还没坐热就赶紧拿出秦文君的生辰八字,同张母说道:“你们是不知道这东西有多难找!孩子他爸差点把老房子也拆了,最后竟然在我公婆的屋子里翻出来了,也不知道当初怎么收到他们那边去了。”

    说着秦母摊开一张写满墨水的红纸,时隔多年,纸都有些褪色了,摊开都要小心翼翼的。

    张母闻言,赶紧跑回房间把张柏岩的生辰八字拿出来,一样小心翼翼地捧着,说道:“当初这东西也是我公公收着的,临终前才把东西交给我们的,我觉得这样看不行,还是要抄一张,以后带出去给先生合也比较方便。”

    张菀菀好奇地凑上去瞧看,“没想到我们家竟然还有这种东西!”

    她上辈子压根没见过这玩意儿,亦或者说上辈子她都没机会看一眼,当初张柏岩跟郁云菲是在京市相爱,到了谈婚论嫁才带回家的,两地风俗习惯不一样,张父张母也就没有提这一茬,到了她这边更是因为她先斩后奏,那东西更没有用武之地了。

    想到这里,张菀菀好奇地问道:“妈,我也有吗?”

    “怎么没有?你们兄妹出生的时候可都是找人算过的,要不你以为凭我跟你爸这点文化能给你起这样的名字?还不是请人取的?”张母好笑地说道:“当初你小的时候还差点把自己的生辰八字给撕了,被你爷爷骂了一通,后来老爷子直接把东西锁在铁盒子里,让你们连碰都碰不到!这事我还记得一清二楚!”

    张菀菀嘴角抽了抽,有些郁闷,谁没一些黑历史,至于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来吗?没看见秦文君都快笑出声了吗?

    张母压根没看张菀菀一眼,把纸张摊开后,同张父说道:“老张,你识字,过来抄一份呗,到时候我好带出去。”

    张父顿时来了兴致,拿了笔就要下手。

    张菀菀这才有幸看到自己那张,在张母耳提面命下小心翼翼地接过来从头看到尾,大体是写她几岁几岁会怎么样,要怎么趋吉避害,还有她五行缺什么,最好在几年结婚什么的,密密麻麻写了一堆,看得她头疼。

    “妈,这东西你信吗?别的不说,我前面二十几年的事情它说的就不准!”张菀菀嘟囔道,被张母拍了一下,“小孩子家家的不懂别乱说话,总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一边玩去!”

    张菀菀再次郁闷,这次张柏岩毫不客气地嘲笑了她一番。

    几个大人忙活了一圈,差不多天快黑了这事才结束。

    秦母想到今晚张家要搬家,遂问道:“还有什么东西需要我们帮忙的?明天一早村尾那边还开工吗?”

    说到这个事情,张母赶忙同秦家四人说道:“要的要的,明天还是要出货的,明儿一早柏岩会开车载着他爸回来,我跟丫头现在那边,等我们拜拜之后再赶过来。”

    张菀菀也同秦文君叮嘱道:“后面我们要把烘焙房搬到新房那边,以后这边的烘焙房就不用了,新房那边也给你准备了一间房子,不过以后你要是跟我哥结婚想来那房间也用不上了,所以我就没有特别讲究。”

    秦文君俏脸一红,娇羞地睨了她一眼。

    张菀菀扳回一局,傲娇地笑了。

    张母这才问道:“丫头,既然你要把烘焙房搬过去,要不要现在趁着时间还没到让你爸给你载几车东西?”

    这边烘焙房的东西可是一样都没动,按照这架势她怎么在新房那边开工?

    张菀菀想都没想就摇头,“不用了,这边的烘焙房先留着,反正里面的东西都是便宜货,低配置的,那边我重新订购了一些烤箱和烘焙器具,过两天就来了,到时候这些东西肯定都不会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