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我有灵泉 > 第106章 高效率,张柏岩订婚

第106章 高效率,张柏岩订婚

笔趣阁 www.biqugetw.com,最快更新重生之我有灵泉 !

    “是!”老二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拿出手机拨打电话。

    张菀菀惊呆了,有点跟不上冷子越的节奏,这是说风就是雨啊!

    当天下午张菀菀练车回来就看到施工队在张家隔壁不到一百米的地方施工,她心惊胆战地走近看了几眼,正好碰到过来的老二,脸都黑了,拦住老二的去路问道:“你家老大真的要在这边建房子?”

    老二点点头,“已经开工了。”

    张菀菀无奈扶额,“我说你们有土地凭证吗?就敢这样随便在人家的......”

    话说到一半,老二把一份材料摆在张菀菀面前,正儿八经地说道:“已经把证件办齐了,我们是合法施工的。”

    张菀菀语塞,暗叹有权有势就是好,这办事的效率都快赶上坐火箭了。

    既然人家是合法施工,她也不好多说什么了,回头看了一眼,转身就要离开,老二却喊住了她,“张小姐,我家老大现在有事离开几天,他说这些材料暂时交给你保管,还有,他提醒您,即使他不在,您也要好好练车,在没有拿到驾照之前禁止您无证驾驶。”

    张菀菀的脸又黑了几个度。

    晚上张父张母回来,看到隔壁那边狗啃似的地皮,都震惊了,同张菀菀问道:“那边那块地在干什么?早上出门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一天的功夫就变成这样了?”

    “难道有人跟我们一样买了地建房子?”张父一脸若有所思。

    张菀菀朝他竖起大拇指,“爸,您猜的真准,那块地就是被人买了,买的人您也认识。”

    “谁?”张父下意识地问道。

    “冷子越。”

    张父张母都呆了,好半天张母回过神来才问道:“小冷怎么好端端的要在这边建房子了?”

    张菀菀耸肩,转身上了楼,剩张父张母面面相窥。

    接下来的时间,隔壁每天上午九点开始到下午六点,动静不停,也不知道冷子越弄了多少人过来干活,几乎是一天一变,不过半个月的功夫,整个框架就起来了,再过一个月,当张菀菀拿到驾照的时候,隔壁的毛坯房已经起来了。

    不过此时张菀菀也没多少功夫关注那边的情况,因为张柏岩和秦文君就要结婚了。

    为了他们的婚礼,张母还特地亲自跑了市区一趟,去批发市场订购了一批高档的婚庆喜糖,按照浦市的习俗,新人结婚前十二天要吃喜糖,所有的亲朋好友都要送一份,根据关系远近亲疏送的喜糖也不一样,像李永福他们这种亲舅舅亲大姨的,给的糖果是最大包,饼干薯片点心什么的,合起来要二十几样,得用最大号的红色塑料袋装才行,像同事那种的就给一包糖果,约莫十六颗,不过有一样是相同的,那就是喜帖。

    因着张菀菀的点心现在已经出名了,走的又是高端路线,一般人可吃不起,为了充面子,张菀菀打算自己做一款点心,所有的亲朋好友都送一盒,连包装都是提前设计好的。

    张家在青浦这个地方亲近的亲戚朋友不多,但宗亲不少,再加上张母娘家那边一些远亲,还有市区那些同事朋友,张柏岩和秦文君那边的亲朋好友也要算上,七七八八算下来,点心起码要准备三百份。

    为了这三百份点心,吃喜糖前三天张菀菀和秦文君就开始忙活了,几乎到了彻夜不休的地步,秦父秦母要回老家做些准备秦文君都没跟过去。

    再加上张母帮忙,三人总算在吃喜糖前一天把所有的点心准备出来,秦文君彻夜赶回安县。

    订婚这日,张家布置得极其喜庆,门口还被张母挂上了红灯笼,张柏岩早早起来,按照安县这边的习俗,由李永福、李永寿、赵国庆陪着一起前往安县送喜糖接秦文君。

    安县那边的习俗是这天女方去男方家里吃个饭再回娘家,不过因为安县跟青浦距离有些远,这样来来回回折腾显然不现实,而秦父秦母还要工作,也折腾不起,最后大家商量着张家过来接人的时候顺便把秦父秦母也一起接回西桥村,大不了晚上把秦文君送去村尾那边住一晚就成了。

    安县秦家这天也是喜气洋洋,比不得张家的喜庆,但老房子里里外外收拾了一下,又贴了新的对联,还拜拜放了鞭炮,气氛就起来了。

    村民都知道今天秦文君吃喜糖,一大早就有人过来帮忙挨家挨户送喜饼,安县这边订婚吃饼不吃糖,规矩跟青浦不大一样。

    秦父秦母特地换了一身崭新的衣服,人逢喜事精神爽,看谁都笑呵呵的。

    秦文君的大伯母柯映红也过来帮忙,一进门就咋咋呼呼地同秦母问道:“我说文君有对象的事情你怎么不早说,一回来就通知我们孩子要订婚,我都没好好准备一下,话说文君那对象怎么样?你们都没回来,我们也没见过,前不久九阿公的孙子回来了,还上我们家打听过文君的,你别说,那个孩子现在都长成帅小伙了,听说在外面赚了钱,还穿着西装皮鞋,一看就不一样,我还想着跟你说一声,没想到你们速度这么快!”

    秦母脸色微变,垂眸严肃地说道:“大嫂,这种事情还是别瞎说,人家说不定找文君有事,毕竟以前也是同学,不过这么多年没见了,谁知道是什么情况,既然人回来了,不知道就算了,现在知道了等会儿送喜饼到九阿公家的时候顺便也给他送一份,请他到时候过来吃酒席。”

    “你就不觉得可惜?”柯映红撞了撞秦母的肩膀,说着风凉话,还一副替秦母惋惜的样子。

    秦母顿时火了,眼神凌厉地瞪着柯映红,语气不善地说道:“大嫂要是不打算帮忙就回去,我可没闲工夫跟你在这边胡说八道,对了,送完喜糖我要跟大伯说一声,我们家这些田地都要卖了,之前可以给你们种,卖了就不成了。”

    “什么?”柯映红瞪大眼睛,质问秦母,“之前可是说好给我们种的,怎么能卖了?我不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