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我有灵泉 > 第108章 抵达秦家,撕破脸

第108章 抵达秦家,撕破脸

笔趣阁 www.biqugetw.com,最快更新重生之我有灵泉 !

    大妈当即扯着嗓门,热情地说道:“原来是你们啊!我给你们带路,跟我走吧!”

    大妈跟其他人交待了一下,风风火火地走到前面领路,一路上碰到相熟的村民大妈就喊一嗓子,还没到秦家,村里的人差不多都知道秦文君找了个有钱的对象。

    还有跟秦家非亲非故的村民跟在车子后头看热闹。

    好不容易到了秦家。

    秦父秦母听到动静,赶紧出来,看到熟悉的车子,秦母大喜,上前同张柏岩他们说道:“车子就停在那边空地上,村子路都还没修,不好走,也不好找。”

    张柏岩把车停稳,跟着李永福他们一起下来,同其他人笑着打招呼,这才同秦母说道:“还好,进了村子就有人给我们带路,没绕什么弯子。”

    “走走走,赶紧进屋休息休息。”秦父同李永福他们说道。

    秦文君则过来跟张柏岩张菀菀说话。

    张柏岩敏锐地察觉到秦文君有些不高兴,疑惑地小声问道:“怎么了?”

    秦文君摇头,迟疑着说道:“早上我妈跟我大伯母说了卖田地的事情,我大伯和大伯母就跑过来质问我爸,见我们铁了心要卖就气跑了,我是生气我爸太过软弱,一直被我大伯吃得死死的,这次说什么也不能再让大伯占我们家便宜了。”

    张柏岩拍拍秦文君的手背,宽慰道:“不是什么大事,大不了把田地挂到村委会,或者卖给周边村子的人,本村的人不好买,其他村子的人就不会有这么多顾忌了。”

    “真卖得出去吗?”秦文君没底地问道,她刚刚也是说气话,他们家田地不多,唯一的优势就是连在一起,只是村子的田地便宜,再加上这边交通不便,现在的年轻人都出去了,会买的还真少。

    一旁的张菀菀站在张家门口,打量着附近的环境,颔首道:“卖是肯定卖得出去,尤其那种家里没什么钱又有两三个儿子的,肯定会过来问价,只要你们价格不要订的太高就没事。”

    “不高不高。”秦文君迫切地说道:“都是按照村里田地的价钱卖,我妈说了,还能少一成。”

    “那应该没问题。”张菀菀说着,坐到一张塑料靠背椅上。

    听她这么一说,秦文君瞬间安心了不少,她现在对张菀菀简直就是盲目崇拜,好像只要张菀菀在就没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

    村里人不知道张家底细,看到过来的人都比较阔气,尤其是唯一的一个女人,气质简直康比明星,即使坐着最普通的塑料椅都闪闪发光,越发觉得张家不简单,连带着都高看了秦家不少。

    一些村民存着跟秦家交好的心思,想到秦家要卖田地,立马问了自家那些亲朋好友,想在秦母这边落个人情。

    秦家三口并不知情,在张柏岩到的时候就忙活开了,用了一个小时整了一桌丰盛的酒席出来,说丰盛也是相对安县这边而言的,这里靠山,多的是山珍,海味反而很少,见到那些竹鼠、蛇、山猪肉什么的,张菀菀眉头微皱,她不喜欢吃这些东西!

    倒是张柏岩他们吃得很欢,男人就是这样,对野味难以抗拒。

    酒席才吃了一会儿,消失许久的秦文君大伯和大伯母又出现了,一看就是过来蹭吃蹭喝的,还端着,仿佛是秦家求他来似的。

    秦父看大哥来了,正要笑着招呼他过来坐,却被秦文君拉住了,秦父疑惑地回头,见秦文君板着一张脸,也笑不出来了,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尴尬得不行。

    张柏岩见此,起身同秦父笑道:“爸,我敬你一杯,不过一会儿我还要开车,就不跟你喝酒了,你身体不好,咱们喝果汁吧。”

    “好好好。”秦父顺着张柏岩的话喝了一杯果汁,在张柏岩的眼神示意下缓缓落座,都不敢看大哥大嫂一眼。

    柯映红两口子本来还想着让秦父秦母请他们入座,见大家对他们不理不睬的,顿时变脸了,柯映红冷哼一声,扯着嗓子开始挖苦秦父秦母,话里话外都是秦家攀高枝就看不起穷亲戚什么的。

    她自顾自地说着,酒席上的人都没搭理她,倒是秦母听不下去,大骂道:“放屁!我还没见过这样的大伯和大嫂的,自己侄女订婚不帮忙就算了,还想着蹭吃蹭喝占便宜,要脸吗?大家都来评评理,看看我说得对不对?”

    “好了好了,都是一家人,别吵了。”秦父小声劝道。

    秦母更火了,一把甩掉秦父的手,大声吼道:“我今天就把话放这里了,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过来帮忙,我请大家吃饭,想过来占便宜,没门!还有,田今天就必须收回来,我今天一定要卖了!谁说都没用!”

    村民还没见过秦母发这么大的火,顿时不敢吭声了。

    秦父大哥也恼了,怒声道:“好!既然这样,这亲戚也不用做了!”

    “不做就不做!我们家也不需要这种蚂蟥亲戚!专门吸自家人的血!老秦,明天就把手机号码给我换了,以后跟他们老死不相往来!”秦母脑子发热,说的话也十足十的狠。

    秦父彻底慌了,见秦文君站在秦母那边,张柏岩他们始终老神在在地坐着,看样子也不打算劝和,顿时觉得无助又无力,抹着泪偷偷给秦文斌打电话。

    秦文斌还在干活,接到秦父的电话还以为老家那边事情都处理完了,他们要回来了,没想竟然听到让他瞠目结舌的内容。

    秦父还在哭诉,“孩子,怎么办?你妈和你姐已经跟你大伯他们撕破脸了,就为了我们家那些田地。”

    秦文斌的眉头深深蹙起,压抑着怒火说道:“爸,我站我妈和我姐,你要问我怎么办那就是听她们的,这种只懂得索取不懂得回报的亲戚不要也罢。”

    “可那毕竟是你大伯啊!”秦父哽咽道。

    秦文斌看着远处的田地,幽幽说道:“爸,你把他当大哥,有没有想过他有没有把你当弟弟?”

    秦父顿时愣住了,久久不能回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