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我有灵泉 > 第117章 差点差枪走火,这是我男朋友

第117章 差点差枪走火,这是我男朋友

笔趣阁 www.biqugetw.com,最快更新重生之我有灵泉 !

    张菀菀反应过来只是僵了一下身子就放松下来,还主动迎合上去。

    冷子越一直以为在两人的关系里他才是那个掌握主动权的人,没想到张菀菀回应他的时候他竟然也会紧张,环着她的双手紧了紧。

    两人越来越投入,差点就收不住越过那条线,关键时刻还是冷子越先清醒过来,及时喊停,把张菀菀压在身下,咬牙道:“我决定了,我们今年就结婚!”

    “什么?”张菀菀显然还没脱离状态,媚眼如丝,软萌迷茫的样子实在撩人。

    冷子越都不敢去看她的脸,怕真的忍不住直接把人给办了,贴着她的耳朵,复述道:“我说,我打算年底跟你结婚,我们先把结婚证领了,然后合法同居!”

    这次张菀菀总算听明白了,震惊地看向冷子越,“那么快?我跟你?”

    “不然你还想跟谁?”冷子越眼里喷火,狠狠咬了她脖颈一口,就是没用力。

    张菀菀发现她好像把这个男人惹毛了,讪笑了两声,赶忙解释道:“我的意思是我都没跟你正式交往,也没跟我爸妈说我有男朋友,一下子就结婚领证的话我担心他们受不了。”

    冷子越勉强接受她的答案,沉吟道:“一会儿我跟你回去,你把我正式介绍给你爸妈,就这么定了。”

    张菀菀:“?????”

    她就是过来送饭顺便跟他讨个主意而已,怎么会变成这样?

    当天晚上,张家二楼餐桌上气氛有些古怪。

    秦文君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见大家都安安静静的吃饭,越发不敢发出声音了。

    好不容易吃完晚饭,张菀菀放下碗筷,看了冷子越一眼,眉头微拧,拿出自己的笔记本,思付了一下才幽幽说道:“爸妈,大哥嫂子,今天我考虑了一天,觉得可能要对大家的工作做一些调整。”

    “调整什么?”张母不解地问道:“现在这样不是挺好的?就是沙地那边比较成问题,你什么时候招人过去干活?再过个把月那些鸡差不多就要下蛋了,我的意思是现在家里也不急着用钱,那些鸡可以再养两三个月,大一些再出售,也能买上好价钱。”

    说到正事,餐厅的氛围又恢复了正常。

    张菀菀沉吟道:“就是因为沙地养殖场才要重新调整大家的工作。”

    张菀菀看向秦文君,正儿八经地说道:“嫂子,你晚点问问你爸妈,看他们愿不愿意去沙地那边帮忙管理,我一个月给你妈开八千的工资,平时也不用做什么,就是跟着大家一起干活,白天多盯着一些,你爸仍是晚上守夜,工资不变,在那边同样包食宿。”

    秦文君一惊,想都没想就说道:“你让我问的话他们肯定没意见,反正在哪里干活不是干活?就是他们去了沙地那边村子里怎么办?我妈还好说,我爸晚上守夜,他过去了那边,村尾那里岂不是要重新招人?”

    张菀菀点点头,看向张父,“爸,你现在对村子的情况比较清楚,村里认识的人不少,只是招个守夜的人应该不难,你来办怎么样?反正你的眼光我信得过。”

    张父被张菀菀戴了个高帽,当即爽快地应了。

    秦文君见此,直接替自己爸妈做主,把他们“发配”到沙地养殖场去了,笑话,去了那边两口子一个月就能存一万以上,一年至少能存十二万,再加上秦文斌的工资,就他们三个存个两三年,这房子就能弄得漂漂亮亮,傻子才不去。

    张菀菀见此,含笑道:“那行,我就这么定了,还有我哥,等沙地那边开始出货哥就去那边守着,我会另外招司机送货,这个人选爸应该也有,都交给爸来办就行了。”

    “嘿嘿......我终于不用开车了!”张柏岩重重松了口气,说真的,他开了这么久的车早就腻歪了,只是迫于无人顶替他也只能坚持做着。

    张母看他那样,笑骂道:“瞧你这点出息!你以为去了沙地养殖场就轻松了?瞧瞧你小舅子,人家几乎从早干到晚没停的。”

    张柏岩下意识地反驳,“这不一样,村尾那边养鸡鸭又种菜,事情多,沙地那边就养鸡,我一天差不多干半天的活就行了,再加上我岳父岳母看着,我不担心,肯定比开车轻松!”

    张菀菀笑笑,也不跟他争辩,轻不轻松等去了就知道了。

    把工作的事情安排妥当,张菀菀才拉着冷子越,同家人介绍道:“诸位,今天我要宣布一件事情,那就是冷子越,你们认识的,他,是我男朋友。”

    张母大喜,猛地站起来,“哟!这可是好事!我就觉得你们之间不对劲,偏偏每次问你都被你岔开话题!”

    张母嗔怪着,对冷子越越发热情,不仅嘘寒问暖,还担心他的身体,打算给他炖点补品、

    张菀菀看了看外面的天色,满头黑线,“妈,都几点了,炖了也没人吃!”

    张母都没鸟她就跑了。

    张柏岩咬着牙,看冷子越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质问道:“什么时候的事情?谁追的谁?”

    张柏岩可没忘记张菀菀第一次看人家就对人上下其手,深怕她太主动吃亏。

    冷子越笑道:“我追的菀菀。”

    张柏岩一听,脸色缓和了一些,“这才差不多!”

    说着,他警告地看向张菀菀,“我告诉你,只是交往不是结婚,给我注意分寸!”

    张菀菀朝他吐了吐舌头,还翻了两下白眼,把张柏岩气得想揍人。

    只有张父最镇定,听到这个消息先是沉思,随后和蔼地同冷子越问道:“小冷啊,我能问问你喜欢我家丫头什么吗?说真的,这丫头主意大,不受约束,就是结了婚也跟贤妻良母没有半点关系,而且从小被我和她妈惯坏了,一身臭毛病,任性懒散,自家人可以迁就她,你能受得了吗?她浑身上下唯一的优点就是模样身材还过得去,其他的我真想不到你看上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