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我有灵泉 > 第118章 父亲心中的女儿,秦文君的异状

第118章 父亲心中的女儿,秦文君的异状

笔趣阁 www.biqugetw.com,最快更新重生之我有灵泉 !

    张柏岩和秦文君闻言,皆笑喷了,秦文君还好一些,顾及张菀菀的脸面没敢笑得太放肆,张柏岩却是肆无忌惮,已经笑得滚到桌子底下了。

    “爸!”张菀菀不可置信地惊呼,想不到自己在父亲心里的形象竟然这么不堪!

    冷子越宠溺地看着她,见她快要跳脚了,赶紧安抚地把她拉回座位,轻咳两声,同张父认真地说道:“叔叔,我喜欢菀菀是因为感觉,我觉得和她相处很好,自然放松又安心,我是确定要和她在一起才向她告白的。

    至于您说的缺点在我看来不算什么,是人都有缺点,我也有,傲慢、玩世不恭、不羁等等,她的缺点我能接受,同样的我的缺点她也可以接受,这就行了。

    还有,她其实有很多优点,可能您没有发现。”

    张菀菀听了冷子越的话,感动得一塌糊涂,幽怨地看着张父,不满地嘀咕道:“还我爸呢!竟然都没发现我身上的闪光点!”

    张菀菀凉凉瞥了她一眼,压根没把她的话放在心上,满意地看着冷子越,颔首笑道:“呵呵,我就是这么一说,既然你们高兴,我也没什么意见,只是既然决定交往就要慎重对待,毕竟人与人之间的缘分很难得,别轻易说在一起又轻易分了,要不我跟她妈这心脏可受不了!

    这点她哥和嫂子就做得很好,没有认定对方之前都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真决定在一起就是结婚,这样挺好的。”

    冷子越听出了张父的言外之意,当即说道:“叔叔放心,我跟菀菀决定年底就领证,可以的话连婚礼都一起办了。”

    张父眼睛一亮,惊喜道:“这么快?”

    张菀菀则是满头问号,她好像还没答应吧!不过冷子越已经在自己家人面前开口了,她也不好跟他唱反调。

    于是乎她就这样被赶鸭子上架,才刚刚有了名正言顺的男朋友,转头就成了准老公了。

    快十点的时候,张母真的给所有人炖了燕窝粥,非要冷子越吃一碗再回去。

    张菀菀只好去厨房帮忙,往燕窝粥里加了一些灵泉水,对冷子越的身体有好处。

    冷子越不喜欢吃那些食物,不过加了灵泉水的例外,只喝第一口他就下意识地看向张菀菀,张菀菀倒是淡定,催促他赶紧喝了。

    那边张柏岩和秦文君也开始吃上了,秦文君才吃第一口就难受地皱眉,坚持吃了半碗实在忍不住跑去厕所干呕。

    众人吓了一跳。

    张柏岩已经担心地追过去,还嚷嚷着要送秦文君去急诊。

    倒是张母很是镇定,进去卫生间帮忙,激动地同秦文君问道:“你这个月月事来了吗?”

    秦文君缓了一下,躺在张柏岩怀里,有气无力地摇头,“妈,我月事不准,有时候压力大一点就乱了,到青浦后月事就正常了,上个月没来,我还以为又乱了,本来想去医院检查一下,可家里最近那么忙,我就想过几天再说。”

    张母一听,直接无语了,盯着秦文君的肚子道:“明天一早让柏岩送你去医院查一下,估计是怀孕了,要是有的话现在只怕都快两个月了,还好你一直在烘焙房帮忙,也没做什么粗活,真不知道说你们什么好,现在的年轻人就是心大......”

    张母碎碎念个没完,张柏岩和秦文君则惊呆了。

    “妈,这么说我要当爸爸了?”张柏岩的表情看起来就跟二愣子似的。

    张母弹了他脑门一下,“不然呢?”

    “嘿嘿......嘿嘿......”张柏岩保持着傻笑的表情。

    张母看他那样子摇摇头,懒得多给一个眼神,走出卫生间的时候还提醒道:“记住,明天一早就给我去医院!”

    张父三人还在客厅坐着,见张母出来,当即问道:“是有了吗?”

    “估计是。”张母窃笑道:“我让他们明天上医院,丫头,明天你嫂子就不能帮你干活了,可惜妈不识字,要不我就接了你嫂子的活。”

    张菀菀不甚在意道:“小事一桩,我不是还有子越吗?嫂子不能干活就让他顶两天。”

    冷子越跟着点头表示同意。

    张母这才松了口气。

    当天晚上,张柏岩小心翼翼地扶着秦文君回了房间。

    秦文君看他那疑神疑鬼的样子,哭笑不得道:“我说,我现在还不一定有呢,你就这样,万一真怀孕了你要怎么办?”

    “要是真怀孕了就在家好好养着,什么事都别干了,反正家里现在也不是非要你干活不可。”张柏岩乐呵呵道。

    秦文君摇头,“那可不行,菀菀那边不能没有我,再说了,我每天就是坐着打包,能累到哪里?倒是一直不动反而不好,日子也难过。”

    张柏岩被她说得一愣一愣的,想到孕妇心情比较重要,也就不坚持了,打算回头跟张菀菀说一声,让她留意一些。

    秦文君见张柏岩不反对,笑眯眯地拿起手机给秦父打电话,这个时候秦父已经跟秦文斌交班,给他打电话也不怕打扰他休息。

    电话一下子就接通了,秦父沙哑地声音传过来,“丫头,怎么这么晚了给我打电话?是不是有什么事?”

    秦文君见秦父有些担心,当即摇头道:“没事,爸,是这样的......”

    秦文君把工作的事情跟秦父解释了一通,分析道:“爸,我的意思是你们都去沙地养殖场,也能互相照应,而且那边的工资高了不少,你们不是想存钱吗?去那边两三年建房子的钱就有了,而且那里周围都没什么人家,守夜也比较简单,在顶楼盯着就行,就是夜晚海风比较大,不过没关系,菀菀在顶楼弄了玻璃房,可以待在玻璃房里,环境比这边还好。”

    秦父听了一通,呵呵笑道:“好,那就依你的意思,我跟你妈去那边。”

    父女两敲定了章程,秦文君总算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她才躺下没一会儿就去见周公了,身边的枕边人却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几乎是睁着眼睛到天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