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我有灵泉 > 第149章 冷子哲的情况,调查

第149章 冷子哲的情况,调查

笔趣阁 www.biqugetw.com,最快更新重生之我有灵泉 !

    “追车?追什么车?”冷老头愠怒地吼道,如狼似的目光落在这些二世祖身上,把他们吓得都开始发抖了。

    一个家长看不下去了,赶忙出来讨好地说道:“冷家主,您先别动怒,事情的经过我们刚刚都了解过了,情况是这样的,冷少爷在会所的时候跟一对夫妻起了冲突,被对方砸了酒瓶,冷少爷咽不下这口气,这才追他们的车,对方进了商场底下停车场,他们就跟进去,砸车的时候对方突然启动车子跑了,冷少爷去追车,被一辆从拐角冲出来的车给撞了,我们已经报警,对方也被警察控制住了。

    这件事说起来都是那对夫妻的错,要不是他们打了冷少爷,冷少爷也不会去追车,更不会发生车祸,跟几个孩子可没有什么关系,您看看他们有的也被撞了,有轻有重,我们当父母的看着也心疼啊!”

    冷老头闻言更加愤怒了,冲冷彦博咆哮道:“去!去给我查清楚,我倒要看看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打我冷家的人!”

    拐杖猛地撞击地面,直接打进了在场之人的心底。

    陶倚彤一直捂着脸呜呜痛哭,谁也没有发现她眼里的怨毒。

    冷彦博在他老子面前连屁都不敢放,即使担心冷子哲也丝毫不敢有所怠慢,一声不吭跑了。

    等待的时间总是比较难熬的,再加上有冷老头这一尊大佛坐镇,其他人更觉得度日如年,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在众人都快麻木的时候手术室的灯才暗了下来。

    陶倚彤第一时间冲上去,拽着出来的第一个医护人员的手问道:“怎么样?我儿子怎么样了?”

    对方的脸色有些沉重,微微摇头,“情况不是很乐观,还要转到ICU观察治疗,你们要有心理准备,病人十有八九会瘫痪,或者变成植物人。”

    “什么!”陶倚彤眼前一黑,整个人直直载倒下去。

    冷子玲吓得放声尖叫,场面一度失控,她正想问冷老头怎么办,却发现冷老头拄着拐杖一动不动,旁人怕他受不住打击也跟着倒下,赶紧一左一右盯着。

    都说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冷子哲重伤的消息不到半天就传遍了京市。

    那些攀附冷家的人都急了,一个劲儿地打听内情。

    冷家老宅本就冷清,现在又多了几分凝重,就连呼吸都觉得压抑。

    冷彦博站在冷老头的书房外面,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做好了心理准备才敲门进去,“爸,事情查清楚了。”

    冷老头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好几岁,起身地时候还趔趄了一下,很快又靠着拐杖站稳,示意他开口。

    冷彦博的脸色有些难看,半晌才缓缓说道:“子哲是被子越给砸了头,也是追子越的车被撞的。”

    冷老头的瞳孔猛地一缩,目光凌厉地射向冷彦博,“具体怎么回事?”

    冷彦博在冷老头面前压根撒谎,一五一十地说道:“子越结婚了,今天带着妻子去会所见朋友,正好子哲也在会所里玩,是子哲先出言不逊,调戏子越的妻子,子越气不过用酒瓶砸了他的头,还让保安把子哲赶出去。

    子哲面子里子都没了,这才会伺机报复,在他们离开会所后跟了一路,最后进了地下停车场,然后......子哲他们用棒球棍打砸子越的车,逼子越开车逃离,子哲穷追不舍,这才被车给撞了。

    那辆车也查了,司机说停车场都是下坡,那里是停车场的入口,一般不会有人这样莽撞,事情发生得太快,他想刹车已经来不及了......

    爸,子越也太不像话了,结婚这么大的事情都没通知一声,子哲要是知道那个女的是他大嫂断然不会做出这么出格的事情......”

    冷老头气得差点晕过去,扶着书桌,拿起一本书朝冷彦博砸过去,怒骂道:“都是你生的好儿子,一个个都翅膀硬了反了天了!去,马上派人把子越给我叫回来,我倒要好好问问,他到底有没有把我这个爷爷放在眼里,有没有把冷家放在眼里!”

    冷彦博站着没动,为难地说道:“爸,我刚刚已经给他打过电话了,他直接挂了我的电话,我又联系了霍荣蔚,结果被他冷嘲热讽了一通,他根本就没把我当成父亲,霍家的态度摆明了就是要一护到底,我们怎么办?”

    “怎么办?你是猪吗?不会自己去想办法吗?”冷老头气到猛咳了起来。

    在冷彦博走后,他整个人都站不稳了,赶紧吃了降血压的药才缓过来,盯着窗外陷入沉思,如今冷子哲的情况不明,就是以后好了估计也废了,虽然本来就是个废物,但好歹还能传宗接代,现在却连这点都办不到了,他只能再做打算了。

    陶倚彤回了冷家老宅就一直不吃不喝,冷彦博应付了冷老头还要安慰她,忙得一个头两个大,还要好声好气地说话,“医生说了,好好治疗后面还是有恢复的可能的。”

    “恢复?恢复到什么程度......”陶倚彤低喃道,眼泪啪嗒啪嗒地往下掉,控诉地看着冷彦博,“你已经查清楚凶手了是吗?你打算怎么替我们儿子报仇?”

    冷彦博皱眉,“对方是不小心撞到子哲的,有监控作证,构不成刑事案件,你想怎么样?”

    “放屁!那对夫妻呢?要不是他们我的儿子怎么会被撞?”陶倚彤歇斯底里地吼道。

    冷彦博被她的无理取闹弄得火气也上来了,“那就要问问你好儿子都干了什么?我也不妨告诉你,子越结婚了,今天,你的好儿子当着自己大哥的面调戏自己的大嫂,他被打是活该!他倒好,被教训了还没认识到自己错误,竟然纠结了一群人去打砸子越的车,人家被砸了车不跑留在原地等着你儿子破车打人吗?

    我都还没说你,要不是你把他惯得不知四六他也不会落到今天这地步,要不是看在你伤心难受的份上这件事没完,哼!”

    冷彦博愤怒地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