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我有灵泉 > 第159章 福祸相依,审讯

第159章 福祸相依,审讯

笔趣阁 www.biqugetw.com,最快更新重生之我有灵泉 !

    没多久救护车和警车也来了,声势浩大,好些人还心有余悸,拿着手机一直拍视频。

    警察把张菀菀的照片发过去,确认这就是上头要找的人后才收工,堵了几公里的高速再次恢复通行。

    张菀菀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躺在医院里,没等她反应过来,冷子越那张俊脸彻底挡住她的视线,“怎么样?可有哪里不舒服的?”

    “我......怎么了?”张菀菀皱着眉头,只觉得头疼欲裂,摸了一下额头才发现上面竟然覆着白纱布。

    “你别动。”冷子越小心翼翼地把她扶起来躺好,温声道:“额头撞到了,破皮,流了点血,还好没有什么大碍,不严重,我不放心让医生给你做了全面检查,医生说你怀孕了,这件事情你自己知道吗?”

    “怀孕?”张菀菀懵了,“我大姨妈好像是推迟了几天,不过那个时候我们在京市,我也没精力去多想,回来又因为年底各种忙就忘了这个事情了,原本是打算春节后去查一下的。”

    张菀菀有些心虚,有灵泉水的调理她的身体一直很好,大姨妈从未错过,那个时候发现大姨妈推迟她就怀疑了,只是没时间验证罢了,没想到会碰上这种事情。

    想到这里她有些心慌,“医生怎么说?”

    冷子越安抚地抱着她,一脸温情,“别担心,医生说月份还浅,再加上你身体底子好,各项指标都正常,回去好好休息,过半个月再到医院复查就行了,万幸只是磕破了点皮。”

    张菀菀努力回想,这才想起之前的遭遇,紧张兮兮地抓着冷子越的手? 白着脸问道:“那些绑匪呢?他们呢?死了吗?”

    “别怕别怕。”冷子越心疼得都在滴血,把人紧紧搂住,说道:“那些人都被抓了? 为首的绑匪重伤? 应该死不了? 开车的那人死了,还有两个只是受了些皮外伤,警局那边传来消息? 说那几个都是通缉犯? 死有余辜,这件事情舅舅已经说了,会严肃处理? 彻查? 只要查到谁谁都别想好过? 我这边也让老二去挖他们的底了? 保证给你一个交待。”

    就是不查他都能猜到大概是谁干的? 缺的只是证据罢了。

    张菀菀躺在冷子越的怀里? 不安的心渐渐平静下来,一只手输液,一只手抱着他的腰,安心地闭上眼睛。

    张父张母匆匆赶过来,一进门看到张菀菀醒了? 张母就使劲儿抹泪? 懊悔道:“早知道我就不让你出去买东西? 呜呜......要不是我让你去买东西你也不会被绑架? 那些杀千刀的,真该被千刀万剐!”

    “好了好了,说这些有什么用? 好在孩子没有事情,这才是不幸中的万幸!”张父说着坐到病床边上的椅子,一脸慈爱地问道:“丫头,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张菀菀从冷子越怀里起来,乖巧地摇摇头,“爸我没事。”

    张父松了口气,沉吟了片刻才道:“丫头,你看我们钱也赚得够多了,这树大招风,这越有钱就越会被人惦记,你说我们是不是......”

    张菀菀打断张父的话,苍白的脸蛋露出一抹浅笑,“爸,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不过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青浦比我们有钱的大有人在,我们家这点钱在华国有钱人眼里都不算有钱,所以我被绑架跟我们家赚不赚钱没多大关系,你别再胡思乱想了。

    刚刚子越说了,那些绑匪都是亡命之徒,并不是咱们这边的人,而且是有预谋的绑架我,只怕他们连我是干什么都不清楚。”

    从那几个绑匪的对话张菀菀就可以判断,那些人是收人钱财替人消灾,对方会花钱雇凶证明不是冲着钱来的。

    张父和张母都愣住了。

    “不能够啊!要不是为了钱他们干嘛绑架你?咱们家一直与人为善,也不曾苛待了谁,也没有克扣谁的工钱,我还真想不到会有谁跟咱们有仇的。”张母绞尽脑汁也想不到可疑人,而且村子里的村民再怎么大胆也不可能干出这种事情。

    张父跟着点头,“你妈说得对,我们家没有仇家啊,总不能因为眼红我们赚钱就绑架你吧,这也太说不过去了,而且现在明面上家里的事情都是我跟你哥在出面,人家就是要抓也抓我们啊!”

    “所以我说跟钱没关系。”张菀菀哭笑不得地解释道。

    冷子越在一旁说道:“爸妈,这件事情我会彻查的,这段时间你们都尽量少出门,我跟菀菀先住过去,有你们照顾我也比较安心。”

    “对对对,都住过来,我也比较放心!”张母一个劲儿地点头。

    在确定张菀菀没有问题之后,冷子越就给她办了出院手续,毕竟是大年三十,这种日子留在医院过年怎么都感觉怪怪的,再加上她也没什么损失,更不想待在这里了。

    一行人回到家中,秦文君他们少不得再关心一下,确定张菀菀没事才松了口气,因为绑架的事情,一家人或多或少都受到一些惊吓,连围炉吃饭也少了几分热闹。

    与此同时,警察局里正在紧锣密鼓地加班审问那两个绑匪,因着绑匪头目还在医院,暂时无法审讯,只能拿剩下的两个开刀。

    秃头汉子本来就怕得要死,警察还没开始问就说道:“警察同志,我什么都招,什么都招,是我嗜赌成性,为了一点钱财杀了老父亲,我招,我认,求求你们别杀我!”

    警察气乐了,本子往桌上一摔,喝道:“行啊!看不出来你还干得出这种猪狗不如的事情,不过那些事情暂且不说,说说你们为什么要绑架人质。”

    秃头汉子愣了一下,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警察同志,这个事情我真的不知道,我们都是跟着大哥混的,单子也是他接的,我们只要跟着一起行动就行,事成后可以分到一些钱,我知道这次雇主给的佣金有五百万,只要我们成功把人送到雇主手上就能拿到这笔钱,这不是还没出浦市就被你们给抓了,其他的我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